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尝尝酒吧
    笑问苍天喝醉之后秦大老板的生意就算结束了,醉死也无妨的六人之中此刻已经倒下了两人,其余的几个又没有人送回,只能无奈地选择了梨花白。

    好在梨花白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冽甘甜,稍微缓解了一下几人那不爽的心情,不过不爽归不爽,现在让他们喝也不会喝的,毕竟这可是真的一碗倒啊……

    从始至终于一山都没有再提一句关于酒仙居拆迁的事,笑问苍天确实一句话都没说,但是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酒仙居,那是绝对不能拆的。

    所谓听话要听音,这句话适用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有些人,尤其是笑问苍天这种地位的人,他们不会随意地说什么,明确地表达什么但是你必须分辨出他们的话音来,体会到话里的意思,否则呢,你什么时候得罪人了都不知道。

    当然了,像秦风这种人并不在其中,他只是单方面的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基本没救了,要不是会酿酒,早就已经被揍的大熊猫都大熊猫了……

    夜幕降临了,月上中天,又是繁忙的一天,于一山和醉死也无妨的几个人走出了酒仙居,狐狸老兄还承担着将张家两兄弟送回家的任务,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

    而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今天晚上,也是十分的和谐……

    一条林荫大道自南向北延伸,大道两边种着一排排高大整齐的树木,旁边是修剪的异常整齐的草坪,一幢幢房子掩映在树木之中。

    这里是国都郊区一家非常隐秘的疗养院,里面并不接待外来人员,只是为那些立下汗马功劳的老军人们提供疗养。

    一条条小路从树林间穿过,一个个的凉亭修建在了小道的交错处,座椅干净整洁,行人走累了很方便就可以休息。

    一条小路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那里散步,他的脸上满是皱纹,但是腰杆却挺的笔直!

    老人的旁边还跟着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穿着一身军装,浓眉大眼,相貌堂堂,身材魁梧,女的穿着白色连衣裙,清纯甜美。

    “灵芸啊,晚上的酒准备好了没啊,那老头的脾气可是贼大啊,酒不好会当场发飙的!”老头子一边走一边回头问道。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正是薛灵芸,旁边的男的就是薛天了。

    听到老头的话,薛灵芸美丽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和她二哥对视一眼,回道:“爷爷啊,这个问题你都问了至少八遍了,怎么还问个不停啊,都说了绝对没问题,那酒谁喝都满意!”

    薛灵芸她爷爷不满地嘀咕道:“那老家伙铁定会带酒来的,到时候要是我的酒比不过他的酒,那不是很没面子啊,而且你们也不说是什么牌子的酒,我这心里着急啊……”

    薛灵芸的大眼睛一抬:“爷爷,什么担心着急啊,你分明就是想喝酒了,我可告诉你啊,不准偷喝酒,你要是现在喝了的话那晚上就不用喝了!”

    老头子被自己家亲孙女给揭破了想法,顿时恼羞成怒,背着手就向前走,不让老头子喝酒,那老头子就不说话了!

    后面的薛灵芸再次苦笑一声,这人老了就是和小孩一样,得时刻哄着,稍不留意就会生气,还真是费力啊。

    就在这种恬淡的氛围之中夜幕降临了,就在一个小院子里,薛灵芸她爷爷已经坐在了一个小石桌旁边。

    桌子上摆着几样小菜,都是很普通的家常菜,还要花生米这种下酒的东西,除此之外就是几个酒杯了,并不大,一个也就能装一两多点的酒。

    小石桌旁摆着几个凳子,除了薛灵芸她爷爷外就是薛灵芸坐着了,她二哥因为有事所以提早就走了。

    “灵芸啊,那宋老头怎么还不到啊,这再等下去菜都凉了,这老小子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薛老头嘴里又开始念叨。

    薛灵芸笑着安慰道:“爷爷你不要着急宋爷爷很快就能过来的,说好七点半,这才刚到七点,不要急。”

    正说着呢,小院的大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薛老头你又在说我的不是了对吧,你这老家伙!”

    随着声音,门外走进来一个岁数差不多的老头,头发没有那么白,但是腿却有点瘸,身边有一个年轻人扶着他。

    老头进了院子,一眼就看到了笑意盈盈的薛灵芸,当下嘴里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要不是灵芸这姑娘在,老家伙,我非得让你好看!”

    “哼,腿都瘸了的家伙还想给我好看?来来来,没事走两步,没事走两步啊,这点能耐都没有还把你能的!”

    “你看看你自己,头发那么白了还不死,你说你这是不是老不死啊!”

    两个老头一见面就怼上了,薛灵芸向着那个男孩点头示意,随即招呼了一声:“宋爷爷啊,这菜可是我亲手做的,您要是再不吃可就凉了啊!”

    当下宋老头停止了骂架:“灵芸的手艺啊,那我可得多吃点,灵芸这手艺从来都是这么好。”

    几口菜下肚,宋老头满意地点点头:“喂,老家伙,酒呢,我这都坐半天了!”

    薛老头看向了薛灵芸,薛灵芸笑着进屋抱出了一小坛酒,连泥封都没有打开。

    “宋爷爷,咱可说好了啊,不管这酒多好,只能喝两杯啊!”

    宋老头摆摆手:“行了我知道,快点开啊,我倒要看看这次的酒咋样,老薛头上次那酒实在太差了,还陈酿呢,连酒味都没有的酒,还算酒吗?”

    薛灵芸她爷爷闻言就要瞪眼睛呢,结果被薛灵芸一眼给看了回去。

    拿出一个小刀,薛灵芸将这坛秦风那里带回来的陈年梨花白开了封。

    顿时,一股酒香直接传遍了小院……

    宋老头的眼睛已经瞪的老大,那个大鼻子在一吸一吸的,脸上满是那种享受但又别扭的样子。

    不用喝,单单闻一下就知道这酒咋样了,这种清香,简直令人欲罢不能!

    “宋爷爷,来来来,我给您满上。”薛灵芸说着端起酒坛给宋老头和薛老头各自倒了满满一杯酒。

    “来,尝尝这酒怎么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