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对的人
    相传在晋时,刘伶喜欢喝酒,而且酒量极大,堪称举世无双。

    由于对于当时的政治不满意,因此他经常外出游历,饮酒。

    有一次,刘伶来到洛阳南边,走到杜康酒坊门前,抬头看见门上有副对联,写道:猛虎一杯山中醉,蛟龙两盏海底眠,高处的横批写着:不醉三年不要钱。?

    刘伶一看这副对子,心里很不高兴,心想,这开酒坊的人也该先打听一下我刘伶的名声,然后再想想该不该夸此海口。

    谁人不知我刘伶:往东喝到东海,往西喝过sc,往南喝到yn地,往北喝到塞外边。东南西北都喝遍,也没把我醉半天。既然你口气这么大,我就把你的坛坛罐罐都喝干,不出三天就叫你把门关。?

    刘伶带着气进了酒馆。杜康便拿出酒来叫他喝,喝了一杯还要喝,杜康就劝他不要再喝,他不依。喝了第二杯,他还要喝,杜康说,再喝就要醉了。

    但是他不听,又要了第三杯。三杯下肚,刘伶说道:“头杯酒甜如蜜,二杯酒比蜜还甜,三杯酒一下肚,只觉得天也转,地也旋,头脑及晕,眼发蓝,只觉得桌椅板凳、盆盆罐罐把家般。”

    三杯下肚,他果真喝醉了,出了酒坊往家走去,一路东摇西晃,口里还嘟嘟囔囔说着胡话。?

    一回到家,刘伶就醉倒了,他交代妻子说:“我要死了,把我埋在酒池内,上边埋上酒糟,把酒盅酒壶给我放在棺材里。”说完,他就死了。他一生好饮酒,因而他的妻子按照他说的安葬了他。?

    不知不觉,三年过去了。一天,杜康到村上来找刘伶。刘伶的妻子上前开门,问他有什么事情。杜康说:“刘伶三年前喝了我的酒还没有给酒钱呢!”

    刘伶的妻子听了十分恼火,说:“刘伶三年前不知喝了谁家的酒,回家就死了,原来是喝了你家的酒呀!你还来要酒钱,我还要找你要人呢!”

    杜康忙说道:“他不是死了,是醉了,走走走,你快领我到埋他的地方看看去。”

    他们来到刘伶埋葬的地方,挖开坟墓,打开棺材一看,里面的刘伶面色红润,呼吸平缓,根本不像是死了,反倒像是睡着了。

    杜康上前拍拍他的胳膊喊道:“刘伶醒来,刘伶醒来。”

    果然,刘伶打了个大大哈欠,直接醒了过来,嘴里还在不停地夸着:“好酒,真是好酒啊!”

    从这以后,杜康美酒,一醉三年的说法真正传开了,一直到到现在。

    酒馆内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都被秦风讲的这个故事给惊住了。

    什么才叫霸气,什么才叫高调,人杜康这位酒祖才是真正的高调。

    你听听,猛虎一杯山中醉,蛟龙两盏海底眠,横批还是不醉三年不要钱!

    你再看看秦老板的,那叫什么啊,三碗不出店,这逼格感觉一下子就降下来好多啊……

    秦风自然不知道这些家伙在自己的群组里讨论什么,否则早就赶出去了,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就逼格低了啊,讲这故事是想让你们这些人能认识到,我这根本不算高调!

    趁兴而来,兴尽而归,用这句话来形容醉死也无妨的几个家伙是再好不过了。

    坐在这造型古朴的酒馆里,喝着绝世的美酒,还听着抠门的酒馆老板“免费”给讲的故事,这种日子,神仙也不换啊。

    半醒的狐狸和笑问苍天都醉倒了,趴在桌子上不能动弹,这就是他们追求的结果,这么远而来,只为一醉!

    那么问题来了,狐狸兄最初也只是请到了人送,而且,他想当然的以为只要告诉了地址就行了,其他一切不是问题。

    然而他忽略了一件事,一个醉酒的人,尤其是喝多了没有意识的人,想要将这种人送回家,可不是一个软妹子能办到的……

    更何况,软妹子送了人还要回家的,一个女孩,大晚上的也不可能让人一个人走吧。

    雪儿在一边嘀嘀咕咕,说狐狸不是个东西,居然让人女孩一个人送他,什么老色胚,什么色鬼的说个不停……

    然而她忘了,喝了秦老板的酒,任你是什么老色鬼老色胚,都白塔,杜康酒下肚,即使是绝色美女在你面前跳艳舞,你也依旧不会醒来。

    猴子嘿嘿笑道:“没关系,让妹子回家就行了,我去送这个家伙吧,让乔峰把雪儿送回去。”

    雪儿狐疑地看看猴子,感觉这个家伙有趁火打劫之嫌,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只能这样了,大晚上的,女孩子回家必须得有人送。

    就这样,猴子背起了狐狸,乔峰送雪儿,笑问苍天自有他的那帮手下来接,一切都很和谐,只有孙一菲站在酒馆门口看着狐狸兄,眼中有些惆怅。

    到了出租车那里,猴子看看周围,已经离酒馆很远了,估摸着孙一菲听不到了,这才对着其余两人说道:“我是发现了,狐狸这小子这一次或许是真的动感情了!”

    乔峰兄摸摸头一愣:“啊?我怎么没看出来啊!”

    雪儿恨恨的锤了一拳:“你就整天想着你的武侠,当然看不出来了,猴子开玩笑的时候狐狸那眼睛都快到妹子的脸上了,就想看看妹子误会没!”

    猴子点点头笑道:“对啊,所以呢,明天起来,我们统一口风,全部说是妹子送他回家的,而且妹子晚上还一个人自己回去的,明天记得和老大和老马说说,记得保密。”

    顿了顿,猴子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莫名的笑容:“其实吧,我和这家伙很像,当年,我们拼命的努力,拼命地想走出家乡,拼命地赚钱得到大家的认同,到了现在,我们已经不愁什么了,但是却感觉,生活,有点无趣,所以我喜欢上了喝酒,因为酒可以让我忘记这些东西,当然了,秦老板的酒确实是一种享受。”

    仰头看看,猴子叹口气,但是脸上还是挂着笑容:“所以呢,好不容易这个家伙有了喜欢的人,他现在还有些犹豫,那么,做朋友的就得帮帮他,那个女孩不错,遇到了对的人,就应该抓住,知道吗雪儿。”

    猴子说完话,随手招了一脸出租车,先是小心翼翼地将狐狸放进车里,随后自己钻了进去。

    雪儿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这是猴子,自己一直开玩笑的叫他猴子哥哥,好像从来没有见他生气过,他的脸上永远挂着笑容,即使是被人嘲笑了也顶多气急败坏一下,给群组里的人带来了很多的欢笑,只是没想到,隐藏在猴子哥哥的笑容背后还有这么多的沧桑。

    果然啊,大人的世界,我这个小孩子还是不太懂啊,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