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神乎其神
    听到这个评价,不只是苏妍感觉惊异,就连问出这个问题,以及坐在柜台里却在偷听的秦风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这还是建立在他们俩不认识严老头的份上,毕竟一个虽然是酒鬼,但是却只是喜欢喝酒,而另一个干脆就是半路出家的酿酒师。

    之所以不可思议,就是因为老头前面那两句话!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两句话原本出自《诗经·小雅·车辖》,在《史记·孔子世家》之中被太史公引用来赞美孔子,其整句话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这是太史公用来赞美孔子地位的话!

    但是这里,却被严老头引用来赞美梨花白,赞美这种酒!

    是以,雪儿和秦风才感觉很吃惊,梨花白虽然确实是美酒,但似乎也当不得这种评价啊!

    而苏妍吃惊的还有后面那句话,严老师是什么人,什么样的美酒没喝过啊,他可以算的上是酒行当里的活字典!

    然而,严老师竟然说出了自己“坐井观天”了,这说明什么,这酒,好像更是出乎预料啊!

    酒仙居内一时之间没有了声音,其余的几个客人也听到了这老头的评价,有懂这些的人也是吃惊不已。

    这句话用来评价一种酒,那这种酒就相当于酒之中的极致!

    严老头却没有管这些,再次拿起酒碗,又是一口喝了进去,同样抿在嘴里一会儿才咽了下去,眼睛似闭非闭,瞅那样子,赛过神仙一般美。

    就这么慢悠悠地一口一口,严老头将酒喝光了,那双眼睛,也终于睁开了。

    轻轻拍了拍桌子,严老头道:“老板,你过来一下,老头子有话问你。”

    闻听此言,苏妍脸上突然露出了喜色,向着旁边的雪儿挤挤眼睛,你看看吧,这还是有问题的,不然严老师叫老板过来干嘛。

    雪儿也顾不得抬杠了,她只感觉面前的老头好像懂好多东西的样子,所以就站在那里听着,准备以后和小伙伴们闲聊的时候夸耀一番。

    秦风不明就里,但是还是走了过来,他也比较好奇,难道高山仰止之后还有别的评价吗。

    严老头拿起了玉壶,轻轻晃了晃道:“老板贵姓,怎么称呼呢?”

    秦风洒然道:“免贵姓秦,你叫我秦老板便好。”

    严老头笑了笑:“秦老板,如果我没有感觉错,你这酒,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两种!”

    这话一说,雪儿和其他的酒客都感觉有些好奇不解,什么两种,这不就是一种酒吗。

    但是秦风的脸色却变了,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严格来说,梨花白,确实是两种!

    无论是梨花白,还是茱萸酒,它们所用的原浆酒,都是同一类型的。

    原浆酒之中加入来自仙界的产物,这才让这些本属凡品的酒达到了质的飞跃,各具特色,各具功效。

    这老头竟然知道这个,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严老头却丝毫没有注意秦风脸上的阴晴不定,自顾自地说道:“其中一种应该是酿造的原浆酒,老头子刚刚的评价就是给这种原浆酒的!”

    “秦老板,实话实说,你这原浆酒,是我生平喝过的最好的原浆酒,其余的任何一种原浆酒,都比不上你这里的原浆酒!”

    秦风的脸色再变,脑海之中想到的就是之前系统曾经说过的:这种原浆酒,当属凡间酿酒的巅峰……

    此时此刻,秦风真的很想问一句,你究竟是人是鬼,怎么这些东西都能知道!

    苏妍再次不说话了,她没想到,严老师的所谓叫老板过来不是毒舌,而是为了说明,这原浆酒是他喝过的最好的原浆酒!

    莫非这位老板真的是高人?

    苏妍再次看看秦风,只感觉这位老板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洒然脱俗,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洒脱之感……

    不过话又说回来,严老师的毒舌用来夸人,竟然这么厉害啊。

    雪儿则在一边赶紧记着,虽然老头说的她不太听得懂,但是没关系,小伙伴们肯定听得懂。

    而说到这里,严老头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疑惑:“另一种东西,老头子却是喝不出来是什么,虽然感觉上像梨,但是应该不存在这样的梨吧!”

    “这原浆酒的造诣太过于不凡,如果是普通的梨加进去,那只会破坏这原浆酒原本的香醇可口,但是令我不解的是,这种类似于梨的东西加进去,不但没有任何的不协调,相反,就好像这东西本来就应该加进去一般,不只让这梨花白酒口感更佳清冽,而且人喝下去还有种清肺之感!”

    秦风听到这里终于放下了心,合着还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啊,之前还以为对方知道了系统的秘密呢。

    不过这老头也是神了啊,他就喝了那么一碗酒,就能将这些东西全都“品”出来,这份功力也是神乎其神了啊。

    想到这里,秦风忽地笑道:“您老已经猜的**不离十了,确实是梨,但是具体的我却不能告诉您。”

    严老头哈哈一笑,似乎十分开心:“没关系,这种东西肯定不能说的,不过小伙子你的技艺确实非凡啊,不但原浆酒酿的这么出色,而且添加东西进行二次酿造也把握的这么好,小小年纪能有这份本事也是厉害了啊。”

    秦老板哪里知道什么二次酿造的,酿酒的时候那都是直接把东西放入机器的,不过他耳濡目染多年,大概也能懂这些话的。

    所以秦老板也没有露什么怯,又聊了几句,就直接转回了柜台。

    严老头赞许地看看转回去的秦风,不由得转头对着苏妍说道:“怎么样啊,现在相信天外有天了吧,不过,更难得的是这位老板,有着这么一身本事在手,却宁愿隐于市中,开一家小酒馆,这份心境着实令人佩服啊。”

    雪儿在一边脸露得色,似乎夸奖秦老板比夸她自己还开心。

    “怎么样啊姐姐,承认了吧,秦老板的酒,就是这么好!”

    苏妍脸上出现无奈之情:“严老师都说这酒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啊。”

    严老头笑笑,他的年纪已经在这里了,虽然依旧毒舌,但是毕竟不是年轻人。

    又想说几句呢,突然,苏妍“啊”了一声趴在了桌子上,脸露痛苦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