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拆迁吗?
    伺候小黑吃了东西,秦风这才自己洗漱,照着镜子,秦大老板开始了例行的自恋,话说几天没见就发现自己又帅了啊,简直没天理……

    随意地走出了酒仙居,在一边卖早点的老大娘那里吃了碗混沌,几个包子,再来两个鸡蛋,美好的一天从早点开始,必定不能亏待自己!

    吃完了早点坐在柜台上,秦风再次陷入了无所事事之中,其实开店的都这样,尤其他这种按照价格来说属于高端点的酒馆,那更是很少有人上门,基本上都是老客人的。

    无聊之下的秦风就抱着小黑坐在门口了,嘿你还别说,小黑抱着的手感还是不错的,就和一个小肉团一样,软软的。

    于一山转过来就注意到了坐在门口的秦风,也看到了他怀里的小狗,不由得摇摇头叹息一声,瞧瞧,这都是人,看看人家过的日子,抱一条小狗坐在门口晒着太阳,自己呢,劳心劳力的,虽然这几年物质条件好了,但是依旧没有那种悠闲的感觉。

    其实这也是很多现代白领的通病,拼命的赚钱,拼命的赚钱,到了后面却发现,赚了半天钱,自己却依旧得不到好的生活,这种感觉不是物质的,而是心理上的。

    所以,看着秦风在这里晒太阳,于一山心中莫名有了一种羡慕之情,虽然在中州市有着许许多多羡慕于大老板的人。

    秦风眼神一扫就看到了于一山,他这酒馆里本来就人少,来的人就这么几个,早就记住了,只是有些好奇,大早上就来喝酒吗?

    “秦老板,秦老板,我有件事和你谈谈。”于一山隔着老远就打着招呼,而且伸手过来。

    秦风自然是不喜欢这种交际的。

    很多人为了办成自己的事去求别人,提供了很多吃的玩的就为了让别人开心,而那位别人呢,则一推二辞就三从了,并且,将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美其名曰——应酬!

    哎呀我只是应酬应酬,逢场作戏罢了,哎呀你连这都不相信我啊!

    对于这点洒家也不发表什么意见,毕竟,有很多人靠着应酬而生活,也有很多人喜欢应酬,那么,自然无话可说的。

    回到书中,秦风即使再不喜欢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得有的,只能勉为其难地放下书站起来,一手抱着小胖狗一手伸出,一粘即收。

    “您找我有事?”秦风再次坐下说道,那种语气之中明显地表露出了一个意思:有事说事,最好没事,没事赶紧走,别打扰我!

    于一山笑笑,他这样的老板见过很多的人,因此呢,态度再不好的人他都见过,这没什么,给人难堪罢了,无所谓的。

    “秦老板,你看……我们是不是进店里去说呢?”

    秦风的眼睛一抬:“不好意思,店里是喝酒的地方,您要是想喝酒,那就进店,不过,那是只喝酒,不谈的,如果您要是想说事,那就在这里说,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于一山顿时有些无言,他是知道秦风的脾气的,这一点从之前他想外带酒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但是现在嘛,这也太有点堵了吧,进店,就只能喝酒,而在外面,就只能说事。

    于一山有些难为情:“秦老板,您看,这件事有些不方便,我们还是进去说吧!”

    这一次秦风直接不说话了,顾客怎么了,顾客我就应该上赶着巴结啊,没门!

    说件事还神神秘秘的搞得和地下交易一样,还是算了吧,你都不敢在外面说,我怎么敢在里面听呢,万一是什么不好的事呢。

    于一山的脸色有些变了,他毕竟不是当年的小于了,而是于大老板,被称为于半城的大老板,正所谓居其位养其气,所以呢,于大老板现在也是有气了。

    以他现在的身份,别说一个酒馆的老板,就是去见什么其他老板,那别人也得客客气气的,结果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这么个人!

    本来呢他还是很高看秦风的,毕竟秦风的酒好,而且,秦风的酒具简直价值高的没话说,但是现在,你这么不给面子,这让我很难做啊!

    “秦老板,我呢想和你说件事,这条街呢即将用作开发,到时候会建成中州市第一步行街,我呢就是开发的人,所以,想和你谈谈酒仙居拆迁的事!”于一山终究还是将目的说了出来。

    秦风看了一眼对方道:“行啊,说吧,准备怎么谈呢?”

    毕竟这是法律的规定,即使像秦家祖传的酒馆,也只有酒馆是自己的,土地还是国家的,当国家要开发什么的时候,还是得配合。

    “秦老板,我在新的步行街上给您留个铺子,您看怎么样?”

    如果是一般的酒馆,那么这个条件其实很不错了,但是呢,这是酒仙居……

    “别说什么铺子了,我只要酒仙居,你给我建一座一模一样的酒仙居,我就让你拆,否则,免谈!”秦风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一模一样?秦老板这是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一模一样呢!”于一山有些火大,你这不是故意的嘛。

    “就这个条件,您回去好好想想吧,一模一样,什么都不能差,您可以进去看看,酒馆这几天装修了。”秦风依旧高冷地说道,他莫名发现一个很好的机会。

    酒仙居装修了?于一山抬脚就走了进去,想看看装修成什么样了。

    门外,秦风再次打开了剑史,抱着小黑,他可以肯定,于一山没有半小时出不来!

    要知道,即使是秦风自己在看到酒仙居现在的样子也是目瞪口呆,这还是在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要知道,秦风可是知道系统,知道酒剑仙的存在!

    果然,半个多小时了,于一山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脸上是一种对他来说十分罕见的茫然。

    “您看的怎么样了?我可说好了,就按照里面的样子,里面的材料给我重新来一间,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于一山茫然着脸遥摇头,但是他的心火早已经开始狂烧!

    不过分?你这酒馆的装修都能当艺术品了啊喂,这要是放出去卖,单单一家酒馆,我于半城倾尽财产都不一定买的下来,这叫不过分?

    “冒昧的问一句,您这装修公司是哪家啊?”

    “没什么装修公司,这都是我自己闲的没事弄的,见笑了啊。”

    于一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感觉自己急需回去缓缓,否则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回去考虑考虑!”

    秦风看了看于一山如同逃走似的样子,摇了摇头,酒仙居绝对是拆不了的,别的不说,单单这拆迁费,便是一笔天文数字,不过也正好啊,如果不是店铺恰好升级完成,那还真没什么借口阻止拆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