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9章 牛角村
    话说上一次那迦南正讥讽女人不是自己的对手,哪知道女人根本不认为自己会被迦南摆平,正反言相讥的时候,在靠近杀降坑以北的一片荒原上。

    那杀降坑已经存在中原大地几千年时间,几千年以来,因为此地怨气凝聚的关系,没有人畜敢靠近这个鬼地方。

    原因很简单,怨气本身属于阴气,在积阴之地,任何人畜都无法生存,虽然一时间那怨气无法影响活人,但是,一旦接触那怨气的时间久了,早晚也会被怨气迷失心智,到时候,直接就会变成疯疯癫癫的存在,可能来拿自己姓甚名谁也不知道了。

    而且,历史上也的确发生过这种事,有胆子大的人,不相信那杀降坑里的怨气可以影响到自己,在杀降坑外面居住,结果没几年便直接成了一个疯子,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人敢靠近杀降坑居住。

    而在距离杀降坑大概三十里外的一片丘陵上,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子。

    这村子已经不知道在这里有多少时间,村中还能看到很多封建时期的老建筑,不过这些老建筑大多都已经破败不堪,除了因为年久失修之外,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当年的那一场浩劫,若不是那一场浩劫的话,这村子也绝对不会看起来如此不堪,起码,村子之中的这些老建筑还能住人。

    这村子名叫牛角村,不知道什么原因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而牛角村因为地处偏僻,周围也没有什么风景优美的地方,政府对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旅游开发的计划,导致了那牛角村现在已经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

    同时,牛角村平日里也根本不会有外人前来,上一次村里出现外人的时候,已经是大概三四年前的事情了

    不过,也不知道那牛角村今日吹的是什么风,一大早便看到一老一少两个人慢悠悠的走到了牛角村外面。

    那牛角村村口是一个牌坊,据说是前朝留下来的,修给村里一个寡妇的,而这个寡妇据说也是牛角村这几百年来最出名的一个人,在村民眼中,那普普通通的一个寡妇,倒不知不觉的成了一个人物。

    此时,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候,那一老一少两个人站在牌坊下,一时间似乎没有进村的意思。

    那老的乃是一个穿着中山装,打扮普通的老者,而那年轻人确实一个女人。

    这女人的穿着就比较讲究了,虽然没有穿金戴银,只是穿了一身粗布麻衣,但肤质细腻,尽管看起来灰头土脸的样子,但也难掩那女人的天香国色。

    “师父,过了这个存在,就是怨气覆盖的范围了,我相信那天道宗的弟子已经进入了杀降坑,毕竟杀降坑震动,天道宗弟子不可能没有任何表示,既然那天道宗弟子已经出动,那我们现在若是贸然靠近那天道宗的地盘的话,说不定当场就会被发现。”女人目光闪烁的说道。

    看着村中升起来的寥寥炊烟,这女人多少也有一点饥饿的感觉。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吃饭的女人,没有看到那炊烟也就罢了,如今看到那炊烟冒起来,而且还闻到阵阵肉香的时候,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不冒上来?是以,那女人咽了咽口水,似乎食指大动,想要大快朵颐一番的样子。

    不过,对女人来说,十天半个月不吃不喝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反正那女人身份特殊,又不是普通人,就是三年五载不吃东西对女人来说也不会有任何影响,故而,虽然女人食指大动,却也并非一定要吃点什么东西才能缓解体内的饥饿感。

    当然,此时那女人身边的老者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目光平静的盯着远处的村子。

    听到女人的话,老者目光平静的说道:“你说倒也不错,这个村子刚好在那杀降坑怨气覆盖范围之外,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这村子里的人现在早就已经全都疯了,然而,如今那村子好好的在这里,这也就意味着这村子只怕刚好在那怨气覆盖之外。”

    说到这里,那老者又接着说道:“如今杀降坑里出了事情,老夫可以肯定,天道宗的弟子肯定已经进入了杀降坑,目的不外乎是想了解一下那杀降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我们靠近这村子的话,说不定直接就会被天道宗的人发现。”

    “若是那天道宗派出的弟子是刚刚加入天道宗不久的弟子,想要认出我们根本没有可能,我们现在体内的真气已经用天青符压住了,除了是和老夫同境界的驱魔师,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看出我们的修为,不过,若是那天道宗派出的弟子是已经加入天道宗数十年的弟子,我们现在一旦出现的话,肯定就会被对方认出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们如今最好不要进入这个村子。”老者说道。

    听到老者的话,女人眉头一皱,说道:“但是,如今我们对杀降坑里的情况一无所知,既然师尊打算先去杀降坑看看,那我们理当先在这里打探一下,看看那杀降坑到底是什么情况。”

    老者笑了笑,说道:“你想的也太天真了,你可知道,这里居住的都是什么人?”

    “普通人嘛。”女人回道。

    老者说道:“既然你知道这里的人都是普通人,那你想要从一个普通人嘴里知道什么呢?只怕那杀降坑在什么位置这里的人也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杀降坑里的情况?”

    说到这里,老者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这里的人虽然不可能知道杀降坑里的情况,但对出现在杀降坑附近的人多少也知道一点,我们只要了解那杀降坑有多少陌生人出现过,就可以知道天道宗来了多少弟子。”

    “昆仑山和天道宗的弟子向来就不对付,若是我们出现的话,一定会遭到对方的攻击,这对我们将要做的事情非常不利,在这种情况下,提前了解一下出现在杀降坑附近的陌生人对你我来说也算是好事。”老者慢条斯理的说道。

    顿了顿,那老者又接着说道:“走吧,咱们就去这村里看看,打听打听杀降坑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听到老者的话,女人也点了点头,直接便跟着老者越过了牌坊,进入了村子里。

    当然,此时那杀降坑里的薛少白三人根本就不知道,如今杀降坑里的异动已经引起了天下数个宗门势力的注意,尤其是昆仑山的人,更是已经派出了人前来调查,而且,那昆仑山派出的人甚至已经出现在了杀降坑之外。

    不过,那薛少白和昆仑山的人向来是往日无怨近来无仇,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知道了昆仑山的人已经进入了杀降坑对薛少白来说,也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不说那昆仑山的人在村子里打听到了什么,单说此时在杀降坑之中。

    那男子既然意识到青衣女子已经铁了心要留下来和自己作对,目光阴冷之中,哪里还会给这两个女人反应的时间,手腕一抖,便看到那迦南直接出手,无尽异火猛然在半空中掀起,而后化作一件火衣,无声无息间便看到那火衣落下,披在了迦南身上。

    就在那火衣批在迦南身上的瞬间,便看到迦南的气息开始疯狂提升,眨眼时间之中,便看到从按迦南体内传出来的威压猛然提升了好几倍,隐隐犹如几座大山压在那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的肩头。

    看到那迦南体内的威压提升,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对视了一眼,那白衣女子目光一动,说道:“师妹,这家伙如今的实力显然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那家伙在催动异火之后,体内威压竟然可以进一步提升,如今此人体内威压已经提升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以他现在的修为,只怕连五级驱魔师都可以干掉,更何况是我们这种三级驱魔师?”

    “那师姐你有什么打算?”青衣女子说道。

    那青衣女子毕竟也是三级驱魔师,虽然江湖阅历还不及白衣女子,但多少也可以和白衣女子抗衡,那白衣女子可以看出的问题,也根本不可能麻痹到青衣女子。

    是以,即便那白衣女子也没有解释,青衣女子多少也能看出来,现在的迦南,根本就不是他们两人可以抗衡。

    而在明知道那迦南不是随便就可以摆平的情况下,那青衣女子自然要考虑一番看是不是有什么战术,可以让两人轻松摆平眼前的迦南。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白衣女子考虑了片刻,说道:“这家伙的实力既然如此可怕,那你我要是直接冲上去的话,必然直接就会被这家伙干掉,如此看来,我等想要摆平这家伙,唯一的办法便是一个人佯攻,一个人出手将这家伙干掉。”

    青衣女子点点头,说道:“不错,想要摆平这家伙,如今看来的确是只有这个办法了,既然如此,那便由我来进行佯攻好了,我如今已经催动了星辰之力,在那迦南看来,我的星辰之力对他的威胁最大,此人想必会更加留意我,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算想要出手,也不会成功。”

    “不错,这家伙现在还不知道那星辰之力是因为我才催动的话,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也无从掌握星辰之力,嘿嘿,这家伙既然不知道这一点,咱们也正好可以利用,由我出手去偷袭此人,到时候,就算不能干掉此人,也绝对可以稍稍让这家伙对吃一点亏。”白衣女子点头说道。

    要说那迦南也确实大意,尽管现在白衣女子已经出现,却也没有意识到,这两个女人之中,还是那白衣女子更加棘手一点。

    原因就在于那白衣女子可以催动星辰之力,而面前的青衣女子虽然已经掌握了星辰之力,但这股力量却根本不属于他,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应当先注意那白衣女子而不是眼前这青衣女子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