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1章 后悔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当场便笑了起来。

    那白衣女子已经在远端观察了起码一炷香的时间,何况她和青衣女子本来就是师姐妹,既然是师姐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男子的情况。

    这白衣女子心里很清楚,眼前这男子不过只是区区一具分身而已,这个事情根本就不用男子告诉自己。

    不过,此时男子选择告诉自己这个秘密,肯定是另有目的,而在女人看来,这男子之所以要告诉自己这具身体不过只是分身,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男子根本不担心和自己过招,毕竟是分身,就算是毁掉,对自己的本体也没有任何威胁,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将那分身放在眼里?

    然而,白衣女子同样也清楚,眼前这具不仅仅只是男子的分身,而且还是男子的身外化身,如果单单只是一具分身,那男子就算失去了,想必也根本不会心痛,但是,若是身外化身的话,别说男子了,就算是自己修炼出身外化身,也绝对不甘心就这样失去。

    那身外化身并非是普通的分身,相当于自己另外一具肉身,有身外化身存在,自己便相当于有两条命,一旦本体被人毁掉,还可以将自己的元神放在化身之中,而化身和本体实际上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分别,除了化身在没有本体元神情况下,只是相当于一个傀儡,而一旦将元神放到化身之中,那化身顷刻间便和自己的本体没有任何区别。

    因为这一点,天下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都想拥有一具分身,毕竟若是有了分身的话,自己便相当于是有两条命,有两条命在手中,那么就算碰到什么危险,自己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有什么危险,最多就是毁掉一具身体而已,只要元神没有毁灭,那自己随时都可以重生。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便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眼前这男子既然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化身修炼出来,只要这男子脑袋没有被门踢了,那就肯定不可能愿意看到自己的化身被毁掉的一幕,毕竟这化身在某种情况下也相当于是自己的本体,除非是脑袋被门挤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愿意看到化身被毁?

    当然,如果是分身,那就另当别论了。

    严格来说,分身只是真气凝聚出来的一种身体,这种身体只要真气消耗干净,那分身也会直接崩溃,对驱魔师来说,要凝聚一具分身并不是很困难,哪怕是薛少白,想要凝聚分身,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因为分身是用真气凝聚出来的话,和化身相比,分身当然不可能媲美化身,而分身若是毁掉的话,最多也就失去一点真气而已,区区真气对驱魔师来说,除非是特别危险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将那真气放在眼里。

    盖因那真气乃是可以恢复的力量,这也就意味着分身也是可以无限制造出来的一种身体。

    而那分身既然可以无限制造,自然不会有驱魔师会将分身放在眼里,而女人也知道,若是男子此时催动乃是一具分身的话,只怕早就已经将自己的分身自爆了,根本不可能在师妹将星辰之力施展出来的请况下还要和师妹抗衡。

    那男子如今催动了异火也就不说了,若是这家伙没有催动异火的话,单单分身,只怕那星辰之力的威压都足以将分身摆平,更遑论催动异火了,对分身来说,这更是不现实的事情。

    但是,如今男子催动的乃是正儿八经的化身,既然是化身,男子当然不可能随便放弃,如此一来,哪怕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男子也根本没有想过要自爆自己的化身,居然是选择做垂死挣扎。

    当然,让女人佩服的是,虽然在白衣女子看来,男子的垂死挣扎没有任何意义,反正最终还是要被自己和师妹联手干掉,不同之处就在于一个时间罢了,垂死挣扎的话,还能让化身多存在片刻,但若是马上放弃的话,那化身现在肯定已经被自己和师妹摆平。

    是以,尽管看到男子正在自己和师妹面前做垂死挣扎,白衣女子的心中也并未有多少担忧。

    不过,看到那迦南如今狗急跳墙,将异火催动起来之后,白衣女子虽然心中不担心,但脸色却也微微变化了一下。

    不说那白衣女子是因为意识到异火的可怕而脸色有所变化,单单只是男子掌握了一股如此可怕的力量,白衣女子也起码应该变化一下脸色表示对这股力量的尊重,毕竟那异火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掌握了。

    天下不知道有多少惊才艳艳的存在想要掌握异火,但最终真正掌握这股力量的人却是乏善可陈,甚至这数千年的修炼史之中,也不过只有区区几个人掌握了异火而已,大多数人也只是默默期待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掌握这股力量罢了,至于掌握这股力量,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而且,就算是那些掌握了异火的驱魔师,所掌握的异火也不过是最普通的一种,属于在异火榜上垫底的存在,至于异火榜上前几的异火,从古至今,别说掌握了,连见识到这种异火的驱魔师也没有。

    而眼前这男子掌握的异火,也是属于异火榜上垫底的异火而已。

    当然,哪怕是垫底的异火,对男子来说,也足够了,既然能够掌握这股力量,证明男子的运气也很是不一般,那异火不是想碰见就可以碰见的,如果掌握异火算是一种运气的话,那碰到异火,也是当之无愧的运气之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此时的白衣女子既然已经知道了眼前这具身体乃是男子的化身,听到男子口气之中有破釜沉舟的意思之后,顿时便笑了起来,说道:“听你的口气,莫非是打算自爆自己的分身?”

    听到女人直接了当戳破了自己话里蕴含的意思之后,男子顿时冷笑起来,说道:“不错,你如果不识抬举的话,便休怪我不客气,你也应该知道,四级驱魔师自爆分身的威力有多么恐怖,我可以保证,只要我自爆分身,整个杀降坑都将被波及,到时候,就算你和有同样的境界和修为,也不可能躲开!”

    “嘿嘿,可惜,我可以肯定,你绝对不会自爆的分身!所以,你说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女人微笑着说道。

    这番话让男子眉头一皱,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说道:“你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没有这个胆子吗?”

    女人摇头,说道:“这倒不是,我并非是怀疑你的胆量,能进入杀降坑的人,我想没有一个是孬种,我只是怀疑,你有没有这么大的魄力。”

    说到这里,女人话锋一转,语气也微微有些变化,充满了调侃,接着说道:“你觉得承认这身体是分身我就会相信你的话吗?嘿嘿,既然你知道我和你是一样的修为,那就应该知道,你所有的手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我面前都会原形毕露,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这具身体,乃是你好不容易才修炼出来的身外化身!”

    “自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都梦想自己能够修炼出一具身外化身,然而,真正实现这一点的,却是少之又少,你如今已经将身外化身修炼了出来,作为过来人,我想你比我要清楚修炼身外化身是何等辛苦的事情,你知道要修炼出这具身体有多么不容易,在你明知道身外化身的修炼很是困难的情况下,你怎么可能如此轻松的就放弃自己的身外化身?”女人一脸调笑的神色说道。

    听到女人的话,迦南的脸色顿时便犹如死灰。

    奶奶的!这女人居然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分身的秘密,本座还以为此人根本不会察觉到我这具身体是身外化身,谁知道根本就无法瞒过此女!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可能直接就看穿我身体的秘密?多少五级驱魔师也根本看不出我化身和本体的分别,这女人是怎么看出来的?

    莫非,这女人也修炼过身外化身?看这女人的修为不像是将化身修炼出来的存在,不过,此女没有没有将化身修炼出来,但必然窥伺过这股力量,否则的话,这女人怎么可能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分身的秘密?

    哼,本来之前还怀疑这女人不是四级驱魔师的修为,但是,如今看到此女竟然有这种远见,由不得我不相信此女不是四级驱魔师了!迦南脸色阴晴不定的想到,被女人直接倒出自己身体的秘密之后,迦南的心情顿时便复杂了起来。

    此时的迦南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身体在那女人面前居然没有任何秘密,之前那青衣女子在和自己过招的时候,根本没有察觉出自己身体的秘密,如今这女人一出现就察觉到了一点,这证明她的修为肯定在那青衣女子之上。

    奶奶的,本来对付那青衣女子手中的星辰之力就已经让我很是头疼,如今却还要对付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白衣女子,若是这家伙也掌握了一股不下那星辰之力的力量,我如今和她抗衡,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想到这里,那迦南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催动化身来找薛少白的麻烦。

    如今自己腹背受敌,情势危急,这一切都起源于自己找薛少白的麻烦,若是当时自己放薛少白来见自己的话,又怎么可能陷入如今这种尴尬的境地?只怕连自己存在于杀降坑的秘密也不会泄露出来。

    遗憾的是,无论男子现在怎么后悔,也根本毫无意义,世上毕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既然如今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男子就算再怎么后悔,也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

    俗话说得好,就算死,也要死的风风光光!怎么可能唯唯诺诺,一身胆怯就死掉!?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