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死规矩和活人
    不到中午就坐在酒馆喝酒,而且有酒无肴,确实有些奇怪。

    这就是薛灵芸现在的想法,之前来的时候也没注意什么时间,现在才发现,这才刚刚十点左右,确实有点奇怪,即使再猴急也应该等到中午才会喝酒的吧……或许。

    “又能喝到老板的梨花白了,这酒,简直太美了,最重要的是,喝下去感觉肺部舒服很多!”殷雪晴看着面前的酒壶笑道,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否则她即使再爱喝酒,也不可能三天两头的就跑来喝这999一壶的酒。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老板从来不找那一块钱……

    三个托盘挨着放在了桌子上,别的不说,殷雪晴还好,毕竟已经见过了,但是薛灵芸和薛天瞬间就有点晕了。

    “小妹啊,你这朋友家里什么来头,这酒壶还有这酒碗,我咋瞅着不像是凡品呢?”薛天拿起一个杯子就直接爱不释手了,把玩着不肯放下。

    这也是正常反应,他在平时或许对这些东西没什么感觉,但是,只要是第一个见到这种酒壶酒碗的人都会被这一套酒具吸引住!

    不仅仅是因为那无瑕的玉质,还有那巧夺天工的工艺!

    酒壶不说,单单那酒碗,白玉无瑕,如同纸一样薄,这就令人有些惊异了,哪怕是在现代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要达到这种程度还是很难得!

    薛灵芸捂住了脸,偷偷地说道:“二哥啊,咱能不能不要表现的像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啊,那东西再好也是个喝酒的,你拿在手里一边摸一边还露出那种奇怪的表情是要闹哪样啊……”

    啊?薛天一愣,马上抬头,发现了脸上带着那种“没事我懂”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秦风和殷雪晴……

    尴尬地将酒碗放下,还自嘲地笑笑,然而……其他几人都没有笑,气氛一下子尴尬到了极点……

    “老哥,稳,还是喝酒吧!”默默地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在薛大校的胸口狠狠地补了两刀之后,秦风回到了自己的柜台里,深藏身与名……

    酒馆内一下子没了别的声音,只剩下了三人各自倒酒的声音。

    殷雪晴多聪明,马上开始扯开话题:“我说老板啊,你这只卖一种酒也就罢了,但是只有酒没有下酒的东西这样不好吧,什么时候可以有呢?”

    秦风在柜台里略一沉思马上说道:“下酒菜暂时别想了,不过下一周我会推出新酒!”

    今天就是周末了,而且今天薛灵芸和她哥已经够完成“牛刀小试”了,虽然系统一向尿性十足,但是毕竟还是不骗人的,完成任务那必然有新酒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酒。

    殷雪晴闻言眼睛一亮:“哇老板,是什么类型的酒啊,清香还是浓香啊?”

    秦风再次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嗯,不知道!”

    这边的酒馆里顿时响起了三个脑袋砸桌子的声音……

    “喂!老板,你是要闹哪样啊,你咋自己连酒都不知道啊?”殷雪晴语气不善地说道,哼,总有刁民调戏朕,这老板也不老实了!

    “就是啊小秦子,你自己卖的酒你咋自己不知道呢,怎么回事啊?”薛灵芸瞪着大眼睛,不过怎么说呢,她的样子即使是凶起来也是可爱的很……

    “额,我就是一喝酒的……”薛天用一句废话怒刷了一下存在感,话说他也不敢惹火上身,经历过之前两个女人的战争故事之后薛大校已经不敢再掺和进去了。

    甚至这句刷存在感的话一出口便后悔了,万一那两个女人火力转移的话……内个,兄弟,自求多福吧,这种局面,老哥再稳也没辙啊……

    下一秒,秦风再次回答道:“我没说谎啊,下周出现什么酒,看我心情决定!”

    无法说出系统的秦大老板只能将高冷进行到底,看心情决定多好啊,人秦老板万一一觉睡起来发现自己那啥举不起来了,整一虎鞭酒不行嘛……

    薛灵芸银牙轻咬,简直恨得牙痒痒,要是不咬那就直接上去咬秦风了……

    没辙的两个女人只能低下头来一边生闷气一边喝酒。

    梨花白一入嘴,薛灵芸和薛天这哥哥和妹妹以一种极其同步的样子闭上了眼睛,慢慢地开始回味。

    事实上这也是每一个喝到梨花白酒的人都会做的动作,即使是如同李嫣然那样的基本不咋喝酒的人都是这样!

    良久,嘴里的一口酒这才咽了下去,脸上出现了一种享受的表情。

    薛天叹口气:“小秦啊,你这酒,简直太美了,我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它的好,只能夸一句,真是美酒,你这让我以后没办法喝其他的酒了啊!”

    秦风心中默默地吐了个槽,刚刚还一副秦老弟的模样,现在咋又一下子变成小秦了涅,果然和他妹一毛一样,称呼随心情更换……

    薛灵芸不说话,这酒确实好,她不懂酒,但是她可以感觉到那种爽,那种甘甜清冽顺着喉咙一路而下,最后又有一种喷香传了上来,简直,简直令人欲罢不能!

    怪不得殷雪晴这么一个美女天天跑酒馆了,这和自己记忆中那种又辣又难喝的酒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不过话说回来,大学四年的老朋友,没见过小秦子还有这本事啊,不过也正常,他家祖传都是酿酒的,这种要搁在古代那都可以算一个酿酒世家了。

    “小秦啊,你这里,真的不能外带酒吗?”薛天想了一下还是出言问道,身边的薛灵芸张了张嘴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话。

    秦风又好像仔细想了一下,还是摇摇头:“这里的酒一概不能外带!”

    薛天还想说话呢,薛灵芸在一边拉了拉他的衣服,摇摇头不再说话。

    当然了,气氛不能这么沉重,让我们来看一下几秒钟之前秦风那仔细一想……

    “系统,真的不能外带吗?有什么办法可以通融一下吗?”

    “宿主,这是规矩,规矩就是没办法改变的!”

    “那好系统,如果我自己买了酒,可以带出去喝吗?”

    系统没有说话,传来了一阵蜜汁沉默……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规则,在现在的等级,店里的酒,不容许客人外带,但是我不是客人啊哈哈哈,你来打我啊……”

    酒喝完了,殷雪晴随意地打了一个招呼便走,还和秦风说好了新酒只要出来便赶紧通知她。

    薛灵芸和薛天也没什么心情留着了,随意地打了一个招呼便走了出去,酒是好酒,人是好人,只是这个规矩,真的没话可说。

    门口,薛灵芸瞅了瞅酒馆,没有看到秦风送出来,脸上顿时有些失望,规矩是规矩,我尊重了你,但是你好歹来送一下老朋友吧!

    两人向着杂货街外走去,刚刚走了一会儿,突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灵芸啊,等等!”

    薛灵芸回头一看是秦风,而且……对方手里还抱着一个什么东西,黑乎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