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老夫聊发少年狂
    酒馆内,俩老头抱着酒壶就不松手了,知道的是他们在看酒壶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女孩堆里干嘛呢。

    “老薛啊,这老板,很不简单啊!”宋老头扶了扶眼镜说道,将手里的酒壶恋恋不舍地放下。

    薛老头点点头,这没什么可说的,这么贵的玉器被人家直接拿来当做酒具,虽然它本来就应该是酒具,但是,用的材料也有些太珍稀了吧。

    然然在一边瞅瞅酒壶,想了想还是咬着嘴唇问道:“那个,两位老爷爷啊,这一套酒具,是不是很值钱啊?”

    薛老头瞅瞅这姑娘,和自己的孙女差不多大,看着很是清纯可爱的样子,顿时笑道:“小姑娘啊,告诉你一句话,这可不是普通的酒具,这一套酒具,都是用最好的白玉打造,而且巧夺天工,你看看这酒碗多薄啊,这老板招待你们可是下了心啊。”

    “您老说,这酒具是专门为我们拿出来的?”然然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这种东西能有一套就已经不错了,你还想着这老板真的都用这么贵的玉器来卖酒啊!”薛老头小心翼翼地放下酒壶道。

    “是啊,你们可能不知道,就这套酒具,放在市场上,几百万也是有人买的!”宋老头在一边接过了话,说道。

    这话一出口,顿时一些女孩都目瞪口呆,这喝酒的东西,竟然能这么贵?

    还有,老板你拿出这么贵的酒壶来,你是想不想让我们喝酒了啊!

    顿时,所有的女孩都不敢去拿酒壶了,这玩意这么贵,说要是手一抖给cei了,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留下来给老板当仆人都不一定要你……

    但就在此时,秦风又一次走了出来,手里还是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同样的一壶三碗,和之前的酒壶酒碗一毛一样,都是同样的玉质……

    女孩们和两个老头都愣住了,确切地说,他们都被惊住了。

    秦风狐疑地看看这些人,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幺蛾子,管他呢,只要不拿我的钱,一切都好说,反正你们都付钱了,我端上来就行了。

    眼瞅着秦风又进去了,然然愣愣地问道:“老爷子,老爷子,这东西,怎么会有第二套呢……”

    然然可不是在故意地让薛老头难堪,而是,现在的她已经有些呆了,这话就是无意识间说出来的,等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薛老头涨红着脸将又一个酒壶拿起来,还真的是,一模一样,都是同样的白玉酒壶!

    刚想说话呢,却看到秦风又走出来了,手里依旧是同样的托盘,同样的酒具……

    没有人说话了,薛老头和宋老头的话都被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得亏刚刚没说啊,要不然,这老脸肯定会被打的啪啪响啊……

    然后,在所有人的懵逼状态中,秦风一趟又一趟的端出了八个托盘,正好是八壶梨花白。

    妹纸们一共是十六个人,两人一壶,正好是八壶,所以,秦风就跑了八趟……

    “两位,喝什么酒呢?”秦风将酒端出来放下,至于怎么分配自己决定,反正他就负责上酒。

    薛老头和宋老头对视一眼,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想了想,薛老头还是先开口道:“老板啊,你那个酒具……到底还有多少呢?”

    其实到了现在两人已经缓过来了,所谓的珍宝,如果只有一套,那就是稀世珍宝,但是如果有两套,那就不算了,而如果这东西泛滥成灾,和地上的石头一样常见的话,那就不是宝贝了。

    尽管心里也不相信这东西会成为石头一样,但是两个老头还是心里狐疑。

    秦风想了想道:“哦,酒具啊,现在只有二十四套。”

    “什么?这么多!”宋老头一下子站了起来,嘴里大声地喊道,引得一边的妹纸们都看了过来,以为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呢。

    薛老头一把将宋老头拉的坐下来,一边对其他人抱歉地笑笑。

    “你这老家伙,这么大岁数了还一惊一乍的,就不能淡定一点吗?”

    宋老头瞅瞅一脸正气的薛老头:“得了吧,刚刚你不也是吃惊吗?现在在这里装,你就装吧!”

    “不过这老板的玉器还真的多啊……”

    秦风看了看两个又开始嘀嘀咕咕的老头,不由得叹口气。

    “两位老爷子,这到底想喝什么酒,倒是说一声啊。”

    话一出口,两个老头终于停了下来,这一次,两张老脸都有些微红,这到了酒馆,本来就是为了喝酒,结果谁想到呢,盯着人家的酒壶不放了。

    薛老头看看秦风,还是说道:“那行吧,给我们两人来两壶梨花白。”

    “得嘞,您两位等着啊,马上就来!”秦风应了一声刚准备去后面呢,结果宋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盯上了墙上的酒水单。

    “老板啊,那个三碗不出店是什么意思呢?”宋老头突然问道。

    秦风不以为什么,顺嘴说道:“啊,那是因为那酒太烈,只要是人,喝了三碗,绝对会醉的走不出店去,故此名曰三碗不出店。”

    旁边坐着的两个警卫员跟着俩老头已经有几年了,此刻闻言马上眼睛瞪了起来,感觉到了不好。

    这两老头子上了岁数了,就和小孩一样啊,绝对是不能激的,一激就炸啊!

    刚想出言制止呢,薛老头的脸已经沉了下来。

    “小伙子,你刚刚说什么?只要是个人都不能喝三碗?喝了三碗就一定走不出店去?是这个意思吗?”

    秦风点点头,依旧面无表情,不管谁来了他都会这么说的。

    宋老头的眼皮一抬:“老薛啊,人家这是看不起天下人的酒量啊,怎么样,咱,试试?”

    薛老头站了起来看着秦风:“小伙子,今儿个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酒量,别以为有点老酒就可以小看天下人了,给我上两坛杜康!”

    这边起了争执,姑娘们本来也没喝酒呢,都在那里看酒壶,关键是谁都不敢动,怕直接给砸了,所以现在看到这边有热闹了,一下子就看了过来。

    秦风再次叹口气,这两老爷子,老夫聊发少年狂啊,这也是想挑战杜康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