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万年紫檀
    秦风尝试着去搬动了一下这块厚厚的牌匾,一搬之下发现自己竟然搬不动!

    “系统,这是什么木头啊这么重,竟然还有一种香味。”

    “宿主,牌匾的材料为小叶紫檀。紫檀生长缓慢,五年才一年轮,需要八百年以上才能成型,硬度为众木之首,被称为帝王之木,非一般的木种所能相比,而这块牌匾,选取了万年紫檀之中的极品,清香怡人,长时间在牌匾的香气之中,更是会令人心旷神怡!”

    秦风根本没有听到其他的话,他只听到,这竟然是一块万年紫檀!

    历来都有一种说法,千年珍品万年檀,上了万年的紫檀就和千年的珍品一般!

    这一块还是紫檀中的极品啊,最主要的是,秦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大块的万年紫檀!

    在他的认识里,紫檀就是那些小小的珠子,或者顶多是小小的摆件,从来没有这么大块的紫檀啊!

    “再次提醒宿主一句,任务物品不能出卖!”系统的声音再次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心里有点痛而已……”

    本来秦风的打算是出去找个师傅雕的,但是看看这块巨大牌匾的重量,还是算了吧,直接把师傅叫到店里就行,省的弄完还得费工夫带回来。

    掏出兜里的山寨机,秦风拨通了一个号。

    “灵芸啊……”

    “叫我薛灵芸!什么灵芸啊,我和你很熟吗?”

    听着手机中传来的清雅无比的女声,秦风脸上再次露出一抹苦笑。

    “哦,灵芸啊,我这有事找你呢。”

    “哼,你也只是在有事的时候找我了,没事你就不知道找我?啊?”

    连珠炮一般的问句直接糊了秦风满满一熊脸……

    好情况,好情况,秦风暗自在安慰着自己,毕竟已经能叫灵芸了。

    许是见秦风半天没说话,手机中女声再次传来:“诶,说吧,什么事呢?”

    “是这么回事啊,我打算把我家的酒馆重新开起来,这不是正打算弄一块牌匾嘛,所以问问你有没有认识的雕刻老师傅的,帮忙介绍一个。”秦风在这边腆着脸说道。

    “你家的酒馆不是已经倒闭几年了嘛,怎么又想着开起来呢,我这里正好有一位长辈是雕刻家,只是你得小心啊,这位长辈的脾气不是很好。”对面的女声听起来有点迟疑。

    “没事,那就麻烦你了啊灵芸,嘿嘿。”

    “瞧你那贱样,行那我挂了啊,我们应该下午就能过去。”女孩娇嗔一声道。

    “嗯拜拜了。”

    薛灵芸,秦风的大学同学,外表柔柔弱弱的,但是内心坚强无比,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和秦风成为了朋友。

    大学四年,秦风愣是不知道自己这位好朋友的家里是什么情况,反倒是被对方将自己的家里套了个底光……

    扔下电话,秦风开始打扫卫生,在以前的时候有父母在,他们总会将整个酒馆清扫的干干净净,六张实木的桌子上必定能清晰地看到木头的纹理才行,据说这也是祖上传下来的的规矩。

    秦风也打算这么干的,酒馆要开张了,相当于自己继承了这家店,那么这些规矩也应该继承了。

    按照以前父母的方法,秦风将整个酒馆一丝不苟地打扫了一遍。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中午秦风随意买了点吃的填了一下肚子,这个时候谈不上享受,毕竟秦风已经失业快一个月了,吃老本吃不了多久。

    回到店里的秦风再次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状态。

    “系统啊,可以透露一下酒从哪里来的吗?毕竟我从来没酿过酒呢。”

    系统没有一点的动静。

    “系统啊,那可以透露一下第一种酒是什么酒吗?”

    系统依旧没有一点动静。

    “系统,你他喵的是不是死了!”

    这一次系统倒是回答了:“宿主,系统已经与宿主的灵魂绑定,当系统死的时候宿主也会死的。”

    秦风直接被噎到说不出话来了……

    小小的酒馆内顿时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语的尴尬。

    好在这种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一阵敲门声让这种尴尬消失了。

    秦风赶紧起身去开了门,一下子就看到了一个穿着洁白连衣裙的女孩。

    巴掌大的小脸,精致绝伦的五官,有着一米六八的身高但是看着柔柔的,整个人的身上带着一种江南水乡女孩的灵动与秀气,正是自己的那位好朋友薛灵芸。

    而在女孩薛灵芸的旁边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虽然头发已经全白了,但是腰杆却挺的直直的。

    “灵芸啊,你们来了。”秦风很自然地打着招呼。

    这话一出口,老头奇怪地看了一眼秦风,又看了看薛灵芸。

    “叫我薛灵芸!”薛灵芸的脸上微微一红,但是马上瞪着一双杏眼说道。

    “啊,好好没问题。”秦风赶紧答应,话说之前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让叫了嘛。

    “这位呢就是我的那位长辈,也是一位很有名的雕刻家,嗯,你也叫他王伯吧。”

    秦风赶紧上前叫道:“王伯!”

    这位叫做王伯的老雕刻家看了秦风一眼道:“要不是看在灵芸丫头的份上我可不会帮你的,行了,材料呢。”

    薛灵芸听到这话赶紧看了秦风一眼,这家伙以前就脾气臭,遇到这种事很容易爆。

    “嗯都准备好了,在里面呢,您老跟我里面来。”秦风满脸笑容地说道。

    这一下轮到薛灵芸奇怪了,不过这俩没吵起来就是最好的。

    秦风走在前面带着两人进入了酒馆,那块巨大的万年紫檀牌匾和那张王羲之的长卷已经摆在了两张桌子上。

    一进酒馆,王老头的鼻子一抽,就好像闻到了什么似得。

    下一秒,这位头发都白了的老头就开始不断的在空气中乱闻,一边闻一边嘴里还嘀咕道:“这个气味好熟悉啊。”

    雕刻家,特别是这种以木头为主料的雕刻家,通常对于这些木头的了解都是极其深的,王老头就是其中的翘楚,因此,对于这些特殊的木头气味很熟悉。

    只是很久没见到万年紫檀了,再加上这家酒馆的破落,因此一下子王老头还没有想到万年紫檀上去。

    身后,秦风和薛灵芸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已经年逾古稀的白发老头吸着鼻子循着味道向着几张桌子边走去……

    “灵芸啊,你的这位长辈还真是脾气古怪啊。”

    “对啊,诶不对,他的脾气古怪不是这个古怪啊,诶我没法和你说!”

    又可以叫灵芸了,秦风内心一乐。

    而在此时,一边的王老头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大叫。

    “怎么了,怎么了,不会是摔着了吧!”

    秦风和薛灵芸赶紧上前去看,毕竟这是来帮忙的长辈,可不敢让他受伤。

    走到旁边一看才发现,王老头抱着那块巨大的紫檀就好像抱着自己的娃一样。

    “你小子竟然有这么大的万年紫檀,而且是极品的紫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