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又一位客人
    秦风也不管什么先来后到,将酒向着张德才的桌子上一放,随即再次回去端另一坛酒去了。

    “老哥,这没问题吧,就这一坛子酒而已。”万马归宗看了看坛子说道,确实比之前的梨花白量要多,话说秦老板还是很讲究的嘛,钱贵了这酒也多了。

    张德才随意地看了一下酒坛子,切,还以为这老板要拿多大的酒坛子出来呢,结果就这么小啊,这点酒,不是我吹,我分分钟喝他三十坛,挺身回家!

    没一会儿,笑问苍天的酒也被端了出来,但是笑问苍天明显是将张德才作为探雷的了,他没有雪儿的那种直觉,但是他会看人,秦风这种人,在他看来,轻易是不会瞎说的!

    秦风一刻没停,转眼间在柜台下又端出来了一盘花生米,几个人的注意力都在酒上,自然也没有太注意这稍微大了一点的花生。

    笑问苍天心里想着,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好的,要是张德才真的被这一坛酒放倒了,那么自己就可以招呼其他几个人一起喝酒了,几个人喝一坛子杜康酒应该没事吧。

    张德才上前,拎起酒坛子,一掌拍掉了泥封,瞅那架势就是很有经验之人,酒国老手,换句话说呢,这是用文雅点的语气说的,如果不文雅呢,那就是酒鬼了。

    泥封被拍掉,顿时一股酒香传了出来,在场的几人一下子都不由自主地开始吸鼻子!

    除了秦风,这群酒鬼全部都闭上了眼睛,品味着这刚刚开坛的美酒的香味,尤其是雪儿,还在不停的摇晃,脸上出现了红晕。

    良久,笑问苍天第一个睁开了眼睛,不由自主地感慨道:“之前还以为秦老板你的那首诗是在胡吹呢,没想到啊,世间真的有这种美酒啊,开坛隔壁醉三家,酒仙居,真的名不虚传啊!”

    张德才的脸上也没有了那种不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狂热,这些人都是真正的好酒之人,因此他的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是这老板脾气稍微好点,那就真的完美了……

    雪儿的眼睛睁开,长长的睫毛眨呀眨,脸蛋上充满了红晕,忍不住地说道:“秦老板啊,这酒,说真的,我还没喝呢就已经醉了。”

    秦风面无表情地从柜台里抬起头来:“我说过了,那是烈酒,你肯定不能喝的,除非有放心的人送你,否则我是不会卖给你的。”

    话一说完,秦风再度低下头开始玩小黑,这生活有了个伴之后感觉什么都不一样了。

    雪儿吐吐小舌头,这老板,真的是,活该现在只能陪狗玩,两个单身狗……

    张德才再没有犹豫,将酒一一倒满了三个酒碗,和那酒壶一样,这坛子小碗大,一坛子酒刚刚好倒满了三碗。

    一样看上去就能知道这酒绝对是好酒,这是品酒无数的酒鬼们的直觉!

    “几位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张德才哈哈一笑,端起一碗酒就要一饮而尽,你还别说,真的有当年武二郎喝酒时候的那股子气势!

    但就在张德才要喝下这碗酒的时候,打酒仙居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

    我们经常喝酒的同学们肯定知道,我们喝酒的时候其实眼睛不是只盯着酒的,而是会看向四面八方,有的时候看到什么了便会停下,尤其是门外又有人进来的时候,这种时候你还端着酒喝,有种不礼貌的感觉。

    一行七人齐唰唰地看向了来的人,从头看到脚,从脚看到头,几下就看了个通透。

    笑问苍天和半醒的狐狸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于一山,大号于半城的那位,他上午回去考虑考虑,这会感觉自己考虑好了,所以就想着来喝点酒,顺便和秦风谈谈这件事,但是没想到,今晚上喝酒的人这么多!

    举目一扫,七个人,其中两个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待着金丝眼镜的瘦子好像是一家金融公司的,哪次在酒会上见过他,那个三十来岁,看着十分沉稳的人到底是谁啊,好面熟呢。

    笑问苍天的脸已经沉了下来,这些人里大概只有他是知道于一山来这里干什么,那个“拆”字挂在外面已经很久了,而且以他的关系不难查到一些隐秘的东西。

    但是这种事吧,怎么说呢,笑问苍天感觉自己不好干预,毕竟人家是正经生意,要干预了就有种以权压人的感觉,但是不干预吧,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喜欢的地方了,酒仙居可以说是仅有的几个地方了,难道就看着这么拆了?

    最重要的是,笑问苍天作为酒国的老手,对于酿酒的一些事还是知道的,比如,酿酒的器具,那就要用那些,不用那些东西就酿不出原来的味道,还有水,离了某种水,酒也没有那种味道了,所以他十分担心,万一酒仙居搬地方了,那酒味还会是这样吗?

    笑问苍天在那里沉思呢,于一山却差点跳起来,居然是这位啊!

    其他的不知道,只知道人家的生意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人家的地位也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多少,在中州市,自己还能被称为于半城,但是出了中州,谁认你这个房地产老板呢!

    有这位在,而且他们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那索性还是不说了,就当来喝顿酒了。

    友好地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后于一山坐在了座位上,也没有要酒,就这么坐着看着。

    这种情况下秦风也不能将其赶出去,而且他也没这个闲心,爱坐着就坐着,反正酒仙居即使人多的时候也没坐满过。

    张德才奇怪地看了看于一山,还是将酒再次端起来:“好了,各位,你们等着拿十坛子杜康酒吧,哈哈!”言毕,脖子一伸,将一大碗酒一饮而尽!

    在几个男人和一个女孩的注视下,张德才从脸到脖子瞬间就变红了,那种速度简直无法形容,也就是酒刚刚下肚,人就脸红了。

    呼!!!张德才呼出了一口酒气,大喊一声:“还真是好酒啊,但是老板,你这酒没你说的那么烈啊,顶多也就是中上程度吧。”

    万马归宗小心翼翼地指着他老哥说道:“你的脸和脖子……已经红了。”

    “是吗?没关系,关键是我喝了一碗酒没啥感觉啊,没关系,这酒的味道真的美,老弟啊这点你没骗我,别说其他的,单单就这一碗酒,就值得我们今晚来,实在是太美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