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太败家了!
    薛灵芸用震惊的目光看向了桌子上的那块巨大牌匾,白嫩的手将捂住了小嘴不让自己出声。

    “王伯,这真的是万年紫檀?”

    王老头瞅瞅薛灵芸:“怎么,你王伯我研究了一辈子的木头会不认识紫檀吗?这分明就是万年紫檀,而且是万年紫檀中的极品,只是不知道这小子哪里弄的这么大一块万年紫檀。”

    “小贼,万年紫檀哪里偷得?”

    “女侠饶命,这是小人家传之物!”

    两句如同玩笑的话,秦风就解释了紫檀的来源,他不想欺骗薛灵芸,但是系统的存在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而薛灵芸也没有问下去的意思,作为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她非常清楚的知道开玩笑的底线在哪里。

    王老头已经缓了过来,从紫檀牌匾上面爬了起来,但是转眼间想到了一个很恐怖的问题!

    “小子,你不会是想用这块极品紫檀来当你的牌匾吧?”

    “对啊王伯,我就是打算用这块紫檀的,怎么了?”

    秦风的心都在滴血,但是面上依然故作奇怪的问道。

    “怎么了?你这个败家玩意,你知道这么大品相这么好的紫檀有多珍贵吗?你竟然用它来当你这个小酒馆的牌匾?

    王老头一脸心痛地指着秦风的鼻子大骂道。

    秦风再次忍住滴血的心:“王伯,我就是打算用这块紫檀的,我家世代开酒馆,这块紫檀也是家传下来的,用作牌匾刚好合适。”

    提到家传的问题了王老头也没法反驳了,毕竟这是别人的东西,别人想怎么用怎么用,只是一想到要把这么珍贵的紫檀用作这家小酒馆的牌匾,王老头就感觉自己心痛到无法呼吸!

    薛灵芸瞅瞅一脸不为钱财所动的秦风,暗自心道这个家伙难道转性了?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毫不犹豫地用到酒馆上了?他难道不知道卖出去是很大一笔钱吗?

    “行了,用这就用这,字呢,把字拿出来吧。”王老头捂着胸口不让自己去看桌上。

    “王伯,字也在桌上,就是紫檀旁边的那个大卷轴,打开就是。”

    没眼色说的就是秦风这种家伙,明知道人家不想去看紫檀,你偏要说那东西就在紫檀的旁边。

    所以秦风直接被暴怒的王老头喷了半天,满脸的唾沫星子还不能去擦。

    王老头将那个大卷轴放到了另外一个桌上,招呼薛灵芸过来帮忙打开。

    随着卷轴被慢慢拉开,王老头的眼睛也越瞪越大。

    只因为上面的字真的是太美了,就好像,就好像有着自己的灵魂一般那种美!

    婉若蛟龙,翩若惊鸿!

    这就是王老头现在能想到的两个词!

    整张长卷上,酒仙居三个大字横亘中央,笔走龙蛇,一挥而就,如同真的有一位谪仙人在那里挥毫泼墨一般。

    而在酒仙居三个字的右下方,是几行清秀隽永的小字,用墨淡雅,笔锋潇洒自若,连绵不绝。

    整张图卷,大字和小字仿佛一个整体一般,都带着一种潇洒自若,可以随意坦腹东床的快活。

    王老头的眼睛已经离不开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潇洒的书法,雕刻这么多年,他不是没有刻过那些当代书法名家的作品,但是没有一副作品能够比得上眼前的这幅字!

    长出了一口气,王老头站了起来,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在慢慢的散开。

    “小友,我收回刚刚的话,这样的书法也只有那块万年紫檀才能配的上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位名家的作品,他这行书太像王羲之的行书了。”

    面对这个问题,秦风自然是再次祭出了家传这一秘籍……

    王老头也不是好糊弄的,见秦风不肯明说也就作罢。

    “小友,紫檀木乃是硬木,而且之前我也没有想到你会雕这么大的牌匾,所以没有带合适的工具来,这种规格的牌匾需要带到我家去,那里才有合适的工具,你看?”

    “没问题王伯,就带到你家去!”秦风没有一丝犹豫就点头答应。

    见到秦风这个样子王老头顿时对他高看了,这两样东西加起来的价钱是一个天价了,但是对方根本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小友好痛快,行,三天之后你来取就行,老头子我给你弄快点。”

    秦风自然没有什么犹豫的,这本来就是系统的东西,放在他手里也卖不了。

    王老头也是一个急性子,商量好了事情之后马上打电话叫车,能够在这个岁数了遇到这么大的万年紫檀,还有这样的书法,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热,必须赶紧回去好好看看。

    车很快来了,司机和秦风费了老大的劲才抬到车上。

    王老头匆匆几步走到车上,催促薛灵芸赶紧上车。

    “秦风,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薛灵芸答应一声,随后疑惑地看着秦风问道。

    “没有啊,灵芸,你看我不还是秦风嘛。”秦风嘿嘿笑道。

    见到这种熟悉的贱笑,薛灵芸噗嗤一声笑了,也对,不管怎么样他都是秦风,是自己那位老朋友,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

    秦风将薛灵芸送上车,嘱咐道:“到家的时候说一声啊。”

    薛灵芸乖巧地点点头:“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

    旁边的王老头已经等不及了:“你们两个,以后时间有的是呢,磨磨蹭蹭的有完没完啊?”

    薛灵芸吐了吐香舌,俏皮一笑,将车门关上。

    秦风转身回到酒馆里,大厅的右边有一道门,进去之后有着一大一小两个隔间,大的里面是双人床,小的里面是单人床,是当初三口之家的温馨住所。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秦风枕着自己的双手看着天花板,今天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喧闹过后,一种孤独涌上心头。

    “系统,你还在吗?”

    “宿主,系统随时都在,但是请宿主不要问这些奇怪的问题,谢谢!”

    一瞬间,秦风酝酿半天的孤独感情马上消失,只留下了恨不得与这个系统同归于尽的想法。

    累了一天,秦风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虽然感觉肚子很饿,但是,这种时候是绝对没有吃饭的想法的。

    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的手机响了,管他呢,睡觉要紧。

    郊区,一处豪华的别墅内,薛灵芸看着手中的手机,美丽的眼睛已经瞪的老大,这家伙竟然敢不回自己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