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2章 翻船
    实际上,别说这迦南看不出这一点,任何一个修士也不会看出,原来白衣女子才是更棘手的存在。

    原因很简单,这白衣女子之前的表现并不是很出色,况且,这白衣女子从出现在迦南面前的时候,便根本没有任何动作,连真气都没有催动,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让迦南将她放在眼里?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白衣女子之前还让迦南误会了,后者还是这白衣女子是和自己境界相差无几的存在,结果等到那白衣女子真正显露出修为之后迦南才意识到,这根本就是自己胡思乱想,眼前那白衣女子,仅仅只是一个区区三级驱魔师而已。

    一个三级驱魔师,而且是一个真气不多,也没有掌握星辰之力的三级驱魔师,这种境界的驱魔师,怎么可能被那迦南放在眼里?

    后者在看到那白衣女子离开之后,自然是怀疑这女人因为担心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才逃之夭夭。

    是的,那白衣女子在催动重力术定住迦南的异火之前,后者一直认为白衣女子是因为担心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才起来逃命,根本就不是为了和自己拉开距离之后对付自己。

    然而,等到那白衣女子将异火定住之后,迦南才意识到,自己完全看错了白衣女子,原来这女人当真是为了和自己拉开距离,所以才催动真气从自己面前飞走,因为和自己拉开了距离,所以迦南不可能发现那白衣女子的任何动作,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那白衣女子催动了足以威胁到迦南小命的驱魔术,迦南也根本不可能知道丝毫。

    想到这里,迦南心中多少有些后悔,心说自己还真是白痴,居然没有看出来原来那白衣女子才是更可怕的存在,若是早知道这一点,之前就不应该让那女人从自己手中逃走,应该直接出手,将那女人干掉,如此一来,自己也不会陷入到这种尴尬的境地。

    如今自己的神念根本就无法捕捉到那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要怎么判断那女人究竟催动了什么神通?万一那女人催动的神通是自己根本就无法抵挡的话,从那么远的距离偷袭自己,自己想要防备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岂不是只有死在那女人手中的份?

    意识到这一点,便看到迦南的脸色直接便变的难看起来,心说自己还真是一个白痴,居然无端端让这女人做大,居然会放过一个对自己威胁更大的存在。

    不过,认真一想,这件事其实也不能怪迦南,毕竟之前白衣女子根本没有任何亮眼的表现,起码在迦南的面前,后者表现的非常普通,在迦南看来,那白衣女子只是一个很是普通的存在,根本没有必要将其放在眼中。

    然而,让迦南意外的是,那在他眼中的普通的女人实际上丝毫也不普通,如今后者不知道催动了什么神通,竟然直接就熄灭了自己的异火,直接便切断了自己和异火的联系,使得自己现在根本就不知道那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既然连这女人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万一后者催动了什么足以威胁我的驱魔术的话,该怎么办?

    如今我眼前还有这青衣女子,这女人也对自己有杀心,若是我想要逃走的话,这女人必然会出手阻拦,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有机会逃命?而自己一旦被这女人留下,到时候,那白衣女子催动神通对付自己,以白衣女子的修为来说,只怕轻轻松松就可以摆平自己。

    奶奶的,居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简直就是白痴!迦南暗暗想到,似乎很是后悔放走那白衣女子。

    然而,这个世上毕竟没有后悔药,迦南也清楚,眼下那白衣女子既然已经逃走,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自己后悔又有什么意义?难道还能将那白衣女子抓回来不成?如今白衣女子既然已经拉开了和自己距离,自己想要对付那女人根本就不现实。

    而且,因为这青衣女子没有摆平的关系,如今想要先去对付那白衣女子,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也似乎不可能,这青衣女子和那白衣女子乃是师妹,既然发现了我要去对付那白衣女子,这青衣女子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必然会出手阻拦我,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要接近那白衣女子都没有可能。

    既然连接近那女人都没有机会,更何况是对付后者?只怕更不可能有丝毫机会!

    想到这里,迦南的心情也很是糟糕,心说自己居然会中这两个女人的圈套,实在是可恶,若是自己这次大难不死的话,绝对将这两个女人挫骨扬灰,什么星辰之力?和我心头之恨相比,那星辰之力简直就微不足道!

    然而,虽然迦南对眼前这两个女人恼恨到了极致,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想要轻松摆平这两个女人似乎没有任何机会,在这种情况下,虽然迦南恼怒,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而这个道理,迦南当然也没有,如今那白衣女子已经逃出了自己的手心,打出去的异火也被后者压制,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等着那女人送上门,否则的话,自己想要出手去对付那女人只怕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

    当然,迦南也可以肯定,那白衣女子虽说从自己眼前逃走了,但迦南相信,后者肯定会再次回到自己身边,原因很简单,如今青衣女子还没有脱险,既然这女人还没有脱险,那白衣女子肯定不会弃之不顾,毕竟这女人是她师妹,何况那青衣女子还是为了白衣女子留下来的,既然是这种情况,那白衣女子怎么可能舍掉青衣女子独自逃命?

    想到这里,迦南的眼中也再次慢慢有了自信,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我纵横江湖上百年时间,居然会中你们两个女人的圈套!”

    “这有什么稀奇的?”青衣女子冷笑一声,说道:“我早就说过,千万不要以为你可以轻松摆平我们,若是你有这种念头的话,发生这种事情实在正常。”

    顿了顿,青衣女子接着说道:“何况,既然你自己也说了,自己已经纵横江湖上百年时间,既然你已经在江湖上混了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可能不懂,在自己对手面前大意,那就是给自己对手机会的道理?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将我和师姐放在眼里,根本不知道我和师姐有什么计划,在这种情况下,你落入我和师姐的圈套有什么奇怪的?”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迦南虽然心中恼怒,却也不得不承认那青衣女子的话有道理。

    自己之前的确丝毫也没有将那两个女人放在眼里,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白衣女子离开?若是那迦南将两人放在眼里,肯定会担心白衣女子离开时为了找机会对付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只怕那白衣女子刚刚想要催动真气离开,迦南就会出手将那女人直接留下来。

    遗憾的是,之前的迦南根本就没有出手去留这个女人,导致了那白衣女子轻轻松松就从迦南的手心里逃走。

    如今,听到青衣女子的话,在想到自己对这两个女人的态度,迦南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两个女人面前也实在太自信了一点,若不是因为自己自信,也不会不将两个女人放在眼里,若是没有将这两个女人放在眼里,自己现在也不会落到这么尴尬的境地。

    如此说来,貌似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原因,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过大意造成的。

    然而,会发生这种情况其实也不能全怪迦南,毕竟这里是杀降坑,那迦南在杀降坑数百年时间,从来没有任何人是他对手,而且他还在杀降坑里得到了仙人魂魄,任何一个驱魔师,无敌上百年时间,都肯定会有自傲的心里浮现出来,那迦南有自傲的心里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想要他在接触到那两个女人的时候放下心中的自傲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迦南心中的自傲已经养成了数百年时间,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放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傲已经成了迦南的一种习气,人有睡眠的习气,人没有办法不睡觉,那迦南又怎么可能短时间内放下自己自傲的习气?若是他能轻松放下自傲的习气,那一般人也能轻松放下睡觉的习气了,习气的力量也就不会成为改变众生命运的关键力量了。

    想到这里,其实迦南也有一些后悔,心说中原大地上的那些古人说的果然没错,人不可有师心,我之前没有将那两个女人放在眼里,岂不就是因为我的师心吗?若是我没有这种心里的话,又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到那两个女人是可以威胁到我的存在?

    然而,现在的情况对迦南来说已经非常恶劣,而且,那白衣女子现在也已经催动了神通,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迦南满肚子都是后悔又有什么意义?

    那白衣女子一旦出手对付迦南,迦南也不能用自己的后悔去抵挡不是?是以,那迦南无奈的摇摇头之后,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太过自傲了一点,若是稍微将你们两人放在眼里的话,也不会落到今天的田地。”

    “事实上,之前被你的星辰之力压制一次我就应该觉悟过来,然而,那自傲的习气的力量还是太大了一点,我即便在你的星辰之力之下吃亏,居然也没有放下自己的自傲,不过,现在不会了,我承认,你们两人的确是高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们和那薛少白的潜力都是在伯仲之间,若是让你们三人成长起来,将来中原修炼界必然少不了腥风血雨。”男子慢条斯理的说道。

    顿了顿,那男子又接着说道:“不过,很遗憾的是,只怕你们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天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得罪我的修士可以活下来的,你们三人也不例外!”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