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雪儿的当前状态
    又是一个早晨,但是雪儿大早上的就开始哎呦个不停了。

    卧室里,雪儿躺在床上,旁边的小桌子上一溜儿摆着红糖水,姜糖水等东西,并且一看都是喝过的,但是床上的雪儿还是在叫唤。

    “行了,别叫唤了,这知道的你是大姨妈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杀猪呢,这不每个月都来嘛,你吵吵啥啊!”雪儿的小床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扶了扶眼镜,无奈地说道。

    粉红色的小床上,雪儿从被窝里把自己支起来:“李姐啊,我这可不是瞎叫唤啊,我这是真的疼的受不了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单单每年到了秋天的时候就疼的受不了!”

    这里就是雪儿住的地方了,这姑娘每天也没有什么自由的活动,唯一的活动估计就是出去和醉死也无妨的那几个人瞎混了。

    剩下的时间就是窝在这里画漫画,讲道理,除非有着爱好,不然的话,每天都窝在这里画漫画,几乎很难受得了。

    现在的雪儿生活已经很稳定了,她的漫画已经有了一批固定的粉丝,但是在这之前,也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苦日子。

    旁边这位李姐就是她的编辑了,其实已经突破了编辑的范畴,不只要做编辑的活,还要照顾这位小姑娘的日常,没办法,谁让雪儿年少叛逆,学上到一半直接给退了呢。

    因为这事,家里没少和她闹,所以到了现在,也就是李姐在照顾她,同时,每个月也在催促这个有着严重拖延症患者的姑娘交稿子。

    李姐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好好,我的小姑奶奶啊,那您说该怎么办,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你这老是这么疼也不是办法啊!”

    闻听此言,雪儿直接将头蒙进了被窝里:“不,我绝对不去医院,打死都不去医院!就因为这个去医院,那绝对不行!”

    李姐直接无奈了,你这自己老叫唤个不停,让你去医院你又不去,不由自主地扶住了额头。

    “雪儿啊,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你也慢慢长大了,不是个孩子了,要不,和你爸妈他们……”李姐试探着说道。

    但是还没说完又一次被雪儿打断了:“不行,李姐,我说过,绝对不行的,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和他们联系,不就是退学吗,当初他们至于那么说吗?反正我现在过得好好的,不联系!”

    “对了李姐,我们不是在说我的大姨妈嘛,怎么会扯到那里去啊?”

    李姐直接没脾气了:“好,不联系,那你说怎么办吧,你这疼的不行,我该用的办法都用了还是没辙,你又不去医院,难道就这么挺着吗?”

    雪儿不知道说什么了,把头蒙在被窝里继续装骆驼,但是骆驼肯定不是能装住得到,没一会儿,又开始叫唤了……

    终于,雪儿不叫唤了,沉沉地睡了过去,毕竟这样也很累,李姐因为还有事要忙,所以在雪儿睡着之后就直接走了。

    怎么说呢,毕竟不是爹妈吧,如果是爹妈,这个时候绝对会守在一边的……

    ……………

    酒仙居又开始了正常的营业,就在秦风把早点吃完之后不久,酒客已经照旧来了。

    秦风记得这两个年近半百的老头,上次就听他们说过,喜欢喝酒,但是吧有不喜欢排队,不喜欢等着,所以每次都是这个时候来,人少,清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有自己的喜好,所以秦风也不会说什么,人就喜欢上午喝酒,谁能管地着是吧。

    酒馆内坐好,两人照样直接点了两壶梨花白,一盘花生米。

    秦风去后面准备了,两人就在前面开始侃大山了,即使以他们的收入,这梨花白也不是经常能喝的,一壶一千元,也就是过段时间来解解馋罢了。

    但就在此时,其中一个老头眼睛一扫,一下子就看到了墙上的酒水单。

    “诶诶老郭啊,你看看墙上,是我眼花看错还是怎么的,怎么多了一种酒啊!”

    被叫做老郭的老头同样扶了扶眼镜一看:“没错啊,就是多了一种酒,叫茱萸酒!”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发愣,这秦老板,上了新酒竟然不说一声!

    秦风刚好端着梨花白出来了,刚刚出来就被拉出了。

    “秦老板,你这就不地道了啊,上了新酒竟然不告诉我们!”

    秦风有些奇怪地看看这位:“你们也没问我啊……”

    顿时,郭老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直接被秦风的一句话说到哑口无言,讲道理,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但是又感觉有哪里不对啊……

    秦风再次奇怪地看看他们,继续去准备酒了,这茱萸酒一壶两千多,虽然以自己来看的话绝对不贵的,毕竟仙界之物,这弄到凡间来卖多少都不为过,但是在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眼里,这就有些贵的离谱了。

    “算了老郭,不喝就不喝了,下次来了再喝,这酒一壶可是两千多呢,咱们还是悠着点吧,实在是有些贵了。”

    生意就这么开始,不断地有人来,也不断的有人注意到茱萸酒,但是一天下来没有卖出去一壶,答案很简单,委实是有些贵了。

    又一次到了晚上,秦风已经准备好开始忙碌了,现在每天的晚上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战场,人乌央乌央的来,要不是有系统在,好几次他都担心会有人拿自己柜台里的钱……

    就在此时,酒馆外的杂货街上,一行六个人走了过来,五男一女,正是醉死也无妨的六人。

    “雪儿,你确定要来喝酒,你看看你自己的脸都白成啥样了。”笑问苍天看看一边的雪儿,不由地说道。

    雪儿吐了吐舌头:“那,那你们都来,我一个人在家里没事干啊,李姐又不在,我一个人待着真的无聊,而且现在已经好点了,没那么疼了。”

    看着搞怪的雪儿,笑问苍天和其他几个男人都有些无奈,平心而论,都是将雪儿当成妹妹的,但是这个妹妹太不省心了实在是。

    你见过哪个女孩来大姨妈了还非得跑出来喝酒的……

    “那行,一会儿去了酒馆,只允许你喝一点儿,而且,我让秦老板帮你热热,就是凑个热闹,知道了吗?”笑问苍天继续说道。

    雪儿没办法,笑问苍天每次严肃说话的时候感觉真的很像是自己的老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