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3章 破坏协议
    “也不知道这佛种若是被我炼化的话,会发生什么奇妙的变化。”薛少白呢喃道。

    那佛种的力量薛少白还是第一次接触,根本就不知道若是将佛种炼化之后,会发生多少奇妙的事情。

    不过,薛少白转念一想,却也明白,这佛种毕竟是那空见法师一生修为的凝聚,若是自己可以将这佛种炼化的话,到时候,自己必然可以从佛种之中得到难以想像的造化。

    因为这一点,此时的薛少白才会如此坚定想要将佛种炼化,否则的话,以薛少白那眼高于顶的秉性,怎么可能将佛种这股力量放在眼里?

    不过,话也说回来,其实,薛少白对佛种的觊觎根本不及那舍利子。

    以他的见识,非常清楚,那佛种若是和舍利子相比的话,肯定是舍利子的价值更加可怕一点,毕竟那舍利子还引起了婆罗门的窥伺,本来婆罗门和中原修炼界从来没有任何往来,而且,因为千百年门户之见的关系,婆罗门和中原修炼界的修士向来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然而,如今为了得到流失在中原大地上的舍利子,婆罗门的驱魔师竟然派了迦南进入中原,这一点,已经非常清楚的证明,舍利子在婆罗门眼中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存在。

    要知道,中原驱魔界和婆罗门已经争斗了数千年时间,两个地方的修士彼此都非常仇视对象,甚至几百年前,两个地区的修士还爆发过惊天动地的战斗。

    虽然战斗最后被对两个地区的大能联手平定了,但战斗之后,婆罗门却和中原修炼界的修士约定,两个地区的修士没有得到那些大能的允许,绝对不允许互相来往。

    因为这一点,数千年来,婆罗门和中原驱魔师的交集更是乏善可陈,虽然私底下这两个地区的驱魔师会有交集,但明面上却根本没有任何来往。

    如今薛少白可以肯定,那迦南进入中原这件事,也绝对没有得到过中原驱魔界那些大能的允许,不然的话,修炼界之中不可能连一点风声也没有,如今那迦南突然从杀降坑里冒了出来,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婆罗门修士进入中原这件事,这一点,足以让任何一个修士肯定,后者肯定没有得到过大能允许,不然的话,他的出现绝对不会如此突然。

    而这种冒进的行为若是当真被那些大能知道的话,那迦南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还会连累婆罗门。

    原因很简单,那迦南是正儿八经的婆罗门修士,如今他单枪匹马进入中原,也就意味着无视了两个地区当年的约定,这种情况在那些大能眼中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毕竟那迦南代表的是天竺修炼界,此人不讲中原驱魔师放在眼里,也就意味着天竺驱魔师同样有这种念头。

    本来当年和婆罗门之间爆发的战争,那中原驱魔师就没有占到便宜,如今更是被婆罗门的驱魔师轻视,这口恶气,那中原驱魔师怎么可能咽的下去?

    是以,薛少白可以保证,一旦那迦南似入中原这件事被中原驱魔界的大能知道的话,这家伙绝对没有好果子吃,那些大能在知道家伙无视两个地区的约定之后,必然会派人对付眼前此人,如此一来,那迦南在中原地区怎么会有好果子吃?

    遗憾的是,虽然薛少白清楚若是将那迦南私入中原这件事曝光出去,对后者的影响绝对滔天,但是,如今因为他身陷杀降坑,连自己都无法出去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见迦南私入中原的秘密传递出去?

    是以,尽管知道那迦南已经惹上了杀生之祸,薛少白也根本无法利用,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迦南继续在中原大地上猖狂。

    当然,薛少白自问,以中原驱魔界的实力,那迦南就算想要在中原地区胡作非为也根本不可能。

    自古以来,中原大地便是藏龙卧虎的地方。

    要知道,当年本来产生自天竺的禅宗,最后也不得不到中原来寻找传人,这种情况已经足以说明中原地大物博的特点,而一个泱泱大国到底有多少修为达到了六级驱魔师境界的存在,根本没有任何人可以统计,那迦南如今才什么修为?

    这家伙不过只是四级驱魔师,连薛少白这种初级驱魔师都无法秒杀,更何况是让他去对付那些六级左右的驱魔师?那简直就是让这家伙去找死,以此人的修为,只怕一个照面,就会被这些修为恐怖的秒杀。

    想到这里,薛少白也明白,以迦南的修为,绝对没有胆子在中原大地上胡作非为,除非是这家伙不想活了,否则的话,此人必然会一直低调下去,绝对不敢让自己的行踪泄露出去,不然的话,只怕他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薛少白也根本就不担心迦南此人的死活,此人毕竟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这家伙还打算杀了自己,对于自己的仇人,薛少白向来不可能有丝毫怜悯,既然这家伙想要找中原驱魔师的麻烦,那顺便也让这家伙看看中原驱魔师的可怕,让这家伙知道,区区一个天竺驱魔师还根本无法在中原大地上翻起任何花浪。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暗道:“说实话,我倒是有点同情那迦南了,这家伙若是行踪没有暴露在我面前的话,偷偷藏在这里,将仙人残魂炼化了的话,的确可以说是赚大发了,遗憾的是,这家伙的行踪如今已经暴露。”

    “既然此人的行踪已经暴露,那这家伙如今要么是将我干掉,要么便是逃出杀降坑,却面对中原大地上的那些大能弟子的追杀,连我都没有在这些家伙的手中活下来,眼前这迦南怎么可能有丝毫的生还机会?嘿嘿,前有强敌,后有杀机,这迦南如今舍利子没有得到,却惹了一身骚,还真是让人啼笑皆非。”薛少白呢喃道。

    说实话,对于男子的遭遇,薛少白实际上不可能有丝毫怜悯,不过只是觉得这家伙如今的处境有些可笑,既要想办法对付自己,也要想办法防止自己私入中原这件事泄露出来。

    本来他私入中原这件事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但是,如今却好死不死的曝光在了自己眼前,这一点,也证明了那家伙的运气实在不好,这个秘密被其他人知道了也就算,偏偏被自己这个刺头知道。

    以薛少白的秉性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一旦让薛少白离开这个鬼地方,到时候,后者绝对将迦南似入中原的秘密曝光出去,到时候,那家伙便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薛少白从脚趾头也能想到,后者绝对没有任何想要放过自己的意思,毕竟若是放过自己的话,后者也就等于失去了所有生机,尽管此人已经是一个四级驱魔师,但在数不胜数的中原大能面前,四级驱魔师的修为根本不值一提,只要这家伙敢在这些大能面前出现,肯定会被后者轰杀至渣,连尸骨都不可能留下。

    想到这里,薛少白的心情也稍稍好了一点。

    怨气如今已经被震散,一时间薛少白根本就无法凝聚和之前同等规模的怨气,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等到那女人和迦南的战斗稍稍分出一点胜负之后,再想办法来凝聚怨气了。

    不过,薛少白也知道,若是等到那迦南和青衣女子分出胜负之后,谁知道自己会不会遇到危险,要知道,男子毕竟是一个四级驱魔师,修为摆在那里,以女人的修为,就算掌握了星辰之力,甚至得到了自己的真灵气,也未必是男子的对手。

    如此一来,若是那女人当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自己岂不是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吗?

    薛少白可以肯定,若是男子干掉女人的话,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要知道,这家伙如今的麻烦都是自己引起的,既然自己给此人引起了这么大的麻烦,后者必然不可能放过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如今必然要想考虑自保的办法,否则的话,等到那青衣女子当真落败了,自己再来考虑怎么收拾眼前这男子,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是以,若是自己不想死在男子手中的话,此时就必然要考虑好脱身之计,不然到了事到临头的时候,就算自己有什么脱身之计也根本没有可能施展出来。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慢慢将自己的心思收敛了起来。

    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时间为女人和男子的交手而分心,毕竟不管这两人最后谁能干掉对方,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来说,都无法去掌控局面,既然根本无法掌控任何局面,那自己最后岂不是只有被两人拿捏的份?

    是以,为了自保,此时的薛少白很清楚,如今只有自己恢复自己的修为,不然的话,事情对自己肯定不可能有任何好处,而想要恢复自己的修为,那自己就绝对不能为这两人的战斗分心。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哪里还敢三心二意,手腕一抖,便看到无尽血光从体内直接爆发出来,嗡的一声,便铺天盖地的朝四面八方涌去。

    与此同时,本来藏在薛少白体内的杀生刃,此时也突然从他身体之中飞了出来,眨眼之间便看到那杀生刃飞到半空中,阵阵杀机从那杀生刃之中席卷出来,使得迦南的脸色当场便是一沉,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薛少白此时居然会催动自己的杀生刃。

    “这家伙打算干什么?莫非是想要插手我和那女人的战斗?可恶!如今这女人刚刚占据了一点上风,若是让薛少白这家伙插手进来,帮了这女人一把的话,我就算真气没有消耗干净,也绝对不可能是这两人的对手,到时候也必然会死在这两人的手中!”迦南目光闪烁的想到。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