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有笑点吗?
    我不是乔峰在酒仙居喝光了一壶梨花白之后就被秦风赶了出去,理由也很简单,我陪着你半天了你倒是舒服了,我可是还饿着肚子呢!

    额……上面那句话想歪的同学自己面壁去啊。

    于是,我不是乔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在他眼里身怀绝技的酒馆老板默默地走进了马路另一边的小饭馆,要了一份最便宜的蛋炒饭……

    “好低调的大师啊!”我不是乔峰感叹一声,在他那小说家突破脑洞的天际哦不,是突破天际的脑洞中,秦风早已经成为了类似于少林扫地僧或者是逍遥无崖子一类的存在,或者……就是鬼谷子!

    酿出来的酒,别的不说,单单凭这一种,就可以傲视群雄了,就是可惜了啊,只有一种酒,而且一天还只能买一壶酒……

    当然了,乔峰兄自然是没有意识到这个一天一人只卖一壶到底有多坑爹。

    而在小饭馆里,那个老板兼厨师见到秦风来了,下意识的会来一句:“这个抠门鬼又来了……”

    一碗最便宜的蛋炒饭不算什么,事实上很多人的午餐都是蛋炒饭,所以关键的问题不在蛋炒饭!

    饭馆老板很会做生意,用几个鸡蛋和一点菜叶子就可以做出来一大桶鸡蛋汤,这是属于免费供应的,也就是说,只要你能喝的下,能喝多少算多少!

    本来嘛,这种方法也无可厚非,毕竟呢许多人都是一碗就可以解决了,再不济两碗绝对够了,而且还可能剩下,但是我们秦大老板呢,嗯,五碗免费汤打底……

    事实上这货每次都可以喝他个接近七八碗,你不能指望花了三十块钱可以喝掉三百块酸梅汤的家伙有多大方……

    因此老板会照例说一句抠门,而且会让秦风听到,事实上刚开始的时候是偷偷说的,后面,就直接在秦风面前说了,而秦风呢,一如既往,无视了老板。

    半个多小时后,秦风饭足汤饱的从店里走了出来,无视了那些用一种奇怪目光看着自己的客人,一看都是些不会过日子的人啊!

    于是,秦风洋(恬)洋(不)得(知)意(耻)地一路走进了酒仙居,留下了一地被惊爆的眼球……

    饭馆内,老板看着秦风远去的背影发出了深深的叹息,转身对着正在收拾桌子的老婆说道:“我咋觉着我们的汤应该收费了呢……”

    我不是乔峰自然没有看到这一幕,否则他心目中秦风那鬼谷子的形象必然会大打折扣,话说你见过扫地僧因为几文钱工钱的事和少林方丈大打出手会是什么感觉呢!

    我不是乔峰正站在路边等着,醉死也无妨群里已经没有人灌水了,毕竟乔峰那小子已经将那酒吹上了天,要是不干净过来岂不是对不起请假时浪费的口水呢!

    仿佛是约好的一般,杂货街的另一端走过来五个人,四男一女。

    其中最好认的一个就是万马归宗,那足有一米九的个头和那身腱子肉让他走到那里都受人瞩目。

    第二个就是唯一的女孩雪儿了,看着年龄只有二十岁的样子,满满的胶原蛋白,可爱的脸上时刻带着一种促狭的笑容,穿着一身类似于漫画中那些女孩穿着般的短裙。

    第三个就是一个中年人,一眼看过去平淡无奇,但是放在人群里就是能让人一眼认出来而且肯定觉得这个人不平凡!

    最为关键的是,他的身上仿佛自己带着一种buff,那就是可靠!

    打个比方,如果说,当一群人身陷危难的时候,笑问苍天就是那种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稳定人群情绪并且带着大家走出困境的人!

    至于剩下的两个人,除了样子有些区别外其他方面几乎如出一辙,一个瘦瘦高高的戴着眼镜,一个白白净净的戴着眼镜,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这两位自然就是会上树的猴子和半醒的狐狸了。

    至此,醉死也无妨群组六人全部到齐!

    他们之前在现实中已经有过很多次的聚会了,所以也不含糊,不对是寒暄,直接顺着乔峰的目光看向了另一边的酒馆,也就是酒仙居!

    一行六人没有进店,全部站在那块酒仙居的牌子下打量着。

    半响,笑问苍天才说道:“写这字的人不简单,真的不简单啊,就我所知,自从书圣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将行书写的如此飘逸灵动了!”

    笑问苍天可不是在瞎说,单单他的家里就不知道收集了多少书法作品,因此他对于这个最有发言权。

    “那这会不会是书圣手笔呢?”半醒的狐狸推了推眼镜好奇地问道。

    “这不可能,王羲之有名的书法基本上全部有着记载,换句话说,那就叫做传承有序,如果这是王羲之的字,那么不可能没有一点记载的。”笑问苍天继续解释道。

    “我说几位,咱们还是先进去喝酒吧,这字什么的以后再看吧!”万马归宗咽了口唾沫说道,他只对酒感兴趣。

    其他五个酒鬼当场表示同意,只是在进门的时候笑问苍天的鼻子抽了抽,好像闻到了什么似得,但是扫了一眼牌匾那巨大的体积,还是摇了摇头。

    “老板我又来了,我还给你带来了五个客人,哈哈!”一进门,我不是乔峰就直接说道,临了还故作得意的笑了几声。

    但是乔峰兄的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

    “你今天已经不能买酒了。”秦风站在柜台里淡淡地来了一句。

    一瞬间,我不是乔峰的整个人都有点懵逼,那残余的笑容还没消失呢就直接变成了苦瓜脸。

    整个酒馆内因为秦风的话安静了整整十秒钟……之后……

    “哈哈哈!!!”醉死也无妨的其余几个人同时发出爆笑,雪儿因为笑的太狠了肚子疼,不得不坐在凳子上捂着肚子,但是即使那样,她的笑声也没有停过。

    秦风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几个大笑的家伙,内心忍不住开始吐槽:“话说这几个逗比是来干嘛的,真是来喝酒的吗?话说我刚刚说的话……真的有那么好笑?”

    仔细想了一下自己的话,秦风没有发现什么笑点啊,但是看看还在笑个不停的那几人,秦风瞬间感觉……还是不能和这些家伙经常在一起,否则笑点会被直接拉低!

    “老板,真的,真的不能商量一下吗?你看我给你带了五个客人过来啊!”乔峰兄还想再尝试一下,用一种求助般的眼神看向了秦风。

    秦风摇摇头:“规矩是不能变的,而且你又不是陪酒女,拉了客人得意什么啊……我可没有工资派给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醉死也无妨的那几个家伙直接笑的打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