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1章 妒忌
    “不过,虽然我的火灵要干掉那白衣女人轻而易举,但是,如今这青衣女子在眼前,看到自己动用火灵去攻击那白衣女子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绝对会出手阻止我,如此一来,我的火灵虽然威力没有问题,但想要干掉那白衣女子,只怕也没有太大的可能。”迦南接着沉吟道。

    说实话,此时的迦南根本就不担心那白衣女子可以抵挡自己火灵的攻击,如今的他最为担心的倒是眼前这青衣女子阻止自己。

    虽然以青衣女子的修为仍旧无法和自己的火灵抗衡,但要改变自己火灵飞行方向的话,倒也不是什么难事,而自己的火灵飞行方向一旦改变,到时候,想要再追上那白衣女子简直就没有任何可能。

    那白衣女子的遁速并不慢,几乎可以和自己媲美,如今不过只是眨眼的时间,那白衣女子便已经完全消失,以男子的见识,自然可以清楚的意识到,一旦自己火灵的飞行方向被改变,到时候想要再攻击到白衣女子根本不可能。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眉头一皱,目光死死的锁定那星光箭。

    这女人现在催动了起码上百道星光凝聚出一道星光箭,单单只是从那星光箭的威力来说,便不是自己的火灵可以抗衡的,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星光箭的飞行速度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竟然比自己的火灵飞行速度还要恐怖,如此一来,那星光箭追上自己的火灵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之前男子已经见识过了女人的星辰之力威力,这星辰之力虽然无法和自己的火灵抗衡,但这股星光箭一旦轰击到火灵上,到时候,轻轻松松就可以改变那火灵的飞行方向,如此一来,自己想要用火灵攻击那白衣女子的计划显然无法实现。

    “哼,这女人居然打算阻止我对付她师姐,哼,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修为,竟然试图和我的火灵抗衡,简直就是找死!”男子目光闪烁的硕大,显然没有将女人的攻击放在眼里。

    在男子看来,自己如今乃是以火灵去对付那白衣女子,以火灵的威力,要干掉那白衣女子简直易如反掌,而且,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眼前这青衣女子竟然还打算阻止,实在不知道那青衣女子是怎么想的,难道她以为可以和自己的火灵抗衡?

    若是自己的火灵那么不堪的话,那异火也不会成为自己压箱底的手段了。

    自己如今已经将那异火施展了出来,这也意味着自己根本没想过任何退路,在这种情况下,女人的星辰之力怎么可能和我抗衡?那星辰之力在这女人手中撑死了能发挥出原本三四成的力量,但是,自己这异火却是丝毫不打折扣。

    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异火如今还已经唤醒了火灵,一旦唤醒火灵,那异火的威力还要再提升好几倍,在这种情况下,那女人怎么可能和我的异火抗衡?甚至就算现在青衣女子将星辰之力的全部威力发挥出来,男子也根本不会放在眼里,甚至也根本不会相信那星辰之力可以压制自己的异火。

    而今,看到那女人居然催动星辰之力去对付自己的异火,简直就是在搞笑,竟然以为区区星辰之力就可以和我的异火抗衡?若是那异火如此不堪的话,也不会被自己寄予厚望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嘴角露出了一点笑容,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女人,居然以为你的星辰之力可以和我的异火抗衡,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有领教过异火的威力,不过,以前没有领教过没有关系,现在来领教一下也不迟,让你看看这异火到底已经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目光不变,说道:“到底是你的异火更可怕,还是我的星辰之力更可怕,马上你就会知道答案。”

    “这么说,你还是相信自己的星辰之力了?”迦南微笑着说道。

    “若是不相信我的星辰之力,我又岂会用这星辰之力来对付你的异火?”女人反问道。

    迦南脑袋一偏,问道:“如今的你,除了这星辰之力之外,你还有什么力量可以和我的异火抗衡?况且就算你的星辰之力也未必可以和我的异火抗衡。”

    说到这里,男子突然讥笑了一声,旋即接着说道:“说实话,我要是你,肯定不会如此浪费自己体内最后一点真灵气,毕竟就算将这点真灵气利用掉了,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既然连用掉真灵气也不是我的对手,又何不用这点真灵气来逃命?”

    “逃命?”女人哼了一声,说道:“现在我还有机会从你手中逃走吗?”

    “你倒也不糊涂,知道现在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现在想要从我手中逃命,也已经太迟了!”男子嘿嘿一笑说道。

    从男子催动异火的那一刻开始,便根本没有考虑过要放女人一条生路,那异火男子很少施展,但每次施展,都绝对不会留下活口,原因除了是担心异火的秘密泄露出去,最关键的还是担心自己的实力被外人了解。

    正所谓扮猪吃虎,闷声发大财,这是每个修士都一清二楚,那迦南已经在修炼界之中混了数百年时间,怎么可能连这种入门级别的常识都不知道?

    而迦南既然明白这个道理,又怎么可能对这个道理视而不见,毕竟扮猪吃虎是最容易麻痹对手的一种手段,而斗法之中,一旦对手对自己麻痹,到时候肯定会疏于防备,如此一来,自己便有更多的可趁之机干掉自己的对手。

    说实话,那薛少白之所以可以在迦南手中坚持这么长的时间,也是因为扮猪吃虎的关系,那迦南已经在薛少白身上吃过一次亏,当然明白扮猪吃虎的可怕,在这种情况下,那迦南当然更愿意扮猪吃虎,毕竟这是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利益的办法。

    虽然男子修为高深,但也不介意用这种方式来干掉自己的对手,毕竟用这种方式,一旦对手上当,想要摆平自己的对手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也根本不用再浪费力气去考虑要怎么摆平对手了。

    不过,虽然男子有意要扮猪吃虎,但是,要知道,无论薛少白还是这两个女人,都可谓是扮猪吃虎的行家,尤其是薛少白,扮猪吃虎的经验更是丰富,一个初级驱魔师,竟然可以和一个四级驱魔师抗衡,修炼界存在了数千年历史,但何曾出现过如此叫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

    区区初级驱魔师在一个四级驱魔师面前只怕连战都站不稳,更何况是去抗衡?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那薛少白却正是做到了这种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事情,而且,不仅是可以和男子抗衡,甚至还屡次让男子吃瘪,这一点,也让男子意识到,自己之前实在有些太小看薛少白了,若是早知道这家伙如此棘手的话,也不会和此人周旋那么长的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将那家伙干掉了。

    遗憾的是,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那薛少白虽说成功在自己面前扮猪吃虎,但到底是真气浅薄了一点,和自己周旋一阵之后,体内真气也所剩无几,如此一来,这家伙便不得不想办法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

    说实话,在看到薛少白体内的真气快要枯竭的时候,男子将属性之力施展出来,本来打算属性之力直接将那薛少白干掉,谁知道后者居然让那青衣女子来对付自己。

    在迦南看来,这不过是薛少白破罐子破摔而已,若是那青衣女子和自己境界相似,让她来抵挡自己,男子倒也可以理解,但是,那青衣女子也不过只是区区三级驱魔师而已,自己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怎么可能连一丝三级驱魔师也无法摆平?

    想到这里,那男子多少有点没有将青衣女子放在眼里。

    只是让男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那青衣女子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三级驱魔师,这女人的天赋居然和那薛少白只在伯仲之间,后者可以在初级驱魔师的时候便和自己抗衡,虽说那女人不一定做得到这种事,但此女却可以在三级驱魔师境界的时候和自己抗衡,这一点,说实话已经远超了男子之前接触过的那些三级驱魔师。

    迦南纵横江湖数百年时间,接触的三级驱魔师数不胜数,但几人能有那青衣女子这般天赋?多少三级驱魔师死在自己手中,何曾在自己面前泛起过任何花浪?

    唯有那青衣女子,居然以三级驱魔师的修为就可以和自己抗衡。

    而且,这女人在催动了星辰之力后,实力更加可怕,竟然隐隐有压制自己的迹象,若不是自己破釜沉舟将异火催动起来,如今只怕已经死在了那女人手中,而自己一旦被这女人干掉,想要再解决薛少白简直没有任何可能。

    想到这里,那男子心中对薛少白多少也有一些佩服,心说那家伙虽然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但无论天赋还是心机,都足以和自己媲美,如今他只是初级境界,若是让此人将境界提升到三级甚至四级的话,只怕一个照面就可以秒杀我,这中原大地还真是可怕,居然会出现这种妖孽。

    不过,这中原大地的修士虽然天赋可怕,但是,此地的宗门却都是白痴,那薛少白的天赋如此可怕,竟然还只是一个散修,若此人是天竺人,现在不仅已经加入了婆罗门,甚至有可能凭借自己的天赋成为传承弟子了。

    说实话,察觉到那薛少白的天赋有多么可怕之后,男子心中多少有些妒忌,毕竟薛少白也只是一个晚辈,被一个晚辈爆的满地找牙,任何一个前辈也绝对不会高兴,更何况男子并非什么有气量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妒忌那薛少白的天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