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高山仰止
    雪儿的性格就属于那种十分跳脱的,所以,在听到严老头的大妹子之后,张嘴一口大碴子味就出来了。

    严老头也惊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面前这位可爱的少女竟然会这么说话,但是马上反应了过来,笑道:“咳咳,姑娘,酒仙居怎么走啊?”

    雪儿闻言先是一愣,继而脸上露出了喜色,竟然也是到酒仙居的酒客啊,一看就是慕名而来的,秦老板的名声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啊。

    “酒仙居啊,就在前面,也是巧了,大叔,我也正想去酒仙居呢!”严老头说话正常了,雪儿也好好说话了,微微一笑,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

    “所以,你们根着我去就行。”

    看着一脸清纯无敌的雪儿,严老头感觉额头冷汗直冒:“小姑娘,冒昧地问一句,你去酒仙居干嘛呢?”

    雪儿奇怪地看看老头:“当然是去喝酒啊,去酒馆不喝酒还能干嘛。”

    “这……”严老头竟然感觉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现在好像是刚刚下午吧,一个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一个人跑到酒馆喝酒,而且还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摸了摸那刚刚染过的头发,严老头第一次感觉自己好像老了……

    因为有了同样去酒仙居的人,而且看样子是第一次去,雪儿很开心,不由自主地就介绍

    了起来,夸耀着酒仙居的好,地方好,酒好,人更好!

    而且,这酒,以前绝对没见过,因为真的太好了!

    严老头不说话,他这次来就属于挑刺的,也不能说针对秦风,他到哪里喝酒都是挑刺的,这是性格使然。

    但是他不说话,后面的苏妍却突然说道:“要是真的这么好,那怎么没什么名字啊。”

    苏妍有些不开心,在她看来,严老师那就是在酒行当里活着的传奇,走南闯北喝了这么多的酒,啥样的酒没见过,啥样的酒没喝过啊。

    她绝对不相信,这世间还能有什么酒好到这个地步,而且严老师还没喝过,根本不可能。

    雪儿听到这话回头看了一眼:“这位姐姐,等一会你就知道这酒到底好到什么程度了,因为我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的。”

    雪儿不打算反驳,答案很简单,因为有秦老板在啊,有秦老板在还需要自己帮忙吗,显而易见,答案是否定的。

    一路前行,直接到了酒仙居,这个点店里面的人不是很多,也就是那么两三位无所事事

    的客人在慢慢地喝酒。

    他们都是上了些年纪的人,不喜欢热闹,所以就趁着白天的工夫,约一个好友,来酒仙居,要一壶好酒,一叠花生米,喝酒聊天,可以坐一下午。

    对于这些客人,秦风不会去管,事实上,如果没有排队的人,那么这些客人愿意在酒馆里待多久都可以,你就是趴桌子上睡一觉都行。

    酒仙居门口,雪儿直接走了进去,而严老头,却站在门口看了一会招牌,这才走了进去。

    那边,雪儿已经让秦风照老规矩上酒了,这边,严老头却没有着急,坐在了凳子上,就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虽然说喝酒喝酒最重要的是酒,但是,在一些资深的酒鬼们看来,喝酒的环境还是很重要的。

    你在绿意森森的半山腰凉亭品酒和在细雨朦胧的湖中小船品酒,那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两种不同的心情了。

    仔细打量了一番,严老头不由得点点头,这酒馆的装扮确实不凡,坐在这里,就好像坐在了云端,有一种“饮酒白云上”悠然之感。

    秦风给雪儿上了茱萸酒,这姑娘现在是茱萸酒和梨花白交替喝了,随后就站在了严老头的身前等着,也不着急问什么,喝酒嘛,要的就是一种心情,急了,那也就没有感觉了。

    严老头偷眼看看一边的雪儿,对方一个人坐在凳子上,自斟自饮,小小年纪就有了一种酒鬼的风采。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竟然会一个人来喝酒,而且看其样子应该是常客了,也是奇怪。

    直到这个时候,严老头才将目光放到了秦风的身上。

    这位酒仙居的老板差不多是不到一米八的样子,身材匀称,不胖不瘦,穿着很普通的休闲衣服,面容也很普通,但是那双眼睛之中却充满着极度悠然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这双眼睛,让本来看着很普通的老板变得十分的气质不凡,莫名的又一种“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感觉。

    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个整日里为了生活而忧愁的人自然不会有多少悠然的气质,相反,那些腰缠万贯之人,即使面容普通,但是依旧会有奇妙的气质。

    而秦风,就是此种。

    他从小到大也不算什么尖子,又且父母去世早,一个人也算是遍尝了生活的艰辛与苦楚,在这种环境之下,他的性格变得坚韧不拔。

    这也正是薛灵芸欣赏他的一点,否则,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又怎么可能和薛灵芸这样的女孩成为好朋友呢。

    而自从得到系统,纵然系统十分的不可靠,十分的坑人,但是这依旧不影响它的效果!

    酒仙居,以酒仙为号,再加上自认为天下第一的美酒,在这种环境之中,秦风,自然也养成了那种悠然自得的气质。

    不用为生活而奔波,整日里以酒为伴,这样的生活之中,秦风虽然孤独,但是也转变了自身。

    所以,秦老板每次照镜子都觉得自己更帅了……

    严老头并没有盯着秦风看多久,仅仅那么几眼,便又一次把目光转到了墙上,那里就是酒水单,上面同样还有着酒仙居的规矩!

    老早就从宋老头那里听过这些规矩,是以严老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了一壶梨花白。

    秦风收钱,去了后面,没一会儿,梨花白端了上来,依旧是玉壶玉碗,晶莹剔透。

    严老头仔细端详了一下酒具,微微一笑,还真是别出心裁啊,不过不得不称赞一句,如果没有这样的酒具,再清冽的梨花白也会失色不少吧。

    酒壶抓了起来,向着一个玉碗内倒去,酒浆缓缓流出,在空中凝成了一道线,注满了玉碗。

    还未端碗,一股清香便已经传来,闻了之后顿时感觉精神一震。

    果然是好酒啊,虽然还没喝,但是严老头在心里已经给出了好酒的赞叹,要知道,他的这一句赞叹,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端起酒碗,严老头轻轻抿了一口,却没有下咽,而两只眼睛,则缓缓闭上。

    这就是他的喝酒方式,让酒在嘴里多停留一会,用自己那惊人的味觉来体会这酒的美妙之处。

    坐在一边的苏妍一直在盯着这边看,不过却不是看酒,而是看严老头。

    说来奇怪,她是严老头的助理,但是对酒却似懂非懂,不过,她虽然不懂酒,却是懂人!

    严老头的一口酒终于咽了下去,随后,他的眼睛睁开了,原本感觉严肃的脸变得平缓,五官全部舒展,头还在无意识地晃动。

    看到这一幕,苏妍就已经确定,这酒,确实是好酒,因为只有喝下好酒,严老师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但是具体有多好,却不是很确定,一切还得严老头来说。

    另一边,雪儿已经喝光了茱萸酒,白嫩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这位大姐,您感觉这酒怎么样呢?”因为有点晕,雪儿的称呼再次改变,反正一次比一次叫的老了。

    “大姐……”苏妍决定强行压制自己的火气,哼,不和小姑娘计较,转而看向了严老头,希望严老头能挑出什么不好之处来,她是绝对不相信这酒会比那些名酒都好的。

    而严老头纵然拼命想挑出毛病,但是目前来看还是没有任何的毛病,从环境,到酒具,再到这酒,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样的装饰环境,这样的酒具,别人恐怕想模仿也模仿不来吧,最重要的是这酒,自己活了大半辈子,喝了这么多的酒,这种酒,还真的没见过……

    苦笑一声,严老头说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老头子,坐井观天了啊……”

    什么?苏妍一下子捂住了嘴巴,不敢相信严老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