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找茬
    “轩爷”最终还是和秦凤签了合同,没办法,人家的每一个酒葫芦都是用手工打磨出来的,面对这种情况,谁还能拒绝!

    想象一下,别人的婚宴上用的酒都是玻璃瓶装的,而自己的呢,酒葫芦,而且是极具神韵的酒葫芦,这一看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什么叫品位,这就叫品位,这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不是嘛。

    签了一笔大生意,秦风哼着歌儿十分的开心,这么美好的晚上,不喝点小酒简直对不起自己了。

    本来已经端出了花生米,但是想了想,秦风还是放了进去,今晚喝的是杜康,这种酒不适合用花生米来下酒,而需要用荤菜!

    吩咐小黑看好家,秦风直接跑出去,杂货街周围已经没有店铺了,打车到比较远的地方找了一家卤味店,什么猪头肉猪肘子买了一些,装在塑料袋里带回了酒仙居。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秦风才发现一件事,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

    莫非今天是中秋节吗?秦风有些奇怪地拿出手机一看,今天不是中秋节,但是明天是!

    最近忙着酒馆的事都已经忘记了时间,只知道是到了秋季,但是没想到已经快到中秋了!

    卤味放在了桌子上,两扇木门被关上了,秦风却一下子感觉到了孤独环绕。

    如果父母没有去世,那么现在,一家三口该是多么的美好,那个时候的酒馆生意虽然不好,但是还是可以勉强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

    记忆之中最深刻的就是,每到中秋节之时,父亲都会从酿酒坊之中端出一壶新酒,然后一家三口坐在这里喝着酒赏着月。

    只可惜,现在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了……

    虽然今天还不是中秋节,但是秦风却感受到了莫名的伤感。

    站起身来,给自己拿了一坛杜康酒,轻轻地倒了一碗,小黑趴在桌子对面,面前是自己的小碗,碗里面也是满满的杜康酒。

    “父亲,母亲,儿子现在……过得很好!”秦风端起了酒,向着天空遥遥一举道,旋即一饮而尽!

    卤肉被取了出来,秦风一反常态,开始大吃大嚼,吃的嘴角流油,不只大吃,杜康酒也在不停地喝着,喝的衣裳之上都洒满了杜康美酒!

    他一直是一个年轻人,不管在外人面前多么的高冷,多么的毒舌,多么的淡然,都无法改变他是一个年轻人的事实!

    这种淡然之下不知道隐藏了多么巨大的压力!

    “系统,你还在吗?来一起喝酒啊!”秦风已经有些醉意,此刻对着系统大喊道。

    “再次提醒宿主一次,系统不具备喝酒的功能!”系统的语气依旧平淡。

    但是秦风却莫名从系统的话音之中听出了一种感觉:你以为我不想喝啊,这不是没法喝啊,再敢刺激我,信不信让你亏到吐血啊!

    秦风知道系统是有着它自己的意识,虽然它是一个系统,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系统,又何尝不是一个孤独者呢。

    再次举起一碗酒,秦风一口喝下,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碗杜康酒了!

    “好酒……”一声叹息过后,秦风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小黑奇怪地看看秦风,然后再次喝自己的酒,这主人酒量不行就别逞强啊。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都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然而,当真的愁绪涌上心头之时,纵使杜康美酒,又能解去多少忧愁呢?

    郊区别墅,薛灵芸的家里,周婉怡坐在自己的电脑旁,看着一封邮件。

    良久,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来是这个小子,我说嘛,以女儿的高眼光,怎么可能随便看得上别人呢。

    只是这个小家伙不是父母双亡了嘛,而且听说过的很困难啊……

    现在一个人在外面开酒馆也很艰难啊,要不自己亲自去看看吧。

    没有真正在一起,以周婉怡过来人的身份看的话,就现在两人这种状态,那是随时有可能在一起的,所以还是早点去弄清楚了比较好。

    一夜的疾风骤雨让整个中州市的空气之中充满了泥土的芬芳,天空就好像被洗过一样的蔚蓝,秋日的天高云淡让人迷醉不已。

    今天是周末,除了加班狗以外所有人还是如同往日一般的悠闲。

    王燕又是早早地来到了酒仙居,只可惜,本来应该早早开门的酒馆至今没有开门。

    秦老板这是怎么了?王燕有些不解,按照她对秦风的了解,对方是绝对不可能这么晚都不开门的。

    牙齿轻咬着嘴唇,王燕还是掏出手机来给秦风打电话了。

    电话没打通,但是很快王燕就看到了秦风,他拎着一个塑料袋从街边走了过来。

    “还没吃早点吧,来一起吃点吧。”秦风随意地招呼道,丝毫看不出来昨晚上他经历了什么。

    王燕摇摇头:“老板我已经吃过了,我先开始干活吧。”

    秦风不置可否,找了张桌子就开吃,今天“轩爷”要来拿酒,这可是个力气活,必须得吃饱了。

    王燕在清理着卫生,秦风吃完了早点径直去了酿酒坊,系统早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七十个酒葫芦,每一个酒葫芦的外表都差不多,但是上面的神韵却各不相同!

    这也是其作为手工出货的标志,毕竟如果是机器弄出来的,那就都是一样的。

    一个一个葫芦的开始装酒,这些酒葫芦的密封都是最好的,没说的,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但是,此时此刻在杂货街外,走来的却不是“轩爷”,而是五男一女,对,就是醉死也无妨的六人组!

    他们今天来干什么,当然是来找茬的啊,秦老板你这是自己坏规矩啊!

    凭什么给别人就能带出去,给我们就带不出去啊,凭什么啊,不行,今天一定要讨一个说法不可,尤其是雪儿,她已经想着磨刀霍霍向猪羊了。

    昨天简直太丢脸了,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小孩子嘛,自己还和别人说秦老板一定会守规矩的,谁知道他转手就把自己卖了啊!

    然而,今天不单单是醉死也无妨的六人来找茬了……

    在他们几人的车刚到后不久,又一辆商务车也到了,车门打开,一个十分温婉的女人走了下来,正是薛灵芸她妈妈。

    随意看了一眼,周婉怡的面色一动,她看到了一辆特殊的车,准确地说并不是车特殊,而是车牌号特殊。

    这位来这里干什么呢?周婉怡有些疑惑道,他不是一向闲云野鹤什么都不管的吗。

    摇了摇头,周婉怡向着杂货街里面走去,而之前她视线注视的地方,赫然是笑问苍天的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