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7章 神将
    也不怪女人在这种时候爆粗口,毕竟那异火的威胁就在眼前,如今她若是不先将这异火摆平的话,到时候自己必然会被那异火直接干掉,既然连自己小命都有保不住的危险,那女人又怎么会在意是否礼貌的问题?

    当然,对一个修士来说,嘴里带点脏话乃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便是薛少白,也时常会爆出粗口,这种行为倒不是说没有修养,只是修炼界的一种特有文化。

    当然,若是在世俗界之中,那女人当然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说出这么一番话,就算被人逼到了绝路,也肯定会考虑到说出这番话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言归正传。

    却说此时的白衣女子既然已经意识到了有异火的威胁在身后,自己无论怎么逃,也不可能逃出那异火的攻击之后,哪里还会再去逃命,毕竟就算现在自己逃命,也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可以从异火手中逃走,既然明知道逃走的希望不大,那女人又怎么可能还会去逃命?

    而且,那白衣女子之所以和自己师妹分开,也并非是为了逃命,而是想兵分两路对付男子,既然如今男子还没有摆平,那白衣女子自然要停下来想办法对付男子,而且,自己现在若是逃走了,留师妹一个人在这里的话,以师妹的修为怎么可能和男子抗衡?只怕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师妹便要死在那男子的手中。

    想到这里,白衣女子自然清楚,自己绝对不能随便逃走,尽管对在自己来说,现在是逃走的最佳时间,但考虑到青衣女子的存在,白衣女子当然不可能随便就逃命。

    意识到这一点,那白衣女子回头看到朝自己接近的火灵之后,目光里也多了几分自信。

    嗡!

    突然之间,那白衣女子猛地催动真气,虽然她此时体内的真气不是很多,但刚刚绽放出来,便看到一股浓郁的乳白色雾气从白衣女子的七窍中涌现出来。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这乳白色雾气并没有在女人身前凝聚多久,刚刚出现,便看到那乳白色雾气慢慢消失在虚空之中。

    而就在那雾气消失的时候,阵阵威压突然开始在女人身体周围掀起。

    那威压一开始还非常浅薄,但随着女人绽放出来的真气而疯狂加强,不过眨眼时间,那女人身体周围的威压便已经强大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地面上顽石在接触到那威压的瞬间便猛然化作了齑粉,丝毫也不能和那威压抗衡。

    “嘿嘿,有这重力术形成的防御,即便这火灵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也根本无法接近我,既然连接近我都做不到,又怎么可能威胁到我?”女人目光闪烁的想到。

    原来,此时的女人并没有催动星辰之力,不过只是将重力术施展了出来,这女人修炼这一手重力术起码已经有两百年时间,对重力术的理解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一般人施展重力术,最多也就是压制一下自己的对手,但是,这白衣女子将重力术施展出来之后,竟然连整片空间都可以压制!

    这种事情看起来很是平常,但其实想要做到其难度根本无法想象,那重力术本来是很初级的一种功法,就算是薛少白,乃是修炼界之中初级驱魔师修炼的功法。

    修炼界之中的修士,大都有好高骛远的心里,虽然那重力术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之后威力根本无法想象,但却很少有修士会坚持将这道驱魔术修炼下去,毕竟在修炼界之中,比那重力术威力还要可怕的功法数不胜数,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没有几个修士愿意花费大量的时间去修炼这没有什么卵用的重力术了。

    然而,在这白衣女子看来,既然那重力术能够成为一道驱魔术,肯定有一定的玄机,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功法都能成为驱魔术,但能作为驱魔术传承下去的功法必然都有一定的玄机。

    因为相信那重力术的玄机,所以这白衣女子才会花费上百年的时间去修炼。

    而在修炼重力树术上百年之后,这重力术的表现也没有让那个女人失望,如金自己一旦将重力术施展出来,重力涌动,方圆百丈之内的威压立刻便会提升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别说一道火灵在这股重力下无法接近自己,就算是那迦南的本体,若是进入重力覆盖的范围,也绝对无法移动任何一步。

    是以,看到那火灵被重力压制在原地无法动弹之后,白衣女子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笑意,冷冷一笑之后,说道:“虽然这火灵的威力很是惊人,但是,若是这火灵无法移动的话,我就不相信还能威胁到我。”

    “而且,这火灵维持的时间想必也不会太久,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我催动重力术坚持到这火灵崩溃的时候,要摆平这火灵简直易如反掌的事情。”女人暗暗想到。

    天下间任何一种驱魔术,哪怕是阵法,维持的时间也有限度,好比那杀降坑的封印,如果没有天道宗的弟子每过几年都来修复一次的话,那杀降坑的封印只怕也早就已经崩溃了。

    而这火灵的威力虽然可怕,但仍然还是有维持的时间,不过,从迦南的修为来看,要等到那火灵失去威力乃是很不现实的事情,甚至若是自己想要等下去的话,说不定登上十天半个月也有可能。

    而十天半个月以后,自己的师妹只怕早就已经死在迦南的手中了。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便意识到,若是自己不想正面面对那火灵的话,唯一的办法便是一直催动重力术,而自己一旦将重力术催动,重力涌动之下,那火灵无论何等可怕,也绝对不可能接近自己,既然连接近自己都做不到,又怎么可能威胁到自己丝毫?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也是松了一口气,沉默半响,说道:“不过,我如今体内的真气也是所剩无几,想要一直催动重力术压制那火灵也是不现实的事情,而且,我还肩负对付迦南的责任,根本就没有功夫去压制这火灵。”

    “同时,若是将这火灵的威力散去,最有效的办法便是干掉迦南,没有迦南存在,那火灵当场就会崩溃,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火灵威力深不可测,也绝对不可能威胁到自己。”白衣女子暗暗想到。

    女人也不是白痴,那火灵威力强大,自己贸然去抗衡显然是很不明智的事情,同时,若是让那火灵自行散去也是不现实的办法,唯一的办法便是将迦南干掉,只有迦南被干掉的情况下,那火灵方才不能继续发挥威力。

    不过,本来之前没有那火灵威胁自己的时候,要对付迦南便很是困难,如今在有火灵的威胁下,想要对付那迦南只怕更加困难,想到这里,女人心情也多少有些难看,暗道:“不过迦南那家伙的修为很是可怕,贸然之间,我想要摆平此人简直没有任何可能,本来想要对付便很是困难,更何况如今还有火灵的威胁,在有这火灵威胁的情况下,只怕要对付那男子更是要比之前困难四五倍了。”

    “不过,如今毕竟还没有尝试过,既然没有尝试过又怎么知道当真无法干掉那男子?凡事都要拼一把,所谓富贵险中求,若是没有一点冒险的精神,就算那男子自己轻轻松松就可以摆平,最后也绝对不可能当真将这家伙摆平。”女人目光闪烁的沉吟道。

    这女人当然明白事到临头需放胆的道理,那迦南的修为的确可怕,斗法经验也远超自己,但是,自己也不是好惹的,好歹也是三级驱魔师,如果仅仅只是二级驱魔师的话,要对付那迦南也许没有可能,但如今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他,怎么可能连对付一个四级驱魔师的勇气也没有?

    况且,女人也并非第一次和四级驱魔师交手,之前已经和四级驱魔师交手过很多次,对四级驱魔师的实力多少也有些了解,而那迦南如今正好也是四级驱魔师,即便此人是四级驱魔师之中的天才之辈,也最多比一般的四级驱魔师强出那么三四成而已,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未必就不能和那迦南抗衡。

    想到这里,女人心中也多了一丝自信,沉吟片刻之后,说道:“如今这种情况,看来不得不催动神将了,只要要施展神将的话,对我真气的消耗根本无法想象,以我如今的状态,最多也就施展一次神将而已,若是那神将可以干掉迦南的话,自然很好,但是,若是根本无法摆平那迦南的话,我也只有一命呜呼,死在这家伙的火灵之下。”

    “不过,那迦南的情况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家伙如今也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虽然我对神将的驾驭还不是很恐怖,但起码可以发挥出抗衡四级驱魔师的力量,既然那迦南的情况也不太好,施展神将的话,未必不能干掉那家伙。”女人暗暗沉吟。

    想到这里,那女人脸上便出现了一丝笑容,默然无语片刻,便看到女人猛然咬破自己舌尖,顿时之间,便看到女人脸色一白,紧接着只见那女人腮帮子一鼓,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便被女人怕喷了出来。

    不过,此时女人身体周围涌动着无尽的重力,那鲜血在重力之下根本就无法落到地上,而且,诡异的是,那鲜血在女人身前流动片刻,只听砰的一声,鲜血便直接化作了血雾,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在女人身前的虚空之中。

    “好强大的灵压,这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还在和青衣女子斗法的迦南突然之间便感受到了一股让他心惊胆战的威压从很远的位置掀起,这灵压之强,竟然丝毫也不下他的威压,这一点,让迦南的脸色直接便变的很是难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