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7章 感性
    这倒不是迦南在吹嘘。

    起码从现在的情况俩货,只要那迦南愿意,要干掉眼前这两个女人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面前这两个女人此时也清楚,单凭那星辰之力便想要和迦南抗衡显然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那异火刚刚才爆发出来,便已经让那星辰之力收缩了起来。

    两女也不是白痴,虽然江湖阅历不及男子,但这么明显的差距要是还看不出来的话,那两个女人也给根本不用在江湖上混下去了。

    星辰之力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是那异火的对手,若是那男子动用异火对付这两人的话,以两人现在的修为,肯定只有死在那异火之下,这一点,两个女人倒很是清楚。

    是以,看到迦南已经将异火完全催动之后,再听到此人此时的这番话,两女面色凝重,没有丝毫怀疑。

    “师妹,你要留下来的话,可是考虑清楚了?”白衣女子不放心的问道,谁都知道,修炼不易,尤其是修炼到三级驱魔师的境界,那可是需要长达几十年时间的努力。

    而且,师妹走的修炼路线还不是一般驱魔师的路线,师妹乃是以苦修入道,修炼过程更是要比一般驱魔师艰难三四倍以上,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两人如今有危险,那白衣女子自然不愿意看到师妹当真死在那迦南手中,毕竟师妹若是就这么陨落的话,那这么多年的辛苦岂不是只有付之东流了吗?

    当然,白衣女子也知道,如今形势比人强,若是那迦南不肯放过他们两人的话,就算两人现在想要逃命,也不可能拖延多少时间,这点时间之中,那迦南一定追上两人,将两人干掉。

    何况,这里是什么地方?

    此地乃是杀降坑,两人如今都在封印之中,若是此时那师妹手中的传送符还没有用掉的话,两人倒是可以搏一搏,但是,如今师妹手中的传送符已经被用掉了,如此一来,便等于两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退路,那迦南如今又锲而不舍的想要干掉两人,在这种情况下,两女怎么可能从那迦南手中逃出生天?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的脸色也再次难看了几分,沉吟片刻,说道:“师妹,你先带着薛少白离开吧,这里就交给我一个人来对付,趁你体内的真灵气还没有消耗干净,用这一点真灵气带他离开。”

    “这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我和师姐共同进退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以前也就罢了,我们遇到的那些家伙都没有眼前此人棘手,如今这家伙的实力远超你我,若是我现在留下师姐一个人在这里的话,师姐你肯定是凶多吉少。”青衣女子说道。

    说到这里,青衣女子便沉默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实际上,那白衣女子的话青衣女子根本不可能答应,要知道,那白衣女子根本就不用趟这趟浑水,之前白衣女子是在杀降坑之外,迦南在此地大开杀戒,丝毫也威胁不到师姐,若不是师姐担心自己,进入了杀降坑的话,又怎么可能落到现在这么尴尬的境地之中?

    师姐为了自己,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来救自己,如今自己又怎么可能舍下师姐独自一个人逃命?

    这么做,岂不是太过狼心狗肺了?就算自己可以活下来,余生又怎么可能心安?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便已经决定,若是师姐决定留下的话,那自己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否则的话,让师姐一个人在这里,万一师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自己的良心怎么可能安宁?

    听到青衣女子的话,白衣女子长叹一声,摇摇头,说道:“师妹,如今不是你和我讲师门之情的时候,你要知道,若是你留下来的话,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死的人就不止我一个,你和那薛少白都要死在那家伙的手中,如今我留下来挡住此人,虽然我的修为无法压制此人,但要拖住这家伙,却也不是问题,只要我拖住他,你们找地方藏起来,让薛少白恢复真气,到时候,那家伙自然可以来帮我报仇。”

    “可若是你现在留下来的话,那我们便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如此一来,谁又来帮我们报仇?你觉得师门中的那些人会帮我们报仇?”白衣女子叹了一声,说道。

    其实,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在门派之中的地位很是微妙,关键就在于这两个女人的修为提升太快,给了很多师兄弟压力,何况这两人又是女人,天下没有任何一个驱魔师愿意被一个女人踩在头上。

    而且,这两个女人若是联手的话,师门之中更鲜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门派里的那些师兄弟当然看这两个女人不顺眼。

    前面已经说了,无论任何一个修士,在修炼界之中,是很容易被人妒忌的,不管是否优秀,只要这个人抢走了其他人的风头,那必然会被这些被抢走风头的人妒忌。

    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因为是门派之中中流砥柱般的存在,自然不知道抢走了多少人的风头,在这种情况下,若说两人不被人妒忌的话,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两个女人心里都清楚。

    而想到门派里的那些师兄弟对两人的妒忌远远超过了对两人的同门之情,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那些师兄弟出手帮两人报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青衣女子忍不住感叹了一声,说道:“师姐你说的不错,若是你和我真的梓安这里发生了以外,我想门派里的那些家伙不仅不会帮我们报仇,可能还会变本加厉的庆祝这件事。”

    白衣女子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既然师妹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应该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先走了。”

    青衣女子点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师姐你是什么用意,但是,这只是世界你一厢情愿而已,我早就已经做好死在那家伙的手中,如今虽然师姐你出现让我有了苟延残喘的机会,但我知道,以我们现在的状态,还无法和此人抗衡。”

    “师姐过去一直都护着我,这一次,若是再让师姐你护着我,就算我能从这家伙手中逃出生天,你觉得我余生会心安吗?”青衣女子嗓音温和的说道。

    这番话,让白衣女子微微沉默了一下。

    那青衣女子这番话是什么意思,白衣女子心知肚明。

    然而,现在根本不是讲究什么同门师姐妹感情的时候,也不是考虑什么良心不良心的时候。

    在修炼界之中,小命最重要,这是任何一个修士都知道的常识,如今两人的小命都快要不保,在这种情况下,还谈什么感情?毕竟若是他们死在这里的话,就算两人的感情再深厚,又有什么意义?

    普通人都无比的实际,何以修士却是如此的天真?

    想到这里,便看到白衣女子摇摇头,说道:“师妹,现在不是讲义气的时候,如今我们都应该理智一点,不要这么感性,你留下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但却是要我们两人都赔上性命。”

    说到这里,那白衣女子稍稍沉默片刻,又接着说道:“你觉得我们两人的性命,再加上一个薛少白,都没有你的良心重要?何况,我刚才也说了,若是我们全军覆没的话,;连给我们报仇的人也没有,但是,若是师妹你逃出去,就算我死在这家伙手中,将来也有师妹你为我报仇不是?”

    说到这里,那白衣女子又认真看了青衣女子一眼,接着说道:“师妹,你是愿意含冤死在这家伙手里,还是愿意孤注一掷,等到自己的修为提升之后,再来报仇雪恨?”

    这番话,让青衣女子沉默了下来。

    说实话,青衣女子很清楚留下师姐一个人在这里是什么后果,虽然师姐的修为比自己高深,但是,之前为了让自己可以抗衡那迦南,师姐已经将体内大部分真气都用来凝聚了星辰符,在这种情况下,师姐实际能发挥出来的实力,跟自己只在伯仲之间,绝对不可能超出自己太多。

    而这种情况又进一步导致了,若是师姐留下来的话,绝对不可能和眼前男子抗衡,一旦后者动用异火来对付师姐的话,只怕师姐当场就要被那家伙秒杀。

    想到这里,青衣女子当然不可能愿意放师姐一个人在这里。

    “师姐,这家伙的实力如何,你也看在眼里,我想你应该清楚,以师姐你现在的实力,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此人抗衡的。”青衣女子认真说到。

    白衣女子也认真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如此,师姐你为何不让我留下?我留下,虽然未必可以压制此人,但是,我若走了,师姐必然死在此人手中,与其看着师姐必死,我不如留下来赌一把,就算输了,我也没有辜负自己的良心,又何乐不为?”青衣女子说道。

    听到这番话,白衣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苦叹一声,说道:“痴儿!”

    不说那白衣女子对青衣女子的感慨,却说此时的薛少白,在意识到青衣女子的选择之后,脸色多少也难看了一些。

    “这女人还真是白痴,居然在这种时候讲义气,人若是死了的话,再有义气又有什么意义?做人最关键的是活着,若是连活着也做不到的话,就算义薄云天也没有卵用!妈的!”薛少白忍不住骂道。

    说实话,薛少白这种反应实在正常,毕竟那青衣女子的选择关系着他的生死,若是这两个女人有什么闪失的话,那自己也就等于完全暴露在了迦南面前,以迦南对自己的态度,当场就会出手将自己干掉,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怎么报仇?

    “可恶,本以为有这白衣女子拖着那迦南,我恢复真气的把握更大,谁知道那青衣女子现在却要去送死,实在是愚蠢!”薛少白又忍不住腹诽了几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