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火车之上
    这一次要在火车上待二十多个小时,也就意味着,秦风得待到明天。

    许是因为中州是这趟车的起点吧,这一站秦老板这边的卧铺隔间内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五张床铺都空着。

    闲着没事干,秦老板从包里掏出了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查找云山县的消息,看看这个系统特意指出的地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云山县,通俗地说还是一个正在发展的县城,也就是说经济条件不太好,而且那里还没有铁路通行,自己要到了上一级的市里之后再转大巴进去。

    县城的几面都是山,所以路一直不好,这也成为制约其发展的一个原因吧。

    不过那里的特产就是这种青果,这是整个县里最重要的经济作物!

    但是秦风可以看到,现在的青果都已经不算是野生了,大片的山林都承包给了个人种植栽培,在人工的环境下产出青果。

    这种果实生长在树上,每一颗树只能结出很少的果实,所以价格比较昂贵。

    至于野生的青果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什么传闻了,毕竟现在山里都是承包的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这一次必须得找到野生的青果树,不单单是为了系统的任务。

    以目前来看,要想找到的话必须得去那些大山的深处,也只要在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或许还会有野生青果树生长。

    至于怎么判断野生于否……有系统在一切都不发愁,就是那狗*的收费太高了……

    叹口气,秦风从自己的大背包里掏出了一个大大的酒葫芦,揭开盖子抿了一口酒,这个时候他需要喝点酒来给自己打气。

    酒葫芦还是秦风店里的,上面“酒剑仙人”四个大字十分的醒目。

    这一次出门秦风带了不少的酒,梨花白和茱萸酒各自一半,至于杜康酒……那东西不适合外出的时候喝。

    时间慢慢的过去,这种火车停靠的站点很多,随着一次的停靠,很快就有人上车了。

    “诶安琪,是这里吧?”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

    “你等等啊,我看看车票……嗯就是这里,你是左边的下铺,我是中铺。”另一个声音响起,同样是女孩的声音。

    随着声音,隔间门口出现了两个女孩,都背着书包,脸上洋溢着一种学生特有的活力。

    许是看到了里面已经有人了,原本正在打闹的两人停了下来,走入隔间坐在了秦风对面的下铺。

    将书包放下,两个姑娘松了口气,可算是上来了啊,真的挤爆了啊。

    秦风随意地看了一眼,两个女孩,都是披着长头发,一个戴着眼镜,另一个没戴,别的不说,刚刚惊鸿一瞥之下秦风发现……这两姑娘个子都好高啊。

    难道自己毕业几年已经老了吗?为什么现在的女孩都这么高!

    这个时候不单单是秦风在偷偷打量这两姑娘,她们也在偷偷看着秦风。

    不吹不黑,秦老板现在的气质那真的是不同往日,只要他不主动展现逗比的一面,俺么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就是那个高冷莫测的秦老板!

    酒仙系统带给他的不只是各种各样的美酒,更带给了他强大的自信心和超然世间的气质!

    俗话说,相由心生,在这样的情况下,秦老板虽然长相不是那么的英俊,但是看起来却比那些帅气的小鲜肉更加的具有魅力!

    超然世间,潇洒不羁,这是酒剑仙的气质,也是……秦风的气质!

    然而,对面的两个女孩表面上是在玩手机,其实呢……是在聊天。

    “安琪,对面这位大叔真的好有气质啊。”

    “是啊素素,尤其是那双眼睛啊,简直了……”

    这种聊天之下……很快,被叫做安琪的女孩向秦风说道:“大叔,你这是要去哪呢?”

    火车上嘛,尤其是长途火车,基本上坐在一起的都会聊天,打牌,要不然的话怎么度过这漫长的时间呢。

    然而……秦风的反应慢了整整三拍,他的大脑在飞速旋转……大叔,这是在叫我吗?

    算了,大叔就大叔吧,已经到了大叔的地步了,却还是孜然一身,正是……无言独上西楼啊。

    “我啊,我去东洋市!”这趟火车的终点就是东洋市,至于云山县,是东洋市的一个下属县。

    “大叔你也去东洋啊,这么巧!”另一个女孩笑道。

    三个人很快聊了起来,秦老板虽然高冷,但是那是在酒仙居,这里是在火车上,有个人聊天更好,更何况是两个妹纸,而且都是漂亮的妹纸。

    聊天中秦风也知道,这两位都是学舞蹈的姑娘,一个叫王安琪,一个叫周素素,这一次是趁着学校放假的工夫去东洋市旅游,东洋市的经济虽然不太好,但是那里的自然风景非常不错,吸引了很多人。

    学校放假……秦风这才想起来,怪不得王燕要趁着这个时候请假呢,原来是想回家啊。

    学舞蹈的啊……怪不得长得漂亮而且身材又好,秦老板还以为现在的姑娘都是大高个了呢。

    “大叔,你这葫芦真好看啊!”聊着聊着,王安琪注意到了秦风桌子上摆着的酒葫芦,一下好奇心起来了。

    “这是装酒的葫芦。”秦风笑道,将酒葫芦递过去让对方看。

    “真的好漂亮啊,诶对了大叔,你是做什么的啊?”姑娘又问道,有些话痨。

    这个大叔每叫一次都感觉自己老一年啊……秦风暗自吐槽。

    “我是卖酒的,我卖的酒啊,那可是喝一口能成仙的!”秦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哈哈大叔,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好笑……”

    不好笑你还笑得这么开心……秦老板……秦老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聊得正开心呢,突然,火车车厢里响起了一个声音:“不好了,不好了,这里有人晕倒了!”

    什么情况?秦风和两姑娘对视了一眼,赶紧起身出去看,这个声音离他们不远。

    一出隔间,秦风就看到,在车厢的过道上,一个看上去大概有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旁边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大哭着喊妈妈。

    这节车厢里人不多,有一个小伙子正站在旁边,刚刚就是他喊的。2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