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6章 传承弟子
    原本之前在对付男子的时候,看到后者将御灵掌施展出来,女子便已经意识到这家伙的御灵掌很是不简单,若不是担心自己无法抵挡那御灵掌的话,之前女人也不会在看到男子催动御灵掌之后直接倒退避开。

    不过,那男子的御灵掌可怕,自己的星辰之力比这家伙的御灵掌丝毫也不逊色,甚至还要胜出一筹,如此一来,若是催动星辰之力的话,要对抗那家伙的御灵掌简直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想到这里,女人当然不可能随便便将自己的星辰之力收回来,甚至在看到那御灵掌轰击星辰之力的时候,眼中也看不到丝毫担忧。

    实际上,这女人之所以如此自信,原因很简单,就在于青衣女子很是太古星辰符的威力,在整个地球上,能够和师姐的太古星辰符抗衡的便只有当年大衍神教的镇派之术都天神印了。

    遗憾的是,那大衍神教已经被天道宗的长老定性成了邪教,百年之前便已经被天道宗的弟子剿灭,而门派之中的弟子自从宗门被剿灭之后,便已经归降了天道宗,纵使那大衍神教当年是以天都印扬名天下的,如今门派之中的弟子却也再难将那天都印的威力发挥出来。

    想到这里面的种种,女子的目光微微变化了一下,说道:“老家伙,你不要以为境界比我高深就可以在我面前狂妄,你的御灵掌想要撼动我的星光没有任何可能,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催动星辰之力摧毁你的御灵掌!”

    这番话,男子当然不可能相信,虽然他知道那星辰之力很是恐怖,但他根本不相信以女子的修为可以将那星辰之力的威力发挥到多么可怕的地步,以男子的目光来看,这女人撑死了也就只能驾驭一枚星辰之力而已,区区一枚星辰之力的威力,怎么可能完全压制自己,只要自己等到那女人的真气消耗干净,到时候自己还不是随便怎么这么这女人吗?

    要知道,自己已经是四级驱魔师,虽然两场战斗下来让自己的真气消耗非常严重,但还不到枯竭的地步,自己的真气的总量超过那女人乃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这女人的真气肯定比自己更快消耗干净,而一旦这女人的真气消耗干净,到时候,自己随随便便便可以解决这女人。

    毕竟这女人之所以可以在自己面前狂妄,完全是因为体内真灵气的关系,若是没有这股力量的话,以这女人的修为,怎么可能和自己造次。

    不过,这女人貌似对真气的驾驭非常有心得,哪怕二人战斗到现在,这女人体内的真灵气居然也没有消耗干净,这一点,不得不让男子怀疑,那薛少白是不是到现在都还在帮这女人恢复体内的真灵气。

    若情况的当真和自己猜测的相似,那自己想要干掉女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起码到现在为止,最看不到任何干掉女人都希望,甚至反过来还有可能被这家伙压制。

    毕竟此女现在已经催动了星辰之力,若是其他力量的话,自己想要抗衡,也并非没有可能,但是,若是那星辰之力的话,自己想要抗衡,简直就难如登天。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突然凝重了起来,说道:“你这女人体内的真灵气还真是深厚,竟然到现在也没有将体内的真灵气消耗干净,这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若是一般驱魔师的话,只怕早就已经将自己体内的真灵气消耗完毕,你这家伙不仅没有消耗干净,而且居然还有余力驾驭星辰之力,哼,我看你之前根本就没有将真气消耗干净吧?你是欺骗那薛少白,故意骗那家伙将自己体内的真灵气灌注到你的身体之中?”

    “你想多了,我若是有这个本事的话,也就不会仅仅只是催动几张传送符就让自己的真气消耗干净了。”女人苦笑,对于男子的猜测,简直是无稽之言,自己之前为了让薛少白从那上官金龙手中逃走,连续催动了好几次传送符。

    传送符的真气消耗比女人想象的还要严重,即便是女人全盛时期,想要催动传送符,也最多只能催动四次而已,而之前她催动传送符的时候,体内的真气根本就所剩无几,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连续好几次催动传送符,已经让女人连元气都搭了上去。

    连怨气都要催动起来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再保留丝毫的真气?若是有真气的话,女人怎么可能会不用?要知道,那元气可是比真气还要珍贵的东西,元气若是消耗的话,想要恢复比真气起码困难十倍,没有任何一个驱魔师愿意消耗自己的元气,即便是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大多数修士也会选择稍稍保留一点元气,绝对不会想去动用自己的元气。

    这一点,不仅是眼前的女人,包括那男子,不到最后关头,也绝对不会考虑催动元气的事情。

    是以,女人之前虽然在催动传送符的时候,连元气都消耗的情况下,又怎么会不舍得消耗自己的真气?

    当然,这其中的猫腻眼前这男子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看到自己的御灵掌拍到那星辰之力上没有撼动星光不说,一声巨响之后,自己的御灵掌竟然倒飞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男子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不说,心情也微微有些忐忑,暗道:“奶奶的,这可是我催动了所有真气凝聚出来的御灵掌,威力根本就无法想象,若是拍在那女人身上的话,这女人只怕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然而,拍在那星光之上,竟然连撼动这股力量都做不到,这星辰之力到底是何等可怕?”

    男子已经在修炼界之中纵横数百年时间,对于星辰之力的威力有多么恐怖,肯定有所耳闻,不过,他就算听过再多的传闻,也绝对没有亲自接触过星辰之力,如今等到他真正见识到了这股力量的可怕之后,方才知道,过去自己的听到的关于星辰之力的传说不仅没有夸大的成分,反而还没有真正将星辰之力的恐怖形容出来。

    “哼,干掉这女人之后,老夫一定要想办法将这女人手中的星辰之力逃出来,若是让老夫掌握这股力量的话,什么仙人魂魄,只怕轻轻松松就可以将其炼化,根本不用在这里闭关上百年时间也根本没有奈何那仙人魂魄。”男子冷冷想到。

    想到这里,男子的目光又是一动,接着想道:“而且,若是让我掌握这股力量的话,到时候,天竺之中又有什么人是老夫的对手,只怕到时候连婆罗门之中的长老都不是我的对手。”

    “嘿嘿,若是掌握了这星辰之力后,能让老夫得到婆罗门之中最可怕的两道功法,罗生门和湿婆之吻的话,到时候,三界六道之中,又有什么人是我的对手?仙人?只怕到时候仙人我也不会放在眼里!”男子目光闪烁的沉吟道。

    那婆罗门已经在天竺传承了上千年的时间,比天竺的佛教传承时间还要悠久,其底蕴之深厚根本无法想象,完全就是一部活着的历史。

    而婆罗门之中收集的千百功法,威力最可怕的便是罗生门和湿婆吻,据说那婆罗门乃是从远古时期流传到现在的一品道术,而湿婆吻的威力甚至还要在那罗生门之上。

    甚至因为有罗生门和湿婆吻在婆罗门之中的关系,当年甚至还有域外修士进入天竺,试图从婆罗门之中将那两道道术夺走,但是遗憾的是,最后婆罗门的修士选择了集体血祭,将湿婆的分身召唤了出来,结果,那湿婆轻轻一指,不仅干掉了那几个域外修士,更是将整片大陆点破,让原本的大陆成了今天这样四分五裂的结构。

    当然,这一切都属于婆罗门秘密中的秘密,以男子的身份本来根本就没有资格知道,但是,那男子当年在婆罗门之中如日中天,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来巴结男子,甚至就算是门派之中的长老,也会有意无意的向男子示好。

    因为这个原因,虽然对其他弟子来说,这件事是秘密中的秘密,但是,在男子有意打听的情况下,那些长老怎么可能会选择得罪男子?自然会将这个秘密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而男子在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不仅没有背叛婆罗门,反而对婆罗门更是忠心。

    当然,男子对婆罗门忠心并非是因为男子体会到了婆罗门的强大,主要的目的不外乎是想窃取那罗生门和湿婆吻。

    男子不是白痴,若是自己出手去抢夺的话,可能连灰烬都不会留下便会被婆罗门的修士干掉,当年那群来抢夺湿婆吻和罗生门的修士何等可怕,但是,在婆罗门长老面前,不仅没有将这两道功法抢走,反而被婆罗门打到形神俱灭的地步。

    知道那几个域外修士的下场之后,男子怎么可能再对婆罗门使用暴力?毕竟连那几个域外修士都没有成功,自己若是出手去抢的话,可能连罗生门和湿婆吻的面都没见到就已经被婆罗门的长老干掉。

    是以,男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出手去抢夺,而且,自己本身就是婆罗门的弟子,只要自己一心为宗门贡献付出,总有一天自己的地位也会提升上去,到时候,自然有机会接触那湿婆吻和罗生门,甚至是得到修炼这两道功法的许可。

    在文武之间,男子自然会选择用文的方式,慢慢提升自己的地位之后,再将那湿婆吻和罗生门夺到手中。

    而男子在婆罗门之中多年,倒也的确哈他计划的差不多,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从一个内门弟子,摇身一变成了门中的传承弟子。

    一般宗门之中,弟子的身份有内外门之分,外门弟子身份最是卑微,几乎和杂役没有区别,而内门弟子的身份稍微高一点,可以得到长老的指点,每个月的月例也超过了外门弟子。

    而不论外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实际上在宗门之中都属于二流弟子,真正一流的,乃是那些扛起传承宗门重责的弟子。

    这些弟子,便是世人口中的传承弟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