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笑天下人没有酒量?
    晚上七点,醉死也无妨六人准时到了杂货街,不管这六个家伙是干什么的,你无法想象他们对于美酒的热爱,用我们日常的话说就是,这几个娃没救了……

    万马归宗成功地拖着他的老哥来了,整天在那里忙,偶尔出来放松一下还是可以的。

    笑问苍天看了看表,对着一群人说道:“走,我们去喝酒!”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杂货街,如果在身上纹条龙,再在手里拎把西瓜刀,那就是真的古惑仔来了……

    周围的群众们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这群人,怀疑他们是去找麻烦的,但是谁见过找麻烦还开那么好的车啊!(几个人都是坐着笑问苍天的商务车来的,那车绝对高级……)

    这帮人走在杂货街上,那真的叫一个气势非凡啊,就连杂货街上的街坊们都以为是来砸场子的,毕竟万马归宗那样子实在不像个好人,赶紧关门的关门,结果一看,人几个直接进了酒仙居……

    “诶,你们说,小秦这是惹了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多人来找他麻烦,里面还有女的呢!”其中一个邻居偷偷看了一眼酒仙居,赶紧向着一边的人说道。

    八卦什么的真是太好了……

    秦风正在柜台里坐着逗狗呢,也不知道为什么,小黑现在特别黏他,正逗着呢打眼一瞧外面走进来七个人,个个人高马大气势不凡的样子,吓得手里的小黑都差点扔出去。

    为嘛,这七个人穿着统一的黑体恤和黑裤子,除了雪儿,其他人还戴着墨镜!

    这也能解释了周围那些群众的想法了,就这幅模样,这么大摇大摆地冲进一家店铺,那都不带恐吓的,老板自己就会把钱交出来……

    “猴子啊,你这主意不算什么好主意嘛,你看把老板都吓着了。”笑问苍天的观察最为细致,虽然秦风只是手稍微抖了一下,但是他还是看出来了。

    猴子摘下自己的墨镜嘿嘿笑道:“谁让老板太高冷了,那样感觉都不像个人了,不过话说回来,原来他也会害怕啊!”

    秦风这时候已经认出了这几个家伙,毕竟喝酒的就这么多,这六个家伙还是经常来的,不过,今天他们是七个人!

    “说吧,要什么酒?”鉴于他们之前的行为,秦大老板表示很不开心,因此,秦大老板不开心,他们也不能开心……

    “秦老板,你这的酒还有的挑?就一种……”猴子随意地说道,但是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自己看!”秦风又是淡淡地说道,其实他现在连话多不想说,谁能想到努了半天嘴这位都看不到,话说这年头盛产瞎子吗?

    下一秒……

    所有人都看向了墙壁,也看向了四周,更看向了地板……

    “老板,你这是鸟枪换炮啊!”我不是乔峰惊讶地蹲下来摸了摸地板,还用力踩了踩。

    “对啊,要不是我知道咱们这是在地上,我还真以为是在空中呢!”半醒的狐狸都已经不顾形象的趴在了地上看那些云彩了。

    “这雕工,简直没话说啊,这可是一整块石头啊,只要哪里雕错了,那就都完了啊!”

    笑问苍天此刻已经来到了墙边,瞅着那些酒葫芦,脸上已经满是羡慕:“老板啊,以后会用这些酒葫芦装酒吗?这感觉真的好不一样啊,这葫芦真的太漂亮了!”

    当然了,这里也没有人用放大镜到处看,自然也没有发现那些微雕,不过,单单是目前这些东西都足够让人大吃一惊了!

    万马归宗他哥,也就是张德才,艳羡地看着那些精美的宝剑,嘴里不由自主地就问道:“老板你这些剑卖吗?开锋了没啊?”

    只有雪儿,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这几个家伙道:‘各位,难道只有我注意到,老板是让我们看墙上的酒水单吗?难道你们六个大男人一个都没发现那里多了一种酒还多了下酒菜?!!’

    顿时,正在四处看的六个男人尴尬地停了下来,这,真的好尴尬啊,尤其是看到秦风在那里一脸的不忍直视后……

    终于,还是笑问苍天打破了尴尬:“秦老板啊,新酒是吧,行,我们今天就喝新酒了,一千一百一十一是吧,这个价钱……”

    再次无语,这个价钱也亏得有人能定出来,雪儿感觉内心的吐槽之魂再次发作了,简直不吐不快啊!

    “老板,你定这样的价钱,真的不怕找不到女朋友吗?”

    秦风怀里抱着小黑,一人一狗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和谐:“不担心啊,我这么帅,这么帅,这么会酿酒,这么帅,还用担心吗?”

    雪儿:“……”当我没说。

    笑问苍天掏出了钱,笑道:“行,我来一壶杜康酒,再来盘花生米,今儿个要好好喝喝。”

    其他几人同样如此,他们知道秦风这里不能刷卡,都带着充足的现金。

    只有张德才,冷眼旁观,打死自己的弟弟他都不相信这里的酒会这么好!

    但是秦风却没有收钱,而是反问道:“你们都有人送回吗?”

    乔峰兄一愣:“秦老板,为什么要有人送回啊?”

    秦风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说道:“杜康酒是烈酒,只要一喝就会醉,没有人送回,难道你躺在我这里啊,怎么可能呢,没有人送,我是不会卖的!”

    猴子兄推了推眼镜:“秦老板啊,你这三碗不过冈的把戏还要多久啊,我们的酒量没那么差的,不可能一壶就倒啊。”

    秦风冷冷地说道:“首先,杜康酒不是按壶卖,而是按坛卖,一次卖一坛,再者,这酒极其烈,因此,没有人能喝了而不醉的,所以,必须有人送回,我才能卖给你酒!”

    补充一下,这段话是系统的原话,秦风直接照搬的,毕竟,他也说不出这么有水平的话来,嘿嘿嘿……

    七个人再次愣住,不过醉死也无妨的六个人是知道秦风的规矩的,那就是,死也要遵守规矩,不遵守,对不起,以后别来喝酒了。

    见此情景,笑问苍天上去说道:“没事,我有人送呢,你就先卖我一坛吧!”

    秦风看了看说道:“你先说好了,到时候你躺在这里马上会有人来接,这样才行!”

    笑问苍天无奈地掏出手机和外面的人打了个电话,说明了让他们等会来接自己,这样秦风才罢休。

    但是说归说,这边却惹恼了一个人,那就是万马归宗的哥哥,张德才!

    这酒量好的人呢都有一个脾气,最见不得有人说自己家的酒好,别人一喝就醉的话,具体可以参考当年的武二爷,就是因为愤怒于三碗不过冈,所以武二爷直接连干三十碗,挺身过冈,顺带路上还三拳两脚揍死了一只老虎,将酒量和勇气的美名传遍了四方……

    因此,张德才直接站了出来:“你混讲的什么?笑天下人没有酒量?爷喝三十坛,挺身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