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人贱自有人收
    静谧的酒馆内,突然出现了女孩的抽泣声,不知道为什么,醉死也无妨的几人同时止住了话,不约而同地看着女孩。

    雪儿走到了女孩的身边,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手轻拍着女孩的背,嘴里悄声说着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雪儿看到了女孩脸上的巴掌印,心中顿时一颤。

    不过她也明白了,为什么秦老板会一反常态地拿出美酒来请她喝。

    终于,女孩不在抽泣了,缓缓地抿了一口碗里的酒,满是泪水的脸上出现了惊异,似乎也在吃惊着这酒的清冽甘甜。

    或许是酒精催动的作用,也或许是酒仙居内的气氛实在是太好了,让她忍不住就想说出自己经历的悲惨之事。

    故事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套,女孩姓吴,名字叫吴欣妍,很美的名字。

    女孩并不是中州人,只是大学是在中州大学上的,而就在大学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不对,现在已经可以叫前男友了。

    两个人是一个班的同学,当时,女孩的男朋友一见她之后就被打动,开始不停地追求。、

    慢慢的,女孩接受了他,和他在一起。

    但是,女孩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居然是那么的不堪!

    他人确实很好,但是有一个致命的缺点,眼高手低,而且还脾气暴躁!

    最开始的时候女孩其实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那个时候正是处于热恋期,谈过恋爱的同学都知道(单身狗除外),热恋期的人,其实是没有多少智商的。

    被对方花言巧语勾画的所谓蓝图打动,女孩毕业之后没有回家,跟着他留在了中州市。

    自己每天辛苦上班,每天努力赚钱,但是男朋友却缩在租的房子里每天打游戏,让他出去找工作也不去,就靠着她一个人的钱养活着两个人。

    然后,矛盾越来越大,终于在一天爆发了。

    女孩想让男朋友去找工作,但是男朋友一直说,自己是大学生,怎么能去找那些工作呢,眼高手低不外如是。

    两人之间吵了起来,男朋友脾气暴躁,直接动了手。

    挨了一耳光的女孩跑了出来,中州市,举目无亲,想到同学家里又怕被笑话,想起了当初硬顶着父母的压力也要跟着留在中州的事,顿时心里萌生了死志。

    在中州市里晃荡了半天,到了酒仙居,准备喝醉,然后再去死。

    毕竟,说起来简单,死亡,其实还是十分可怕的,大多数寻死的,其实就是当时的那个冲动罢了,当冲动过去,自己也会嘲笑之前的自己。

    酒馆内还是一片沉寂,没有人说话,女孩也不再说话,就这么呆呆地看着。

    秦风摇摇头,将女孩手里的玉碗拿了过来,再次倒满了一碗酒。

    良久,笑问苍天开口了:“那么,姑娘,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女孩摇摇头,神色凄凉,之前之所以一忍再忍,那也是因为,自己和家里都成那样关系了,能靠的主的,只有男朋友了。

    然而,那样的男朋友,要是能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

    雪儿的眼睛一转,刚想说些什么,但就在此时,酒仙居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

    此时已经接近午夜了,按道理来说不会再有客人来了,所有人都向着门口看去。

    那里正有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消瘦男子,此刻推门走了进来。

    而就在男子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女孩突然脸色大变,直接就想走开!

    “欣妍,欣妍,是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吧,我真的错了啊!”

    男子一进门就直接向着女孩道歉。

    秦风斜眼看去,这男的长的白白净净的,而且看上去有些坏坏的,果然是有吸引女孩子的本钱,只可惜,渣男,并不因为长的好看点就能弥补渣男的本质。

    看他脸上的神情,还是没有怎么在乎这件事,或者在他眼里,面前的这个女孩早已经顺从习惯了,只要他道歉,哄几句,那么一切都会变好。

    然而,令他难以置信的是……

    女孩直接站了起来,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你走吧,从此以后,我和你再没有什么关系。”

    男子脸上有些诧异,但还是笑道:“欣妍啊,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好不好嘛,怎么就没有关系了呢。”

    女孩冷笑一下:“怎么了,李文涛,听不懂人话是吧,那我就直接告诉你了,我把你甩了,懂了吗?我们之间再没有什么关系了,现在,明白了吗?”

    男人,也就是李文涛的脸上突然阴沉了下来:“吴欣妍,你玩真的啊,你以为你是谁啊,过来,跟我回家,这件事就不提了,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怎么了?”一句话直接打断了李文涛的狠话。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文涛已经靠近了吴欣妍,而后者正被吓的瑟瑟发抖。

    但是,李文涛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接近两米的大汉,人高马大,肌肉虬结,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座山一样!

    “我……”李文涛骂到嘴边的脏话一下子被憋了回去,而且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任谁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大汉,而且对着自己横眉倒竖,一副你要是敢多嘴老子就拧掉你的脑袋的样子……估计都会害怕吧。

    “你……你想怎么样?”李文涛不留痕迹的后退两步说道。

    万马归宗狰狞一笑:“不是你说不跟你回家就怎么吗,现在怎么反过来问我啊。”

    李文涛强自镇定:“我要带我女朋友回家,你凭什么拦我,小心我告你啊!”

    万马归宗抱起了胳膊,上面的二头肌有些吓人:“人家在之前也只是你的女朋友,又不是你妻子,你们领证了没啊,没领就不要在这里瞎bb,要告你去告啊!”

    李文涛气急,但是没办法反驳,因为确实是这样,男女朋友,法律上是不存在什么事的。

    “欣妍,欣妍,我保证……”李文涛不想和面前的这个家伙废话了,打算直接和后面的女孩说话。

    然而女孩没有理他,坐下来继续喝着秦老板的美酒。

    万马归宗瞪着眼睛冷笑:“人姑娘都不理你,你还在这里叫唤什么啊!”

    李文涛还想说话,结果被万马归宗直接一把抓住,和拎小鸡一样拎起来,直接丢出了门外,并且直接无视了对方嘴里的威胁。

    爱告就去告,忘了告诉你,我不只是武馆教头,还是律师呢,要打官司,随意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