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摔碎了
    看着李嫣然那不时瞅过来的目光,殷雪晴可以发誓,自己绝对不是一个酒鬼!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工作日,下班后直奔酒馆,而且还说我请客,重要的是把你的酒分我点,因为我的酒不够喝……

    这下子真的完了,只希望这个小丫头不是个大嘴巴啊,不然传出去还怎么嫁人啊!

    秦风早就扔下了剑史走入了酿酒坊,原因很简单,又来了两个美女,自己的任务进度条总算可以再次前进点了!

    至于昨天来过的殷雪晴,嗯,系统的任务是至少十壶是卖给美女的,因此在秦风的眼中,殷雪晴只是“一个美女”这样的数字罢了……

    不知道如果让殷雪晴知道秦风的想法会不会直接给他一记膝撞呢?

    老规矩,先点上檀香,虽然不点也行,但是秦风已经习惯了。

    李嫣然带着好奇看着在那里点着檀香的秦风,愈发感觉古怪!

    她也是校花级别的女孩,平日里在中州大学也是有一大票男孩子追求的,而殷雪晴就是她的偶像,长得漂亮,收入高,一举一动中都透露出干练的气质!

    但是现在,殷姐竟然一下班就拉着自己来喝酒,而且是一家只有酒没有菜的小酒馆,货真价实的酒馆,只卖酒,这年头这样实诚的地儿可很少见了啊……

    现在看来嘛,两人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八卦之火顿时强烈地燃烧在了李嫣然的心中,谁说校花就不能八卦了啊,在熟悉的人眼里,李嫣然一向是八卦女王来着……

    对了,小说里不是说了嘛,酒后吐真言,要是能让殷姐喝的多点的话,那就……嘻嘻!

    继续打量了一下这个小老板,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啊,长的就那样,只能勉强说不好看,不过配合他那股认真的劲儿还是十分耐看的。

    阿嚏!正在无聊地等着酒好的秦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难道是早上感冒了?

    并没有等多久,秦风就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上面一壶三杯放的分明。

    不过秦风自然不会无聊到去分什么先后,将玉壶玉碗向着桌上随意一放然后直接再去取了,秦大老板怎么可能再屈尊问你们谁先喝呢,那样有**份!

    殷雪晴还好,毕竟见过一次了,李嫣然一下子直接被迷住了!

    女孩,尤其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孩,正是一生之中岁月正好的时候,这个时候她们对于那些迷人的事物也没有丝毫抵抗力,尤其是李嫣然。

    平日里她是校花,是女神,但是其实私下就是一个喜欢笑的女孩,现在见到这仿佛巧夺天工的玉壶玉碗顿时挪不开眼了。

    “殷姐殷姐,这是什么玉啊,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和田玉啊,简直太美了啊!”李嫣然拉住殷雪晴就开始问东问西。

    殷雪晴看看面前的玉壶也是有点答不上来,她很干练不假,但是这种东西属于专业性质很强的,即使是她也只知道这应该是和田玉,但是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这啊,这应该是和和田玉籽料,而且是籽料之中最为名贵的羊脂白玉。”一个听起来很温和的男声突然说道。

    这一下说话太突然,将毫无准备的李嫣然吓了一跳,转身看看,却是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脸上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西装袖口不经意间露着一块似乎十分贵的手表。

    殷雪晴看到了西装男子,脸上一变,赶紧站起来说道:“没想到于先生也来这里了啊。”

    秦风在柜台前看看,来的就是店铺刚刚开业的时候那位西装中年男子,只是当时他没戴金丝眼镜而已,不过貌似对方戴了眼睛之后气质更不凡了……

    被叫做于先生的人正要回答殷雪晴的话呢就看到了秦风,马上微笑道:“一壶梨花白。”

    说完直接掏出了一千现金递了过去,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的犹豫。

    整个动作完成之后这才转过身来,对着殷雪晴笑笑道:“是啊,这家酒馆的酒与众不同啊,不单单是酒,就连酒具都不凡!”

    看到殷雪晴似乎认识对方的样子,李嫣然偷偷问道:“殷姐,这是谁啊?”

    “他啊,于一山,中州市大名鼎鼎的房地产商人,身家十分丰厚啊,行内的人叫他于半城,就是说中州市的一半都是他建的。”

    李嫣然一下子吸了口凉气,这位就是于半城啊,别说行内人了,即使是他们这些大学生都有所耳闻的。

    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这么一家小酒馆。

    正想着呢,秦风又端着一个托盘出来了。

    于一山习惯性的伸出手去接,但是秦风直接将酒放在了殷雪晴的面前。

    “你的酒等着,没好呢,急什么啊。”秦风看看这位装扮的很得体的西装男说道。

    这么大的人了连排队都不知道,亏他看着还穿的像个人样呢,切……

    于一山尴尬地笑笑,收回了自己的手。

    “好了,我们继续说吧,这玉壶玉碗的材料都是和田玉中的羊脂玉,而且看样子是同一块玉雕刻的,别的不说,单单凭这几套酒具,他这酒就值这个钱。”于一山指着酒壶说道。

    “和田玉本来就是名玉,和田玉籽料更是其中的翘楚,而论颜色的话,白玉是众玉之中最好的,尤其是羊脂玉,你们看这个酒壶,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的瑕疵,白玉无瑕这个成语现在是形容人的,但是不要忘了,在它刚刚出现的时候可是真的形容玉的!”

    “你们再看看酒碗,晶莹剔透,只有薄薄的一层,如一张白纸一般,酒的色泽甚至可以透过碗壁看到,这体现了极其高明的工匠手艺,这几套酒具,如果收藏的话,没有几百上千万是拿不下来!”

    这话一出,李嫣然和殷雪晴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她们想过这酒具的名贵,但是没想到竟然贵到了这么一个地步!

    老板啊,拿一千万的酒具来卖一千块的酒,你怎么这么**呢,你怎么不去死呢!

    或许是太过于激动的原因,端着酒碗的李嫣然手一滑,酒碗摔在了地上,碎成了八十瓣还多,正好此时秦风端着于一山的酒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