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6章 震惊的师姐
    说实话,此时青衣女子担心那白衣女子实在正常,毕竟白衣女子此时体内根本就没有丝毫星辰之力,师姐为了让自己可以抗衡那迦南,将大部分真气都用来催动了星辰符,体内真气肯定已经所剩无几。

    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一起修炼了数十年,怎么可能连这一点也察觉不出来?

    是以,那青衣女子看到迦南直接放弃自己直奔师姐而去的时候,立刻便意识到,若是自己此时不插手的话,师姐很有可能在那迦南的异火攻击下遭殃。

    想到这里,而且,现在那迦南也已经催动了真气,这真气在刚刚催动的时候便已经消失无踪,如果青衣女子没有猜错的话,那迦南绽放出来的真气肯定是冲着师姐去的,毕竟到现在自己也没有感受到丝毫威压。

    虽然迦南的修为远超自己,但若是他想要攻击自己的话,以自己的修为,立刻就会感受到从这家伙体内爆发出来的威压,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可以洞悉到此人是不是在对付自己。

    然而,此时的青衣女子却没有从四面八方感受到丝毫威压的波动,这也就意味着那迦南此时绽放的真气根本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既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那肯定是冲着师姐去的,毕竟现在这杀降坑之中,唯一能够威胁到那迦南的人就是自己和师姐,此人不对付自己,当然是去对付师姐。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又岂会坐视不理,目光一动,便看到数百道星光涌出,同时朝星光箭的消失的方向飞去。

    虽然不知道迦南打算用什么手段对付师姐,但如今自己将这几百道星光交给师姐,到时候,师姐自然可以用这几百道星光来抵挡迦南的攻击。

    当然,虽然之前师姐提醒自己,不要将星辰之力分给她,但是,现在情况危急,青衣女子担心师姐在催动星辰符之后,体内剩下的真气根本不足以和迦南的异火抗衡,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毫不犹豫将那星辰之力打出去。

    不说那青衣女子和迦南的交锋,单说此时已经飞出了五百多丈的白衣女子。

    实际上,白衣女子早就已经觉察到的身后的杀机,那白衣女子不仅修为远超青衣女子,且斗法经验也远超后者,对危机的感知度也不是那青衣女子可以想象的,别说那迦南在这么近的距离发动攻击,就算是距离再拉开两倍,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那迦南发动的任何一次攻击。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迦南已经催动了一道异火冲着自己来?

    不过,让白衣女子意外的是,那迦南的攻击之中,似乎还隐藏了另外一股力量,这力量紧随在那杀机之后,白衣女子也不是白痴,在感受到这一前一后两股威压之后,立刻便猜到,只怕那后一道威压是师妹绽放出来的,师妹肯定是担心自己的情况下,担心自己根本就无法去和迦南的攻击抗衡,所以才打算半路拦下那迦南的攻击。

    只是师妹想的太天真了,迦南既然有意冲着自己来,发动攻击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化解的,而且,以迦南的心机,肯定一早便料到师妹会插手,在这种情况下,迦南发动的攻击绝对是师妹无法抗衡的,既然师妹根本就无法抗衡迦南发动的攻击,如今催动真气来阻挡简直就是愚蠢。

    师妹体内的真灵气并不是很多,最多也就再让她坚持半炷香的时间,如今为了帮自己抵挡迦南的攻击,更是将所剩无几的力量也消耗掉了,如果那师妹真气充沛,跑来阻止迦南的攻击对白衣女子来说,倒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师妹体内的真气也不是很多,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发动真气来帮助自己,实在是有些幼稚。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也忍不住暗叹了一声,心道,师妹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啊,虽然我现在也没有多少真气,但迦南想要秒杀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说后者也是一个真气不多的存在,就算那家伙真气丝毫没有消耗,也绝对不可能一两招之中就干掉自己。

    好歹自己也是门派里的内门弟子,那是几大长老亲自认定的,既然认定了自己是内门弟子,那对自己的实力多少是有一点自信的,而师妹既然是自己的同门,对自己的实力居然没有丝毫自信,这实在是让人遗憾。

    不过,那白衣女子也知道,师妹之所以没有自信,全都是因为她担心自己,毕竟是同门,那白衣女子也没有必然因为这种事就和青衣女子闹矛盾。

    况且,师妹也仅仅只是关心自己而已,白衣女子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就和自己的同门师妹闹矛盾?

    想到这里,虽说看到青衣女子打出星辰之力给自己,多少有些担心青衣女子无法抵挡迦南接下来的攻击,但考虑到师妹既然将星辰之力分出一部分给自己,肯定也是考虑到了面对男子的时候,多少会有些困难,既然青衣女子考虑到了这一点,肯定会将足以抗衡男子的星辰之力留给自己。

    不然的话,就算师妹最后用星辰之力成功将男子的攻击阻止下来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反过来倒是她自己也会有危险,对师妹来说,这完全是得不偿失的事情,而且,师妹认为自己无法抵挡男子的攻击,也只是她的一个猜测而已,她根本就无法肯定,自己到底能不能抵挡男子的攻击。

    万一自己能轻松将男子的攻击抵挡下来的话,那青衣女子现在绽放出杀气,岂不是一种浪费吗?

    而就在那白衣女子沉吟的时候,化作火燕的火灵已经越来越接近白衣女子,虽然此时白衣女子没有回头,但是感受到自己身后那股恐怖到了极点的高温之后,立刻便意识到,那迦南的攻击肯定距离自己不到十丈的距离,这么短的距离,若是现在自己还不想办法抵挡的话,下一刻,只怕那攻击便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哪里还敢迟疑?沉默之中便看到白衣女子突然掐动指诀,而后,一道黄芒从她体内升起,嗡的一声便看到黄芒覆盖到了她的身体之上,形成了一道屏障,似乎是要低档那男子的攻击。

    而就在女人撑起黄芒的时候,出于好奇,也忍不住看了一眼身后男子的攻击。

    不过,只是看了这一眼,便让白衣女子头皮发麻,同时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师妹要分出星辰之力帮自己抵挡男子的攻击了。

    “火灵!那家伙居然催动了火灵!这怎么可能?!”看到那身后的火焰,白衣女子直接便认出了这火焰根本就不是普通火焰,而是那异火之中的火灵!

    火灵这种力量任何一个对异火有了解的修士都知道,青衣女子知道这一点,而比青衣女子见识还要深厚的白衣女子又岂会不懂这一点?是以,在看到那火焰的瞬间,白衣女子便已经意识到,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火灵!

    相传,那异火的威力之所以恐怖,就在于这火灵,这火灵原本是沉睡在异火之中的一种力量,很少会被唤醒,同时也不会主动苏醒,唯一能让那火灵苏醒过来的办法便是掌握了异火的修士主动去将其唤醒。

    如今看到那火焰,察觉到火焰之中卷动的阵阵威压,白衣女子立刻便意识到,这绝对是那异火之中的火灵!

    本来异火这股力量以白衣女子的修为,想要去抵挡便已经显得有些吃力,更何况是火灵?这火灵可是威力还在那异火之中的攻击!以白衣女子的见识来看,一旦这男子发动火灵,只怕五级驱魔师也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是什么修为?不过只是区区三级驱魔师罢了,区区三级驱魔师,怎么可能是这火灵对手?

    是以,白衣女子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当真被这火灵打中的话,到时候,直接就会被火灵焚烧成灰烬。

    自己不是师妹,体内有真灵气,也不是薛少白那种变态,可以凝聚出真灵气,若是有真灵气在体内的话,那白衣女子说不定还有自信和火灵抗衡一番,但是,如今根本就没有真灵气的她,怎么可能有勇气去和那火灵抗衡?一旦让火灵接近自己,就算自己的修为远超师妹,也绝对会被那火灵直接干掉。

    想到这里,白衣女子也终于意识到为什么师妹会将星辰之力的力量分出一部分给自己,原来是迦南那家伙将火灵唤醒了,若是此人没有将火灵唤醒的话,也许师妹根本就不会将将星辰之力分出来,但是,在如今自己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量可以去和那火灵抗衡的情况下,若是连星辰之力也欠奉的话,到时候一旦接触到这火灵,必然会被火灵直接干掉。

    意识到这一点,女子哪里敢让那火灵接近自己?

    嗡鸣之中,便看到女人不要命的催动体内的真气,遁速也在一瞬间提升到了极致,眨眼之间,便已经飞出了起码上百丈的距离,再次拉开了和火灵的距离。

    不过,女人也不是白痴,很是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只怕根本就无法彻底避开那异火对自己的追杀,原因很简单,自己体内的真气毕竟有限,而那异火的攻击却貌似无限,以有限对无限,最后怎么可能避开那异火的追杀?而一旦自己的真气耗尽,到时候,一旦被那异火纠缠上,绝对就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女人也意识到,虽然那异火此时暂时还没有接近自己,但是,若是继续下去,异火追上自己也是早晚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要么是等到异火追上自己将自己干掉,要么便停下来直接面对这异火,将这异火反过来摆平,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从那异火的攻击下逃出生天。

    “奶奶的,看来不拼命是不行了,本以为那火灵追击到这里力量会薄弱一点,但是如今这火灵仍旧给我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我继续逃命的话,迟早也会死在那异火之下,不如现在就动手,将这异火摆平了再说。”白衣女子脸上忽然闪过了一丝果断,与其这样逃命死在那异火之下,不如现在就去面对这异火,将这异火摆平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