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5章 宽宏大量
    而在意识到迦南现在有女人抵挡的情况下,薛少白当然也明白,现在是自己恢复真气最好的时机,若是错过这个机会的话,想要恢复体内真气,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毫不犹豫将血气催动到极致,嗡的一声,便看到血光连续不断的从薛少白体内爆发出来。

    而就在那血光开始从薛少白体内爆发的时候,阵阵杀机也从薛少白体内激荡出来,那杀机强烈到整片天地都开始震动,哪怕是此时迦南和女人催动出来的威压,在那杀机面前,竟然也根本无法抵挡,被杀机直接摧毁的干干净净。

    如此一来,不过只是眨眼的时间,那迦南和女人便明显的感觉到这片天地的威压开始疯狂收缩,而且,除了威压的范围开始缩小之外,最关键的是,那威压的力量此时竟然也薄弱了起来,这一点,让迦南和女人的脸色同时变化了一下。

    青衣女子毕竟和薛少白属于同一个战壕的人,看到天地间的威压开始削弱,而薛少白此时又疯狂震动杀机,很是清楚,后者现在肯定在凝聚真气恢复自己的力量,而薛少白的力量一旦恢复,到时候,对付男子的便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师姐。

    女人虽然和薛少白来自不同的地方,和薛少白接触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之前薛少白几次战斗这女人都看在眼里,很是清楚,那薛少白的修为根本无法想象,若是这家伙出手,和自己以及师姐联手的话,到时候,就算那迦南有通天之力,也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意识到这一点,那青衣女子自然很是期待薛少白恢复真气的一刻,毕竟只有这家伙恢复了自己体内的真气,才有资格来帮自己对付眼前男子,若是这家伙体内的真气根本就没有恢复的话,又哪里来的力量帮自己对付眼前男子?

    是以,看到薛少白绽放出来的杀机和血光之后,女人的脸色也变得好看了一点,盯着迦南,说道:“老家伙,你看到没有?嘿嘿,如今那薛少白也在忙着恢复自己体内的真气,你也知道,若是让这家伙恢复自己的力量的话,就算我不出手,你现在也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

    “毕竟你现在也只有分身在此地,之前薛少白体内真气不足的情况下都可以和你轻松抗衡,更何况如今还恢复了自己的真气?若是当真让此人恢复自己的真气的话,你这具分身,说不定直接就要被此人秒杀!”青衣女子似笑非笑的盯着男子说道。

    “你说的倒是不错,若是其他初级驱魔师的话,即便真气恢复了,我也根本不放在眼中,但是,这家伙的情况却和其他的初级驱魔师有所不同,此人的实力远超一般的初级驱魔师,若是让此人恢复真气,直接出手对付我的话,我这身外化身倒的确是有危险。”男子面色平静的说道。

    虽然那女人之前的话多少有点轻视男子,但男子也知道,这女人呢并没有胡说八道,后者说的倒的确很有可能。

    而女人都能看出来的问题,以迦南的修为,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是以,那迦南也很是清楚,绝对不能让薛少白这家伙恢复自己的真气,不然的话,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感慨了一声,说道:“在这中原大地上我也实在是大意了一些,若是没有这么大意的话,那薛少白和这女人怎么可能在我面前占到任何便宜?正是因为我太不将这两个家伙放在眼里,如今才会被这两人逼入到这种境地。”

    “算了,反正事已至此,这件事也算是给我一个教训了,不管修为何等浅薄的修士,我也绝对不能在那人面前狂妄,否则的话,只怕最后我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男子呢喃道,很是清楚,自己如今就算再怎么后悔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这件事虽然对自己的影响非常大,但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亡羊补牢,尽可能的干掉薛少白,用这种方法挽回自己丢失的颜面。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突然咬破了舌尖,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便被男子直接喷出。

    而后,便看到男子掐动手诀,挥手之间便已经握拳,直接朝自己喷出的鲜血一拳轰击过去。

    一道火焰从拳头上席卷出来,这火焰乃是赤金色,与男子之前绽放出来的火焰颜色根本不一样。

    同时,这火焰最让那青衣女子诧异的是,火焰之中居然没有一点温度传出,似乎那火焰只是一个幻象,并没有真正在天地间存在过一般。

    但是,若是普通人看到了这团火焰,认为只是幻觉的话,倒也很有可能,但是,这女人是什么修为?后者已经是三级驱魔师!堂堂三级驱魔师,怎么可能连幻觉还是现实都分不出?若当真是幻觉的话,女人当场就可以判断出来,根本不会因为这火焰颜色的变化便对留意那火焰。

    “这家伙打算做什么?难道是想要绝地反击?哼,若是我没有得到师姐的星辰之力,这家伙绝对反击的话,说不定还当真可以和我抗衡,但是,如今我已经得到了师姐手中的星辰之力,那星辰之力是何等可怕的力量,纵然这家伙修为通天,将要催动的神通也威力惊人,但也绝对不可能和星辰之力抗衡!”女人很是自信的想到。

    如今这女人不仅清楚那星辰之力的威力,更是清楚,自己如今乃是用真灵气在催动那星辰之力,若是一般的真气在催动星辰之力的话,看到男子绝地反击,施展自己压箱底的手段,女人说不定还要担心一下,但是,如今自己乃是用天地间为可怕的一种力量在催动那星辰之力!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这男子将要施展的乃是仙术又如何?也星辰之力的威力,即便无法压制那仙术,也必然可以和仙术抗衡一下,想要秒杀女人,完全是不现实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盯着男子,说道:“老家伙,我劝你最好不要再那么拼命了,我已经告诉过你,以你现在的真气是根本无法和我抗衡的,若是你聪明的话,现在放弃和我交手是最明智的选择。”

    顿了顿,女人又接着说道:“老家伙,我可以像你保证,只要你现在放弃出手,我可以放弃去找你本体的麻烦,单单将你的身外化身干掉对我来说,便已经算是很大的胜利了,毕竟你这家伙也是四级驱魔师,我以一个三级驱魔师的修为压制你一个四级驱魔师,将来面对其他修士的时候,我也有了吹嘘的资本,根本没有必要再去对付你的本体。”

    嘲讽!裸的嘲讽!

    女人说出这番话,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表现自己宽宏大量,目的不外乎只是想要激怒眼前男子。

    女人非常清楚,这男子如今正在催动一道他所掌握的所有功法之中威力最可怕的一个,若是让这家伙当真将那功法催动起来的话,女人虽然有自信可以抵挡,但是,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就算最后将男子的攻击抵挡了下来,自己也肯定是身受重伤,在这种情况下,女人当然不愿意看到男子当真将功法催动出来。

    如今自己说出这番话,目的不外乎是想激怒男子,让男子根本无心再去催动功法,甚至若是可以的话,让这男子方寸大乱,而这男子一旦方寸大乱,自己再出手的话,想要怎么干掉这男子不可以?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就算不夸张的说,只要这男子露出一点破绽,自己随便就可以催动星辰之力干掉后者。

    而一旦干掉这家伙分身,说实话,女人的确没有兴趣去找这家伙的本体。

    如今那家伙的分身自己对付起来都如此吃力,更何况是此人的本体?就算女人只有脚趾头也能猜到,此人的本体肯定比他的分身更加可怕,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现在去找此人的本体,绝对不可能有好果子吃,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女人当然不可能再去找这男子本体的麻烦。

    不过,若是那薛少白的真气恢复的话,到时候,就算明知道迦南的本体可怕,女人也绝对不会放过那迦南。

    虽然自己一个人对付那男子的本体很是吃力,但是,若是有薛少白和师姐帮忙,和三人之力,要摆平那迦南的本体对三人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是以,女人已经决定,一旦等到薛少白恢复真气,干掉了这男子的分身的话,绝对不可能放过此人的本体。

    而这个秘密,对迦南来说也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也正是因为清楚那青衣女子除了想要摆平自己的分身,还要对付自己的本体,这迦南才会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施展出来,不然的话,以迦南的斗法经验,看到女人催动星辰之力的那一刻,只怕便已经逃之夭夭,怎么可能再去和女人为敌?

    和青衣女子的星辰之力作对?这不是找死吗?数千年里,虽然那星辰之力很少现世,但哪一次现世不是伴随着尸山血海出现的?星辰之力的威力根本无法想象,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跑去抗衡星辰之力,简直就是寿星老吃砒霜活腻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