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小黑
    又是一个上班日,中州市的白领黑领金领蓝领们打着哈欠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顶着黑眼圈,或是开车,或是骑车,或是坐车,或是挤车,通过各式各样的方法抵达自己的工作之地,开始那种干了一上午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状态。

    老头老太太们照旧跳完舞,照旧打完拳,和一车的年轻人挤着去菜市场买菜,没办法,孙子中午可是要吃红烧肉的,如果能碰到那种好心人让个座那就更好了,尽管他们此刻精神不错。

    在这种所有人都往外走的情况下,秦风一个人大摇大摆地从杂货街外走了进来,腰里的酒葫芦……连酒带葫芦都没了,背上背着书包,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昨晚和老头好好地喝了一顿酒,然后就在农家住下了,早上的时候兴致来了去看狗崽子,结果就被这些狗崽子吸引住了!

    你想想,一窝毛茸茸肉嘟嘟的小狗崽子,眼睛才睁开不久,大概就一个月大吧,在那里呜呜叫着向你卖萌……

    好吧,秦大老板承认当时瞬间心都感觉要化了,当下就提出想买一只小狗回去喂着,老头子早上还一股酒气,摆着手说想要哪一只尽管抱走,哪那么金贵,都是自己家的小狗。

    秦风怎么愿意呢,一推二辞就答应了,但是同时秦风也说了,自己这酒葫芦里也是酒,喝着对身体好,就让老大爷留下。

    他没说价格,老大爷也没问,以为是那种普通的散酒,所以也就没有推辞将酒葫芦以及满满的梨花白留下了,而秦风呢,则带着一只他选定的小肥狗回家了。

    狗的品种很普通,官方说法叫中华田园犬,而我们一般叫土狗,秦风直接根据这狗的颜色起了个名字叫小黑,至于长大后会不会变白那就不在秦大老板的考虑之中了、

    拎着小黑一路走到了街口,秦风下意识地一瞧,顿时有点懵逼,原本只是几间房子上面的拆字现在已经弥漫开来,很多的店铺都关门了,上面写了拆字!

    秦风回头望望后面,再看看前面,没错啊,自己不可能走错啊,这怎么感觉出去了二十四小时回来天就变了涅!

    “系统,酒仙居,还能再搬迁吗?”秦风想着还是赶紧问一下吧,这种拆迁一看就是要拆整条街的,话说当初自己好像还想用拆迁费去做点生意来着,结果后面就把这事给忘了。

    “宿主,以宿主目前的等级,酒仙居是无法进行搬迁的!”西斯的回复这一次很快,而且很明朗,目前的等级是不能搬的。

    一瞬间,秦风就变苦了,他平时虽然属于宅男,但是也算是清楚,这条街在中州市的历史很长了,市政府应该很久就想拆了,但是酒仙居是不能搬的,而且这马上要装修升级了啊!

    难道自己要成为史上最牛钉子户吗?

    摇着脑袋想着办法,秦风走到了酒仙居的门口。

    下一秒……

    “诶我的通知呢?咋没了啊,不可能被风刮跑啊,这玩意用了那么多胶水粘上去的啊!”秦风站在两扇木门前有点懵逼。

    “呜呜……”带子里的小黑呜呜的叫了起来,应该是饿了,毕竟从早上到现在还没给吃东西呢,于是秦风也没有再纠结通知丢失的事了,赶紧打开门进去准备给小黑弄点吃的。

    因为四十八小时还没到,所以里面还没有升级好,基本上就是原样,不过经历了山里迷路的这种事后秦风还是觉得,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

    在床上用枕头给小黑弄了一个临时的小窝,秦风赶紧跑出去准备他小的时候家里也养过狗,知道养狗的麻烦,尤其是这种刚刚断奶的小狗,更是要注意,稍不留神就会生病。

    再加上狗窝,还有以后要用的什么狗咬胶什么的,索性一次性全买回来吧,省的以后再去干嘛的。

    大学里有个同学好像家里就是开宠物店的,没说的,一个电话就呼了过去,至于什么平时不烧香临时拜佛脚之类的话秦大老板是从来不管的……

    同学接到电话后还挺高兴,同时也觉得奇怪,这小子毕业之后就不和人联系了,这会打电话来干嘛,之前还以为要借钱呢。

    秦风道我是那种借钱的人吗?这可是给你家照顾生意的,随后就直接说自己养了一只小狗,大概是一个月大,需要一些幼犬的狗粮,还有羊奶什么的,再加上狗窝,反正你给一套全弄来就好!

    那边的同学自然高兴,说给他二十分钟就送来。

    敲定了这件事的秦风终于开始要考虑自己的问题了,如果预料不错的话应该快来和自己谈话了,那时候该怎么办呢,钉子户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不过现在还是先等等看,看升级后是什么样子,小本商户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同学的效率果然不错,没有多久就将一整套东西送了过来,开着一个小三轮鬼知道他竟然能跑的这么快。

    秦风直接在门口将钱一交,原本想着让进来坐坐,谁料到同学正忙呢,说还有三家要送货呢,就不进去了,下次再来。

    当然了,你我都知道,这下次不下次就得看情况了,要是他对秦某人没什么用处,那就别想出现了……嘿嘿嘿。

    狗窝是用特别柔软的羽毛再加上棉布制成的,里面还铺着厚厚的绒毛,别说了狗了,就连秦风看到了都想进去躺一躺,虽然他进不去。

    其他东西不管,赶紧将幼犬狗粮用温水泡开,再加点羊奶和水,那边的小黑已经呜呜半天了,就差呜咽了!

    将小黑放入了那温暖舒适的窝里,旁边摆着食盆和狗屎盆,至于什么吃饭和拉屎放一起这种事,秦风认为现在的小黑还没分辨的能力,就先这样吧。

    小黑沉沉的睡去了,秦风看看时间,等明天才能升级好呢,索性将门一关,趴在床上也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听到好像有人敲门,管他呢,我在睡觉,没工夫。

    酒仙居门外,我不是乔峰和半醒的狐狸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看样子是没回来,这老板是死了吗,有好好的生意不做跑出去旅行!”

    “他绝对脑子有问题,不过,那酒的味道真的没话说啊!”

    “就是啊,喝了他的酒,我现在已经不想喝其他的酒了啊,怎么办呢,该死的家伙啊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