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2章 炼化佛种
    遗憾的是,因为女人和迦南交手的关系,将薛少白好不容易才凝聚起来的怨气震散,在怨气已经被震散的情况下,就算薛少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也绝对不可能马上就可以将那怨气重新凝聚起来。

    而怨气既然无法冲洗凝聚,那想要薛少白将怨气炼化成真灵气也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因为这一点,导致了薛少白如今哪怕是消耗了大概四五炷香的时间也根本没有将自己的真灵气恢复过来。

    连真灵气都没有恢复,更何况是炼化那佛种?

    是以,看到那怨气一时间根本没有办法吞噬之后,薛少白也意识到,自己想要炼化佛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怕没有一两个时辰的时间,想要炼化那佛种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当然,薛少白也不是一个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何况,以薛少白现在的修为,纵然那是恢复了镇灵气,也未必是那男子的对手,不过,若是将那佛种炼化的话,薛少白可以保证,想要摆平眼前男子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现在的情况对薛少白来说很不乐观,原因就在于如今天地间的怨气都已经被迦南和女人的交手震飞了出去,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薛少白想要吞噬怨气回复自己的真灵气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同时,让薛少白心情郁闷的是,怨气被这两人震飞出去之后,自己再想将真灵气凝聚起来,一时间根本就无法做到,想要将之前被震散的怨气完全凝聚起来,起码也要一个时辰的时间,而一个时辰的时间之中能发生多少事情根本就无法预料。

    最可怕的是,这一个时辰的时间之中,那青衣女子很有可能死在眼前的迦南尊者手中,若是这女人当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薛少白可以保证,自己肯定也难逃死路一条。

    此时的薛少白还根本不知道那白衣女子的存在,因为将真灵气灌输到青衣女子体内的关系,薛少白体内已经没有丝毫真灵气,何况他此时根本就没有掌握神识,在既没有神识也没有真灵气的情况下,想要洞悉到白衣女子的存在根本没有丝毫可能。

    不过,纵然是薛少白不知道那白衣女子的存在,也根本不可能对他有任何影响,毕竟那白衣女子并不是为了对付薛少白才进入杀降坑的,若是白衣女子进入杀降坑的目的是为了对付薛少白,后者不知道前者的存在,倒的确很是危险。

    不过,对薛少白来说,虽然想要重新凝聚和之前规模相差无几的真灵气对薛少白来说很是困难,但是,吞噬怨气毕竟是薛少白现在唯一的选择,若是他现在放弃去吞噬怨气,放弃将已经被震散的怨气重新凝聚起来的话,那炼化佛种这件事对薛少白来说,完全是镜花水月无法实现的事情。

    是以,想到的溃散的怨气之后,薛少白没有任何犹豫,杀生刃猛然催动,嗡的一声,便看到一道血光以薛少白的身体为圆心扩散了出去。

    那血光非常的淡泊,即便是那迦南尊者也根本没有发现有血光从薛少白的身体上扩散出去,若是后者知道此时的薛少白身体上有异变的话,绝对不可能再有现在的平静,毕竟这男子也不是白痴,那薛少白如今也是威胁自己安全的一个因素,若是不将这因素扼杀在摇篮之中,让这因素自由成长起来的话,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好处。

    不过,迦南虽说知道薛少白对自己的威胁,但是,现在的他就算想要解决掉薛少白对自己的威胁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如今自己还有那青衣女子的威胁,若是没有将这个威胁解决掉的话,想要解决薛少白那是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是以,此时的薛少白也根本不担心男子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同时,虽然薛少白现在还在打坐之中,却非常清楚的看到了女人催动星辰之力的一幕。

    说实话,对此事的薛少白来说,这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之前的薛少白根本就没有想过,那青衣女子竟然可以驾驭星辰之力!

    对薛少白来说,星辰之力是他根本就无法想象的力量,虽然他早就已经听过了星辰之力的可怕,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真正见识到这股力量。

    是以,在女人将那星辰之力催动起来的瞬间,薛少白的心中也满是震惊,暗道:“这女人还真是可怕,竟然可以驾驭星辰之力,那星辰之力是何等可怕的力量?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想要掌握这股力量也根本没有实现,却不料居然被眼前这名不见经传的女人掌握了。”

    说实话,看到那女人掌握了星辰之力后,要说薛少白心中没有丝毫贪婪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以薛少白的天赋,他可以保证,就算自己如今只是初级驱魔师的境界,但只要掌握这股力量,四级驱魔师之下将不可能有任何一人是自己的对手。

    原因就在于,自己所掌握的几种手段都是足以横扫天下群雄的功法,若是再加上那星辰之力的话,自己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想象。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解释一下,驱魔师之所以会有境界的差异和区别。

    实际上,在远古时期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境界划分,那个时候的驱魔师对真气的认识还非常肤浅,任何掌握了真气的驱魔师,在凡夫俗子看来,都是仙人一般的存在。

    不过,因为驱魔师越来越多的关系,驱魔师之间真气深浅的问题也越来越明显,很多驱魔师虽然掌握了真气,但真气的量却非常浅薄,就好比大人和小孩,刚刚掌握真气的驱魔师,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是以,真气的区别在修炼界之中的差距也越来越明显,同时也因为真气越是深厚的驱魔师,在修炼界之中地位也越是可怕的关系,越来越多的驱魔师开始虚报自己的真气深浅的问题,这种情况导致修炼界高低级修士的区别非常混乱。

    为了解决这种情况,修炼界才建立了境界的区分,其目的就是为了减少修士之间互相欺骗自己真气深浅的问题。

    不得不说的是,因为境界的出现,修士之前虚报自己真气量的问题的确得到了解决,然而,境界的出现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肯定了天才和庸才的分别,但却根本无法解决高手和废物是由境界决定的这个问题。

    就好比薛少白,从境界上来说,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毕竟也只是初级驱魔师的修为罢了。

    然而,恰恰是这样的废物,如今却压制住了有四级驱魔师境界的迦南!

    这种情况已经完全颠覆了低级驱魔师就是废物的传统观念,而薛少白这样的驱魔师却从来也不止他一个人,修炼界之中有无数薛少白这样的驱魔师,只是因为地区的限制,迦南等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接触这些驱魔师。

    那地球在整个宇宙之中,不过只是一粒尘埃而已,多少驱魔师分布在这片无垠的星空之中?怎么可能只有薛少白一个怪胎?若是整个宇宙也只有薛少白这么一个怪胎的话,那宇宙也当不起不可思议这四个字。

    正是因为宇宙之中存在了无数的可能,存在了无数的惊喜,所以才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若是所有的不可思议都是可以推测出来的,那绝不可能有人再认为宇宙神圣了。

    言归正传。

    却说此时的薛少白虽然对那星辰之力有了一定的觊觎之心,但他也不是白痴,非常清楚,想要那女人将星辰之力修炼之法传授自己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好比让自己将杀生道的修炼之法传授给这女人,显然自己是不可能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随便传授别人的。

    不是因为自己吝啬,主要是担心自己功法的秘密曝光,在修炼界之中,若是自己修炼功法的秘密曝光的话,难免会让人找到破解自己的功法的手段。

    若是自己的杀生道当真被人轻松就可以压制的话,那薛少白累死累活修炼杀生道也没有意义,毕竟他之所以修炼杀生道就是想要利用杀生道让自己得以在人世间屹立不倒,若是连这一点也做不到的话,薛少白根本不可能再考虑去修炼杀生道了。

    想到这里,虽然此时的薛少白很想一窥那星辰之力的究竟,但他也知道,这股力量绝对不是自己想掌握就可以掌握的,除了那女人不可能将星辰之力的修炼之法传授给自己之外,自己如今的境界也肯定无法修炼这种功法。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以自己的境界,能修炼杀生道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更遑论去修炼星辰之力?若是自己当真修炼了这道功法,薛少白可以保证,说不定刚刚将星辰之力催动起来,自己就要被那星辰之力吸成干尸。

    以星辰之力的威力来说,要想完全催动,施展的真气绝对无法想象,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怎么可能有如此深厚的真气让星辰之力来消耗?

    是以,尽管对那星辰之力垂涎三尺,但薛少白却也很快压下了自己的贪婪之心。

    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将那佛种炼化,若是连这股力量也无法炼化的,那星辰之力对自己来说,就是更遥远的事情了,毕竟,若是自己无法将佛种炼化,根本不可能干掉那迦南,没有干掉这家伙,最后势必会反过来被这家伙干掉。

    如此一来,自己只怕连离开杀降坑都不可能,又怎么可能去觊觎那星辰之力的力量?

    想到这里,薛少白便暗暗将自己的心思收敛起来,无声无息间,便看到又是一道血光从体内爆发出来。

    那血光刚刚爆发出去,便看到薛少白的脸色稍稍白了几分,似乎根本就无法抵挡那血光对自己的真气消耗,体内真气因为这一前一后两道血光的关系,已经被消耗的七七八八,所剩无几。

    说实话,若是那男子现在放弃女人,出手对付薛少白的话,只怕一根手指头都足以干掉薛少白。

    遗憾的是,此时的男子根本就没有选择对付薛少白,仍旧是让后者在一旁打坐,似乎根本就不担心那薛少白恢复自己一身真气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