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你就这酒量?
    在醉死也无妨六人和于一山的围观之下,张德才砸着嘴巴直叫好酒!

    笑问苍天心里想这点事还需要你说了又说嘛,这里有一个算一个,谁不知道这酒是好酒啊,只是问题还是有的,这个酒,到底有多好,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张德才把手里的酒碗放下,马上就又端起了一碗:“各位,准备好搬酒吧,这酒确实是烈酒,但是没有那老板说的那么夸张,你看我喝了这么一大碗酒啥感觉没有,哈哈!”

    为了让秦风可以听到,张德才故意说的很大声,而且一边说还一边看着秦风的那边,只是令他失望了,秦风没有任何的动静,在那边抱着狗,就赛没听到。

    算了,这老板本来就耳朵不好,反正只要自己赢了对方肯定要愿赌服输!

    当下张德才再没有犹豫,将第二碗酒端起来一饮而尽,感受着那种烈酒特有的香味。

    笑问苍天担心张德才酒喝的太急了,赶紧将面前的那盘花生米放过来:“来来来,吃点花生米,你这喝的太快了,酒哪有这样的喝法啊。”

    面对别人的好意张德才自然不会拒绝,虽然他现在确实没有什么感觉,这点酒,他平时吃饭的时候闲着没事干喝的都比这多!

    随手拈起了两颗花生米丢入了嘴里,张德才依旧像是以往一般吃着,喝酒用花生米下酒再好不过了。

    但是这次,两颗花生米刚刚嚼了几下张德才的脸就僵住了。

    “怎么了老哥,你不会这点酒就醉了吧!”万马归宗赶紧上来摇着他老哥的身体,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道。

    醉死也无法的其他几个人同样看着张德才,他们是各个行业的精英翘楚,平日里脑子动的飞快,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根本没有想到什么,只是一脸担心地看着张德才。

    雪儿再次捂住了脸:“你们平日里一个个都自己吹嘘多厉害,多聪明,这点情况也看不出来?这明摆着是花生米的问题啊!”

    雪儿的话出口,其他几个这才反应过来,也对啊,这家伙分明是吃了花生米之后才有的这种反应,难道这花生米质量不好吗?

    不可能啊,这老板酒具这么好,不管是前面的白玉酒器还是现在的黑瓷酒器,全部都是出自名家之手,价值高的不得了,现在怎么可能用质量不好味道不好的花生米呢。

    抱着试一试又不用怀孕的态度几个男人和一个女孩同时把手伸进了盘子,拈起了花生米放入嘴里。

    下一秒……几个代表着好吃到极点的表情同时从醉死也无妨六人的脸上出现!

    “这是花生吗?怎么我感觉这根本不是花生啊!”半醒的狐狸一脸震惊地说道。

    “对啊,我怎么感觉以前吃的是假花生啊……”会上树的猴子一脸幽怨,就好像之前的整个人生价值都被否定了一般。

    笑问苍天看看两个家伙,没有任何的话,将盘子一端放在了自己的身边:“怎么着,你们想吃自己去买,这盘子都是我的!”

    猴子一脸无语:“老大,我们也不可能抢你的花生吃吧,你那样护食不太好吧!”

    狐狸也在一边帮衬:“对啊老大,你这样就是太不信任我们了,我和猴子是那样的人吗?”

    笑问苍天一把将猴子的爪子打掉,脸上带着愤愤不平说道:“是那样的人吗?你们这根本不算人好嘛,猴子,别说其他了,上次去吃饭,啊,那盘子红烧肉好吃啊,我特意为自己点的,结果呢,你和狐狸居然把盘子端起来吃,你说说,人能干出你们这样的事吗?!!”

    猴子和狐狸一脸讪笑,反正以他们的脸皮也不会感觉到什么的。

    不过这一下提醒了他们,赶紧招呼秦大老板:“喂秦老板,来快来,再给我们上两盘子花生米!”

    秦风一脸狐疑地看着两个家伙:“我说,你们不和酒,就要花生米?”

    猴子摆摆手:“对啊秦老板,就要花生米,赶紧上来吧!”

    秦风摇摇头走过去端花生米了,嘴里蹦出了两个字——有病……

    谁到酒馆来不是为了喝酒的啊,世间竟然有这等神奇之人,到了酒馆不喝酒,竟然可劲对着一盘花生米造,你说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这边的张德才总算睁开了眼睛,脸上还带着一种回味:“你们不知道啊,这花生米就要趁着这酒刚刚喝下去的时候吃,花生米那种酥脆加上这杜康酒的香味,那种感觉,真的……诶,花生米呢?哪去了?”

    却是张德才刚刚说了几句随手就要再拿花生米呢,结果却发现面前的花生米已经没了,儿那边的三个大男人正在对着花生米可劲的吃,自己的弟弟就那么站在一边看着。

    看到张德才睁开了眼睛,笑问苍天,猴子还有狐狸,全部默默地将自己的花生米向着一边挪了挪……

    这……张德才也有些懵逼,好在万马归宗还是赶紧又向秦风要了一盘花生米。

    “这种花生米真的没话说啊,酥脆,香甜可口,我从来没想过花生米竟然会这么好吃!”张德才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好呢,而他的老弟万马归宗则没有丝毫在听,一手一大把在不停的吃着,心里希望他老哥能够多说点,你多说点,我就能多吃点了……

    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张德才还是不说了,探口气,端起了第三碗酒,这才是重中之重啊,而且喝了酒再去吃花生米,那感觉简直飘飘欲仙……

    又是一口将一碗酒喝掉,张德才的身体站的直直的,没有一丝的晃悠,就是脸上比较红,就和裹了红缎子一样。

    “喂老板,你看我喝了三碗酒而且没事,怎么样,你输了吧!”

    秦风看看对方:“急什么啊,你才刚刚喝了呢,我这酒啊,叫透瓶香,又唤作出门倒,意思是,刚刚喝下去的时候是香的,但是等出门的时候就醉了,就要倒下睡觉了。”

    张德才哈哈一笑:“你别以为我粗俗便想骗我,你以为我是武二郎啊还透瓶香,我告诉你,我喝三十坛,挺身回……”

    张德才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不说话了,最后那个家字儿愣是没说出来,差点逼死身为重度强迫症患者的雪儿……

    万马归宗赶紧上前去看他老哥,手刚刚碰到张德才的身体他就倒了下来,呼噜声震天。

    “就这点酒量啊,连两分钟都没坚持,切!”秦风看看张德才,脸上写满了不屑……

    只剩下了醉死也无妨的六人面面相觑,看着桌子上剩下的那坛子杜康酒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