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青旗沽酒趁梨花
    醉死也无妨那几个笑的打跌的家伙再也不敢笑了,因为秦风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再笑就没有酒喝了!”

    于是这几个在各自领域里都算是顶尖的家伙竟然如同小学生碰到了班主任一样,乖乖地坐好了……

    “这帮家伙变脸的本事和我有的一拼啊!”秦风暗自吐槽了一声,浑然不觉把自己也给说了进去,不过也正常,反正他经常自诩为奥斯卡影帝来着……

    “所以,你们几个,每人一壶梨花白,是吧!”秦风继续高冷地问道,当然了,这并不是我们的秦大老板好心,他只是想提醒一下那个规矩——那啥,你们先付钱,再喝酒。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理解这种暗示的,比如说这位。

    万马归宗用无辜的眼睛看着秦风:“老板,我们都要一壶酒啊,麻烦你去上酒啊!”

    秦风的心中一万头***呼啸而过,这人这么大的个,年纪轻轻的咋就眼睛瞎了呢,是自己写的提示太小呢,还是对方在装呢!

    好在还是有明白人在的,因此他们的这种大眼瞪小眼并没有持续多久……

    笑问苍天何许人也,仅仅用了几秒钟便注意到了,呵呵一笑取出了钱包,十张崭新的老人头就递了过来,同时还招呼道:“先交钱再喝酒,没看到人老板还在这里等着呢嘛……”

    秦风顿时咳嗽一声怒刷了下存在感,还是这位大叔有眼力,一看就是大老板……

    其他几人顿时反应过来,原来这位老板站在这里瞪了半天眼睛是在等着钱呢,怪不得啊!

    我不是乔峰顿时更加笃定,这才是高人,否则,你见过哪家开门做生意这样干的,要是其他店,敢这么做客人早跑光了,看看这位,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秦风收了五个人的五千大洋,照样是不找那一块钱的,找钱什么的,那种“恶习”,秦大老板可能有吗?

    当然了,我不是乔峰的钱直接被秦风华丽丽的无视了……

    看到秦风向着后面去了,半醒的狐狸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的笑容。

    会上树的猴子:“狐狸啊,你这是又憋着坏呢把,又要准备开启你的嘲讽**了吗?”

    其他几个人也是看着狐狸,对于他的这种笑容太熟悉了,这家伙将之前的六个老板嘲讽哭的时候就是用的这种表情。

    面对几人的打趣,半醒的狐狸脸上露出了一抹贱笑:“嘿嘿嘿,等会你们就知道了!”

    说来也奇怪,这几个家伙明明都知道别人的本名,但是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群里,都是叫网名的,而且几人除了一起喝酒,其他方面几乎没什么交流。

    换句话说,他们属于那种真正的以酒会友的,摒弃掉身份,地位什么的,真正的以酒会友,没有人想着去问群里其他几个酒友的身份,在平日的交流里也不会谈论这些,他们只要在一起,就只会交流酒!

    或许,正是这种交流方式,才让醉死也无妨这个群组在中州论坛里存在了多年,甚至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个群……

    闲话不多说,这一次秦风没有点檀香,原因嘛也很简单,他的檀香快用完了,所以就看心情点了,如果是殷雪晴或者老朋友薛灵芸来了,那自然是点的,而外面这几个家伙嘛……嘿嘿嘿。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秦风挨个端出了五个托盘,上面全部是标配的一壶三碗,白玉无瑕,看的几个酒鬼眼睛发亮。

    几个人里面,万马归宗属于那种性子比较急的人,因此,酒刚刚上桌,便迫不及待地拿起酒壶准备倒酒,对于他来说,什么酒壶酒碗那都是假的,只有酒才是真的!

    用另一种角度来看的话,这种人,其实活的很开心的……

    但是半醒的狐狸打断了他的动作:“且慢!老板啊,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万马归宗尴尬地将酒壶放下,这也是每次到酒馆喝酒的必经之事了,半醒的狐狸必须嘲讽之后才会喝酒的。

    秦风本来已经转身要进入柜台了,但是却被半醒的狐狸叫住,带着一丝冷漠的表情,秦大老板还是问道:“怎么了,酒有问题吗?我看着呢,没掉进去苍蝇的,放心喝吧……”

    狐狸老兄瞬间被惊着了,刚刚本来想好的嘲讽瞬间被秦风的话给怼了回去……像什么你这环境不好或者是类似于你这空气太差神马的原因,哪个能比得上酒里进苍蝇了呢……

    所以,很罕见的,狐狸兄一下子接不上话来了……

    “没事了吧,没事了喝酒!”秦风淡淡地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要向着柜台走去。

    而秦风的这句话杀伤力简直max,因此并不单单是狐狸一个人,其他人也被吓着了。

    雪儿一脸莫名的吐槽道:“老板啊,你这样做生意……真的好吗?”其实雪儿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老板,你能靠着这家酒馆养活自己,还真是个奇迹啊!

    “好啊,这样做生意怎么了?”秦风一脸莫名地看着坐在那里可爱的雪儿,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没问题啊,你看我吃的多好,小肚腩都快有了呢!”

    雪儿也是一下子差点被憋死,深呼吸一口气之后问道:“那么,老板,你就不怕我们走掉吗?毕竟这什么酒里有苍蝇什么的可是餐饮行业的大忌啊!”

    “啊?”秦风再次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雪儿:“当然不怕啊,你们不是给过钱了吗?跑了也不是我吃亏啊……”

    没有人再说话,醉死也无妨的六个人用一种极其同步的呆滞目光看着走进柜台开始的秦风,心里只剩下了几个字——你tm在逗我?

    半响,狐狸才回过神来,用一种蛋疼的语气说道:“这老板,这种清奇的脑回路,我狐狸阅人无数,但是这样的,还真是生平仅见啊!”

    “是啊是啊!”雪儿同样用一种生无可恋的语气说道:“这老板长这么大没有被打死,还真是难能可贵呢!”

    万马归宗瞪着一双死鱼眼:“我感觉自己的逻辑被**地一塌糊涂……”

    半醒的狐狸使劲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栽了啊,我的连胜纪录啊!”

    随即再次向着柜台里的秦风说道:“老板,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这酒叫梨花白吧,我记得梨花白在宋代时候就出现了,有一句诗说的好啊,‘红袖织绫夸柿叶,青旗沽酒趁梨花’,这句话就是写梨花白酒的,而且也说明了,梨花白酒可是要用翡翠杯子喝的,你这拿白玉碗来可不对啊!”

    他这次的嘲讽倒是有跟有据,引经据典,听着就感觉十分专业的样子。

    六个人再次将目光看向了柜台里面的秦风,想看看这位老板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