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酒仙居开业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到了床上,也照到了秦风的脸上。

    吧嗒了一下嘴巴,秦风一个翻身坐了起来,这一觉睡的真是舒服,自从失业之后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睡的这么香了。

    看来还是需要劳动啊,秦风走到镜子旁看看,嗯,一如既往的帅,再把肱二头肌隆一下,瞅瞅这肌肉,简直没话说。

    结束了早上例行的洗(自)漱(恋)之后,秦风抓起那款山寨防水机,打算看看新闻。

    下一秒,秦风的额头开始冒汗。

    “小秦子我到家了。”

    “小秦子你怎么不回我消息啊?”

    “秦风你是不是活腻了?”后面是一个暴怒的表情。

    “行,秦风你可以啊,连我的消息都不回了!”后面是一个怒火万丈的表情。

    “秦风,你等着!”后面是一个微笑的表情。

    看到微笑的那个表情之时秦风就感觉完了,这位姑奶奶的心情用她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暴怒,再加怒火万丈,这些表情都还没到生气的时候,但是那个微笑,就是那个微笑,就代表着薛灵芸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那么薛灵芸气到什么程度呢?

    秦风默默地掏出了钱包,看了看里面的几张钞票,默默地想了一下对方的生气程度,感觉章鱼丸子加臭豆腐已经无法平息怒火了。

    今天再去取点钱吧还是,貌似得来大招啊,火锅伺候!

    战战兢兢地翻到了通讯录里薛灵芸的一栏,虽然说有大杀器,但是这种情况下由不得秦风心肝颤抖。

    响了没几声那边的薛灵芸就接了。

    “灵芸啊,这个……”

    “叫谁灵芸啊,我和你很熟吗?”

    秦风偷偷抹了一把汗,怎么每次都是这么说的。

    “那个,灵芸啊,昨天我躺下就睡着了,所以没看到你的消息。”

    “哼,你睡不睡觉和我有什么关系。”

    秦风再次抹了把冷汗,看来没办法了,只能火锅了啊。

    “灵芸啊,今天带你去吃火锅。”

    “啊,真的吗?我要城南哪家川味变态辣的,我只要吃肉!”

    “变态辣啊,这个……”

    “嗯——?你有意见?”

    “没意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变态辣,我快到中午的时候老地方等你。”

    啪!薛灵芸直接挂了电话,寒暄是什么,薛大小姐根本不知道!

    秦风听着电话里的盲音,笑了笑,薛灵芸的性格从来没变过,谁要是被她的那副柔柔弱弱的外表给骗了,那就惨了。

    随意地吃了点东西,虽然昨天已经搞过卫生了,虽然今天还没开张,但是这是一个习惯,每天都得坚持。

    搞完卫生,看看时间已近中午,这得赶紧出发了,不然迟到的话就不是一顿火锅能解决了,估计得两顿……

    大学门口,秦风如同一个**丝一般站在那里等着薛灵芸,虽然他自己一向觉得自己是男神的……

    太阳已经渐渐地爬到了头上,掏出了山寨防水机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不正常啊,薛灵芸以前根本不会超过十二点的。

    “大王叫我来巡山啊……”

    刚刚要把山寨防水机装进裤兜,突然铃声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正是薛灵芸。

    “小秦子啊,你在老地方吗?”

    “对啊,我就在老地方呢。”

    “这个,我今天来不了了,最近一段时间也有事,等我忙完了找你吧,好嘛?”

    来不了啊,秦风看看头上的大太阳,看看身上已经接近湿透的衣服。

    “没事,来不了就来不了,你先忙你的,那我就先回去了啊。”

    “啊小秦子你太好了,你被晒了半天了吧,我刚刚犹豫半天。”

    啪!秦风挂断了电话,蹬鼻上上脸了还,寒暄是什么,秦大老板根本不知道!

    电话另一边,薛灵芸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呆了一下,但是马上怒火万丈,小秦子敢挂我的电话!

    秦风嘿嘿笑着将电话装起来,不过看看四周,今天钱都带了,不好好吃一顿对不起自己啊。

    看看那家变态辣的川味火锅,要不,也许,自己可以去试试?

    一个小时后……

    秦风吸溜着舌头从店里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强烈吐槽着。

    不就是一个人吃火锅吗?没见过啊?一个人吃火锅怎么了嘛!

    还有,火锅那么辣,我喝点你们的酸梅汤不行吗?虽然那是免费的,虽然被我喝了十大瓶,那又怎么了嘛,火锅这么辣,我喝点有错吗?

    变态辣火锅店内,老板娘目送着秦风走远,这才长吁一口气。

    “这龟儿子硬是要得,点了三十块的菜喝了三百块的酸梅汤。”

    老板点点头:“以后这龟儿要是来,酸梅汤一律没有!”

    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秦风一大早就坐在门口等着,王老头来了消息,今天上午会把牌匾送过来,也就是说今天就可以开业了,虽然依旧没有酒。

    这三天和王老头也成了朋友,老头有点古怪,但是碰到对脾气的还是很好相处。

    雕刻费一分不收,知道了秦风是在以古法酿酒之后只是要他把头茬酒送点过来就行。

    很快,秦风就看到了一辆皮卡车开了过来,副驾驶上坐着的就是王老头。

    赶紧起身迎了过去,他特别想知道用王羲之的字加上万年紫檀木制成的牌匾有多么牛。

    王老头下车,一眼就看到了腆着脸的秦风,指着他笑笑,就将皮卡的车斗打开了。

    秦风看去,一个巨大牌匾正在那里,只是它的全身都被一种塑料布包裹住了,看不到里面。

    而在此时,又一辆车上下来了几个人。

    “这些是帮忙装牌匾的师傅,这要是在古代,上匾可是一件大事,需要挑良辰吉日的。”

    王老头对着秦风介绍道。

    “多谢王伯了,你看我跟本没想到啊。”秦风嘿嘿笑道。

    几个师傅搬来了梯子等工具,将塑料布揭开,里面是大红布包裹的牌匾。

    随后就那么带着红布就将牌匾向着酒馆的门上开始装。

    红布的一头系在一根红绳上面,等会就要秦风亲自将红布揭掉的。

    秦风感激地看看王老头,这位老人家想的真是周到。

    牌匾装好,一串不知道怎么弄来的鞭炮噼里啪啦这么一放,吸引了很多人过来围观。

    秦风拉着红绳站在门下,兴高采烈地将绳子一拉。

    唰!红布从牌匾上顺风飘下,酒仙居三个大大的字露了出来。

    酒仙居,今天开业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