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高山流水
    严老头本来想说什么话呢,结果硬是被苏妍的样子给憋了回去。

    额头冷汗直冒,一只手捂着小腹,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样子痛苦万分。(不要问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痛的,自从女朋友姨妈痛让她喝热水之后……)

    雪儿一看这状况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扯着嗓子就叫秦老板,因为她能看出来,面前这位刚刚还在侃侃而谈的酒行家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

    “秦老板,你有什么办法吗?我看要不送医院吧!”严老头对着秦风说道。

    秦风指了指墙上的酒水单:“第三种酒对她有用,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毕竟自己店里是卖酒的,不是卖药的,这种情况当然得由自己来决定,看是去医院还是喝酒。

    “什么?喝酒可以治……治这个?”严老头瞪着一双眼睛,感到难以置信。

    他老严也算是阅酒无数了啊,之前那种酒没喝过也就罢了,竟然还有能治姨妈痛的酒,这简直匪夷所思啊!

    秦风摊摊手,示意就是如此,茱萸酒的效果就是这样,我有什么办法。

    严老头看看苏妍,对方已经疼的不行了,这得赶快决定,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是杂货街,距离医院还有点距离!

    “行秦老板,上酒吧!”严老头直接挥手道,他也是很有决断之人,而且,从之前的梨花白中可以看出,这位老板在这些酒上面的造诣确实不凡!

    说不定他的酒真的有药酒的效果呢……

    酒端了上来,和梨花白一样的酒具,倒入碗里,一股和梨花白清香迥然不同的香味飘了

    出来。

    要是在其他时候,严老头早就按捺不住上去开喝了,但是这壶酒是给苏妍治疗用的,严老头也不好意思上去抢。

    而且还有一点,也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酒,最好不要掺着喝!

    这是我们平日里喝酒经常说的一句话,酒和饭菜不同,饭菜你掺着吃那样才多姿多味呢,但是酒的话,你要是掺着喝,那没几下就会醉。

    严老头纵横酒场这么多年,对于这个道理自然是熟知的,而且,品了一种美酒之后,如果当天再喝另一种美酒,那么这两种美酒的滋味就会互相交融,从而影响严老头对于酒的判断!

    而这是品酒的大忌!!!

    苏妍挣扎着坐了起来,在雪儿的帮助下将一碗茱萸酒缓缓地喝了下去。

    虽然到了现在她对秦风已经改观不少,认为是有真本事的人,但是对于喝酒能止住姨妈痛还是有些不相信。

    但是现在这个状况由不得她不相信,一来疼的不行,二来嘛,严老师都让喝了,那就喝吧。

    然而,并没有等多久,苏妍慢慢地坐直了身体,脸上带着惊异。

    “小妍,你这就,这就好了?”严老头再次吃惊道。

    苏妍站了起来扭扭身子,也是同样表情道:“对啊,一点都不疼了,要不是刚刚那种剧痛感觉依旧记着,我都以为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呢。”

    严老头一下子坐在了凳子上,嘴里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呢……”

    喝了这么多年酒,什么样的酒没喝过,就连那些珍稀至极的药酒都喝过不少,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样的药酒能有这么快的效果!

    诚然,酒乃“百药之长”,可以促进血液流动,可以加速草药发挥作用,但是没道理会这么快啊!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严老头的三观被摧毁了……

    他老人家这辈子也就是在酒上面自信,然而到了酒仙居却发现,自己一辈子引以为豪的酒的知识全都没用了。

    看了看淡然的秦风,难道这家伙是酒神转世不成?

    秦风注意到了严老头的目光,事实上他对于这位有着真本事的老头还是十分敬佩的。

    “您不必好奇,其实喝一口这酒就会知道原因,但是您今天已经喝了梨花白,这茱萸酒,就再等一天吧。”秦风向着严老头说道。

    他想确认一下,这老头是不是真的那么灵敏,能够再次将茱萸酒的里面的原浆酒也品出来,当然了,产自仙界九仙山的材料茱萸是怎么也不会猜出来的。

    即使如此,秦风也想看看这老头的能耐,颇有种想遇到知音的感觉!

    昔年,伯牙和钟子期相识,伯牙精于琴艺,但是在世间却少有人能真正听懂他的琴,因此,他在不断的寻找。

    直到遇到了钟子期……

    钟子期虽然是个樵夫,但是每次伯牙弹奏琴曲之时,他都可以听出琴声之中蕴藏的东西。

    无论琴调如何改变,钟子期都可以听出来,高山之意,流水之情,是以伯牙将钟子期引为知音!

    而钟子期去世之后,伯牙在钟子期的坟前弹奏之后,将自己心爱的琴砸碎,从此不再弹琴,因为世间再没有知己,没有可以真正听懂自己琴声的人了。

    秦风得到酒仙系统,酿造出的酒受到每一个人的称赞,但是他们没人能品出什么,只知道,这酒非常好,口感清冽,回味悠长。

    唯有严老头品了出来,也唯有他能品出来这是原浆酒再加其余的东西。

    那么,就试试能不能品出茱萸酒的特别之处了,毕竟,茱萸的味道可是比雪梨的味道大的多呢,与原浆酒的结合度也比梨花白大的多……

    严老头带着苏妍走出了酒仙居,脑海里却还是想着之前那种神秘的酒和秦风的话。

    喝一口就知道原因了,喝一口……

    这小子是在挑战自己啊,这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喝出那种神秘的茱萸酒的特别之处来啊。

    已经多少年没有酿酒师敢挑衅自己了啊,这小子胆子挺大啊!

    行,既然想看看老头子的本事,那明天就让你好好开开眼吧。

    …………

    依然是疗养院内,宋老头正在向着薛老头吹嘘:“哼,上次让那个小子落了面子,我们两个加起来都快两百岁了居然在那里丢了人,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找了一个老朋友去找他麻烦了!”

    薛老头狐疑地瞅瞅对方:“你不会找了老严吧,那可是能把酿酒师傅说到哭的狠人啊!”

    宋老头道:“就是老严啊,除了老严我不觉的还有别人能降服那小子,他不是挺能嘛,不是觉得自己的酒特别好嘛,行啊,就让老严去好好挑挑毛病!”

    两个老头子对视一眼,忽然全部发出大笑……

    而就在此时,宋老头的手机响了,赶紧止住笑声,拿起电话一看,顿时面露喜色。

    “喂,嗯,嗯?怎么可能!”

    没几句话宋老头就放下了手机,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老宋啊,是不是老严啊,他说什么啊,把小秦狠狠教训了吗?”薛老头奇怪的问道。

    宋老头苦笑一声:“老严说,说……说他自己被教训了……”

    “什么?”薛老头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