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这人的态度好差
    秦风有些茫然地睁开了眼睛,这大白天的都不让人好好睡会吗?不知道扰人清梦是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事情之一吗?

    过了足足三分钟,秦风这才从那种迷茫的状态之中反应了过来,这一点大家也有着同样的感觉,当你睡觉睡的正舒服的时候,我说的是那种深度睡眠,就是有时候摇都摇不醒的那种睡眠。

    当你从那种睡眠之中被人叫醒的时候,你肯定会迷茫的,这个时间因人而异。

    李经理的又一种感觉产生了,这地方的服务真的好差劲啊,大白天关着门不说,这个看着像是老板又像是看大门的家伙简直没有一点服务人员的素质啊!

    但是他不愧是做公关的,就这么站在秦风前面等着他缓冲,等到秦风的眼睛完全清明了这才说道:“您好啊,我想问一下,这酒馆怎么不开门啊?”

    秦风看看自己家酒馆那紧闭的大门,心说大上午的谁会来喝酒啊,不过想是这么想,话自然不能这么说。

    “啊,没关门啊,谁说关门了,不信你去推一推试试看啊!”秦风抱着小黑站了起来,指指一边的大门说道。

    李经理直接无语,白痴都知道你这门是关着的,谁会去啊,当下也是笑着说道:“是这样的,您是这家酒馆的老板吧,我想喝点酒,您看……”

    生意都上门了秦风还能说什么,系统的任务都在呢,所以面不改色地从怀里掏出大门的钥匙,面不改色地打开了两扇关着的木门。

    小李淡定地跟着秦老板走进了酒馆,脸皮厚而已,他李经理这么多年的工作经历中脸皮厚的人见的多了,不是吹牛,就这位老板这样的,那只能算小儿科了……

    心里想着事,一进大门,李经理瞬间惊呆,外面看起来这小酒馆根本没有什么特点,地里位置偏僻,而且旁边的环境还不好,周围都是一些小商店小饭馆,而且墙上到处都是拆字,看的人有些发麻。

    但是走进里面一看,外面的那些不好瞬间没了,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声音,这酒馆,到底花了多少钱才能装修到这种程度!

    小李也是有着一双毒眼的,一眼就能看出,下面这巨大的地板,根本就是一大块石板,不说别的,单单这么一大块石板运输进来都得费多少工夫啊,中州市可不是产石头的地方!

    于是,又一个感觉就在小李的心中产生了,这酒馆,老板肯定贼有钱!

    一般情况下这种有钱的老板开酒馆,那都是玩票性质的,于是,小李直接就推理了出来,玩票性质的老板,他的酒只会有两种结果,要么特别好,要么特别差!

    因为玩票,老板或许会不管事,所以酒有可能很差,但是或许老板对酒很有兴趣,那么这种情况下,这里的酒或许会是真的好酒,那种市面上买不到的就!

    这样一想,面前这个普普通通的家伙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老板了……

    秦风看了看发愣的李经理一眼,叹口气,这装修好了就是没办法啊,你看看,这每个人来了都为之倾倒啊,真的没办法,谁让咱这酒仙居就这么漂亮呢,秦风暗自得意。

    “要喝点什么?”秦风当然不会一直得意下去,指了指墙上的酒水单说道,打扰了自己的好梦,要是你小子只是进来看看的话……哼哼,虽然我也没什么办法……

    小李随意地扫了一眼酒水单,或者可以说他根本就没看,因为下一秒,他马上对着秦风说道:“这酒水单我就不看了,你给推荐一下你们店里的好酒,要烈酒……”

    虽然已经认为这地方的服务不好了,但是李经理还是抱着再试试看的想法,将之前的那一套又拿了出来,我不看酒水单,你给我介绍一下!

    秦风用一种狐疑地目光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来喝酒的,墙上那就两种酒,而且杜康酒的后面都标注了烈酒的字眼,他瞎啊!

    这么一想就觉得这家伙八成是来踢馆的,因为上一次这个点的来的还是于一山呢,那家伙这点来了之后就是要拆酒馆……

    至于上上次,好像是薛灵芸吧,话说有几天没见她了,好像有点想她啊……咳咳,我怎么会想她呢,怎么可能呢!

    既然对方是来找场子的,那么秦老板觉得自己没必要客气什么了!(对,他认为自己之前的招待是十分客气的,至于服务态度是什么,秦大老板从来没有,我是开酒馆的,又不是出来卖唱的,给你笑多了怎么办啊!)

    当时秦风直接指指酒水单,话都懒得说了,然后就盯着李经理看。

    李经理当时就惊了,话说他做公关这么多年也从来没见过这样做生意的人啊,虽然你是给人家玩票的大老板卖酒打工的,虽然人家不缺钱,但是你这么服务,想喝酒的人都得走!

    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服务态度啊,看那副样子,半死不活的,连巨话都不说,还真的把自己当老板了啊,人别的地方,态度最热情的就是老板了!

    不过这个时候不适合说这些,秦大老板不招待,那李经理也只是小李了,只能自己去看酒水单,然后,他再次被惊着了……

    “老板,你家就这两种酒啊,吃的东西只有花生米?”小李吃惊地问道。

    秦风点点头,心说你还有什么招数就使出来吧,我秦风从来没怕过!

    这下小李总算明白为什么秦风不说话了,人酒水单上就三种样式,两种酒一种下酒菜,而且其中一种酒后面还标着烈酒的字眼,这样自己还不看直接问就显得有些搞事情了……

    不过话说回来,您再说句话能死吗?您那金口玉言就是这么宝贵?

    做了这么多年的公关,小李一直以为自己的涵养已经够高了,虽然说唾面自干真的不能做到,但是也差不多了,不过今天在这里,他可是真的被这个家伙气到了。

    深深地呼吸几口,李经理再次面带微笑地向着酒水单看去,顿时,后面那醒目的价格又一次让他的脸色发白。

    “老板,您这里一坛酒一千多块钱?这么贵?”李经理咂舌道。

    秦风抬起头看看没说话,但是阅人无数的李经理已经读懂了他的意思,嫌贵别喝,反正我是不会降价的……

    李经理的脸色发白,扭头就想走,但是呢想想之前那个家伙夸了半天的文章,还是坐了下来:“给我来一坛杜康酒,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琼浆玉液敢卖这么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