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杜康美酒,一醉三年
    我不是乔峰看看笑问苍天,表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都是来看妹纸的!

    尤其是猴子,一进门那双猴眼睛就到处瞧,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狐狸旁边的孙一菲妹纸。

    “狐狸啊,你这可是不厚道啊!”突然间,猴子就做出了一副伤心欲死的表情喊道。

    半醒的狐狸眼睛一斜压根就没去看他:“怎么了,我没对你做什么!”

    “你还敢说!你忘了那天晚上了吗?你亲口告诉我只爱我一个人的!”猴子直接喊道,脸上的表情也是逼真无比!

    这一下就连秦风也来了兴趣,抱着小黑竖起耳朵就听。

    笑问苍天和我不是乔峰看着两人有些懵逼,只有小雪坐在了孙一菲的身边说道:“不用管他们,一帮子笨蛋,诶对了,姐姐怎么称呼呢?”

    雪儿的年龄其实并不大,她每天自诩为青春无敌美少女其实也没错,今年还不到二十岁。

    孙一菲也没想多少:“我啊,我叫孙一菲,诶,那边……你们什么关系啊?”

    见到面前的这个女孩好像和狐狸很熟悉的样子,孙一菲还是打算问一问,毕竟怎么说呢,狐狸兄在单位可是真的不和别的女孩说话的……

    雪儿俏皮地看了一眼另一边:“我们啊,就是朋友,我们几个都是一个群的,就是论坛里的,中州论坛里,平时喜欢喝酒,所以呢就组了个群,经常出来喝酒。”

    “中州论坛啊,我不经常去玩,妹妹,你也喝酒啊?”

    “那当然,我很喜欢喝酒的,我告诉你啊,尤其是秦老板这里的酒,那简直是美的不得了啊,要是秦老板再帅点,我都可以考虑考虑他了……嘻嘻”

    反正秦风没听到这句话,要是听到直接扎心了……

    我怎么了嘛,我长得不帅吗?话说秦老板对自己帅的这件事上比自己的酒都有信心,莫名的信心十足……

    这边两个女孩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另一边,猴子还在投入十分感情的说着。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我们说好只喜欢彼此的,你竟然开始喜欢女人了!”

    “猴子啊,咱们轻点好不好!”

    “你竟然叫我轻点!那天我可是一直让你用力点的,你这个禽兽啊,畜生,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狐狸抬头看天,他感觉自己这天聊不下去了,没看见旁边这几人一脸八卦的表情啊,这要是再聊下去,果断明天就会传出自己和猴子是一对基了!

    笑问苍天忍着笑意:“行了猴子,别演了,没看见人妹子都没注意你吗?赶紧去和秦老板点酒,我这可是酒鬼交流群,可不是基佬交流群,明白?”

    猴子瞬间恢复原样,嬉皮笑脸地点点头道:“明白,明白,嘿嘿,这不是开个玩笑嘛……”

    笑问苍天和半醒的狐狸是有备而来,所以选择了杜康酒,而其他的人呢,孤身一人,没办法,只能喝梨花白。

    现在,也只有美味的梨花白能弥补一下他们那受伤的心灵了。

    秦风起身进去准备酒了,没劲儿,听了半天那两居然不是基佬。

    很快,三壶梨花白放在了桌子上,精美的酒具再次让孙一菲吃惊,话说当初的酒馆里可没有这东西,不会是假的吧!

    秦风正打算回柜台呢,被笑问苍天叫住了。

    “秦老板,你看我们也经常也来喝酒了,你给交个底,啥时候这酒能外带了?”

    没办法,笑问苍天喝过杜康酒,体验过那种效果之后实在是离不开了,要是每天晚上来点儿,那小日子真的是美啊……

    秦风仔细地想了想:“我也不知道。”

    笑问苍天是知道秦风的,所以也不生气:“那就是有可能喽,有可能就好,怕的是没可能。”

    秦风心说我当然更想吧酒卖出去,那样说不定我很快就能买房子了,那样我就不是穷**丝了,只要你能把系统说动,其他一律好说……

    秦风回去柜台里坐下了,酒馆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喝酒的声音,只有孙一菲坐在那里没啥事干,毕竟,这酒的价钱还是有些贵的。

    笑问苍天轻轻地喝了一口杜康,这口感简直没法形容啊,上次光是想直接喝完了没仔细感觉,这次就仔细一品,这杜康酒的滋味绝对和梨花白有的一拼!

    再加上这治疗失眠的效果,那要是真的广告打出去的话……

    不得了,不得了啊!

    “秦老板,一直在你这里喝酒,也没和你聊过多少,你不如给我讲讲这杜康酒吧。”一边的狐狸同样喝了一口说道。

    在他们的认识里,秦风这样的酒馆老板,就好像古代的隐者一样,所谓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秦老板就是隐于市的高人!

    秦风放下手中的剑史,平时喝酒的时候都是他们自己喝的,这猛然间让他讲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在有系统呢,这个bug在手里,什么都不怕。

    最重要的是,秦风确实感觉有些孤独,别看他卖酒的时候怼了这个怼那个,但是闲下来的时候,一个人坐在这冷冷清清的酒馆里,确实是感觉到一种孤独。

    正巧,这几位想听故事,那就讲讲吧,杜康酒历史悠久,有着很多的故事传说,他们不是觉得店里的三碗不出店有些玩笑嘛,行,那就讲一个不玩笑的。

    保证你们听了会感觉我这店里的“三碗不出店”只是小儿科了……

    清了清嗓子,秦风指着他们手里的杜康酒说道:“其他的什么我也不说了,就给你们讲一个关于杜康酒的传说吧。”

    “沃以一石杜康酒,醉心还与愁碰面;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

    “这句话是古时对于杜康酒的形容,你们可能不知道,在历史上呢,对杜康酒的形容就是,杜康美酒,一醉三年。”

    这话一出口,几个酒客都笑了,他们瞬间就想到了秦老板店内那杜康酒三碗不出店的规矩,不过这要是说起来,一醉三年可是更加夸张啊。

    秦风笑了笑,从一边站起来点着檀香一边说道:“所以呢,有的时候很多客人不理解,但是这酒就是这么烈,尤其是我这杜康酒,更是其烈无比!”

    “好了,先不说这个,我们说说这杜康美酒,一醉三年的说法吧,这个说法的出现,和当年晋时的‘竹林七贤’之一刘伶有着很大的关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