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7章 封印
    纵横江湖数百年的迦南,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若是摆平自己的乃是一个和自己同境界的驱魔师,那迦南多半还能想得通。

    但是,如今摆平自己的居然只是一个区区三级驱魔师,被一个三级驱魔师摆平,对迦南来说,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耻辱。

    遗憾的是,尽管那迦南很清楚对自己来说这是非常耻辱的事情,但现在的他也根本无力改变,毕竟自己现在的性命已经捏在了那白衣女子的手中,只要这女人现在一拳头,就足以轻松将自己干掉。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迦南脸上也有几分难看。

    不过,此时这迦南到底是什么表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在两个女人看来,以迦南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和两人抗衡,只要两人愿意,随时都可以轻松将此人解决掉。

    不过,那迦南如今催动的乃是自己的化身,修炼界之中,极少有人可以将自己的化身修炼出来,那迦南既然可以将自己的化身修炼出来,足以证明这家伙的强大和可怕,而化身本来就是很难才接触到的一种驱魔术,既然如今接触到了迦南修炼的身外化身,眼前这两个女人当然不愿意就这么白白的错过。

    反正那迦南现在已经放弃了抵抗,这两个女人随时都可以将此人的化身封印起来,而一旦将此人的化身封印在手里,到时候随时都可以将此人的化身取出来研究,若是能够从迦南的化身之中找到一丝修炼化身的捷径,对两人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收获。

    原因很简单,放眼整个中原修炼界,能修炼出化身的存在绝对是屈指可数,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这两个女人掌握了化身的修炼之法,并且还将那化身的修炼之法融会贯通的话,前途根本无法想象,毕竟只要这两个女人若是可以将化身修炼出来,到时候,什么人能被这两个女人放在眼里?

    要知道,如今还没有将化身修炼出来的两个女人联手之下便能摆平那已经是四级驱魔师的迦南,若是将化身修炼出来的话,这两个女人爆发出来的力量只会更加可怕,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两人出手,三级驱魔师之中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一人是两人的对手。

    当然,这只是对一般的驱魔师而言,换成薛少白这样的变态,就算这两个女人修炼出了化身又如何?那薛少白如今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便已经有了可以和迦南抗衡的力量,若是让这家伙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三级驱魔师,就算两人将化身融会贯通了,也绝对不可能是薛少白的对手。

    当然,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薛少白完全有力量可以和修炼出化身的两个女人抗衡,但是,要知道,那白衣女子如今已经是掌握了神将术,若是这女人没有催动神将术的话,薛少白要摆平两人并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若是这两人将神将术催动的话,以薛少白的修为绝对不可能和这两个女人抗衡。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薛少白本来已经打算拜那白衣女子为师,虽然从感情上来说,那薛少白并不愿意成为这女人的弟子,但是,想到那女人修炼的神将术和星辰之力之后,薛少白怎么可能不动拜师的念头?

    虽然修炼界之中想要得到一种功法,大都是用抢夺的方式,那薛少白身为一个驱魔师,也完全可以用这种方式得到神将术和星辰之力的修炼之法,但薛少白并不是强盗,只有强盗才会使用抢夺的方式来得到自己心仪的功法。

    而且,最关键的是,薛少白并不愿意和两个女人撕破脸,不说他们三人在这杀降坑之中经历了多少,单单是那两个女人的面相,就不可能让薛少白和狠下心肠和两个女人争锋相对。

    这两个女人都是大美女,美貌向来都是加分项,那两个女人既然是大美女一枚,以薛少白的心性怎么可能愿意和两个女人撕破脸?

    是以,就算那薛少白完全可以从两女手中将神将术和星辰之力的修炼之法抢到手中也绝对不会采用如此暴力的方式,肯定更愿意用拜师这种温和的方式。

    言归正传。

    却说那白衣女子在催动神将术杀到迦南面前之后,两个女人已经看出了后者不愿意再去抵抗,毕竟那迦南现在连异火都收了起来,若是此人想要和那白衣女子交手的话,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异火收起来?

    那异火乃是迦南现在唯一的保命手段,若是将异火收起来,岂不是自有随便那白衣女子宰割吗?

    是以,只要那迦南不是白痴,肯定不可能在白衣女子杀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将催动的异火收起来。

    而发现迦南已经放弃了抵抗之后,那青衣女子自然没有必要在催动星辰之力了,毕竟那星辰之力对真气的消耗很是恐怖,此时青衣女子还要负责将迦南的化身封印起来,若是真气都被那星辰之力消耗干净的话,又怎么可能去封印此人的化身?

    是以,考虑到封印迦南化身这件事,那青衣女子直接便将自己所剩无几的真灵气全部收了起来,目光闪烁之中便拿着封印卷轴朝迦南飞了过去。

    当然,虽然此时青衣女子将真灵气收了起来,但是那白衣女子此时却根本不敢随便将真气收回来,原因很简单,若是此时白衣女子也将真气收回来的话,迦南便立刻失去了任何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已经放弃了抵挡的这家伙,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再绝对反击一次。

    而现在那白衣女子已经将所有真气都用来催动神将术,若是现在她将真气收起来的话,剩下的真气未必可以再催动神将术,如今那迦南之所以放弃就在于自己催动的神将术,若是自己无法催动神将术的话,女人可以保证,那迦南绝对会再次出手对付两人。

    考虑到这一点,白衣女子怎么可能会将自己的真气收回来。

    而迦南此时也正如那白衣女子猜测的一样,在看到后者没有打算要将真气收起来的意思之后,本来还打算趁着那女人将真气收起来的时候逃命的迦南,这个时候也只有无奈的放弃了自己的打算。

    眼看那青衣女子拿着卷轴朝自己靠近的时候,迦南便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今日只怕根本难逃被封印的宿命了。

    不过,转念一想,其实迦南倒也觉得这种方式对自己来说是最好的,毕竟化身被封印并不是被消灭,若是被消灭的话,那自己便永远的失去了这具化身,但是,若是封印起来的话,一旦等到自己本体将仙人魂魄炼化,到时候回头来找这两女人将化身再抢回来就是。

    这样以来,自己也不会失去好不容易才修炼出来的化身。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那迦南在看到青衣女子手拿封印卷轴靠近自己的时候才没有反抗,否则的话,以迦南的脾气,怎么可能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青衣女子将自己封印?

    “你真的已经认命了?”那青衣女子靠近迦南的时候,一脸疑惑的问道。

    “现在这种情况,你觉得我除了认命以外,还有别的路可走吗?”迦南苦笑道。

    那白衣女子的神将术太过可怕,完完全全将自己的异火压制,本来那异火就是自己最后的神通,看到异火被压制的迦南已经意识到,自己绝对不可能是那两个女人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还要继续抵抗,只是自讨苦吃而已。

    迦南是一个在江湖上混了几百年的存在,早就已经熄灭了自己傲娇之心,不像眼前这两个女人,就算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也会忍不住想要出手,丝毫也不理智,而迦南向来是一个非常理智的存在,因为理智,自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当然,那迦南的认命和配合无意中也是给了青衣女子一定帮助,既然后者没有抵挡,那青衣女子想要封印迦南化身自然是轻松之际的事情。

    只见那青衣女子靠近迦南之后,二话不说便催动了体内的真气,嗡的一声,无尽真气便从青衣女子体内激荡出来,围绕那女人的身体旋转一圈之后,便看到真气直接涌动到了卷轴之上。

    顿时之间,便看到那卷轴上出现了一个很是古老的阵法,那阵法在出现之后,青衣女子直接咬破自己指尖,用自己的手指上的鲜血在阵法上画了一个神秘的符号,随后,那青衣女子收回来,便看到一道绿芒从阵法之中涌现出来。

    那阵法如同一张巨口,出现之后,便直接张口朝迦南吞噬了过去。

    本来那迦南现在就没有心思再去抵挡,看到巨口朝自己吞来的时候,迦南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这种情况也足以证明那迦南是一个临危不乱的存在,比眼前这两个女人的心态不知道要好出多少,起码眼前这两个女人绝对不会有这种临危不乱的表现。

    而那绿芒也是轻松将迦南吞噬到了自己的口中,而就在那巨口将迦南吞噬之后,便看到绿芒突然倒卷,刹那之间便已经缩回到了卷轴之中,随后,便看到卷轴上的阵法闪过一道幽光,蓦然消失在了卷轴之上。

    与此同时,再去看那迦南,哪里还有迦南的影子,早就随着那绿芒一起回到了阵法之中,被卷轴上的阵法直接封印在了卷轴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青衣女子露出一丝轻松的表情,长苏一口气之后,回头冲着那白衣女子笑了笑,说道:“好了,师姐,完成了,你也不用再催动真气虎视眈眈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