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1章 四枚星辰
    女人也不是瞎子,看到那男子的目光变化之后立刻便猜到了后者念头,而且,男子这番话也根本不给自己面子,直接便肯定了自己是因为胆小所以才拉开了自己和御灵掌的距离,否则的话,自己应该站在男子面前,和男子催动的御灵掌稍微交交手,彼此分出一个胜负之后再考虑逃命的事情。

    说实话,女人绝对不是男子想象的那么胆小,之所以看到男子催动御灵掌的瞬间自己便拉开了和御灵掌的距离,原因其实很简单,乃是那女人担心自己被男子偷袭。

    要知道,男子催动御灵掌的时候,为了得到御灵掌的所有潜在变化,自己的目光和心神一直都没有远离过御灵掌,在这种情况下,心神都已经被御灵掌吸引,根本不可能再发现周围有什么动静,若是不能发现周围的动静的话,万一那男子偷袭自己的话,自己怎么办?

    岂不是只有眼睁睁被男子偷袭?

    虽然偷袭这种事不光彩,何况男子还是一个修为超过了自己的存在,若是让人知道这男子需要依靠偷袭自己方才可以摆平自己的话,将来在修炼界之中,肯定是无脸做人,如此一来,男子在偷袭自己的时候,肯定会稍稍考虑一下,看看偷袭自己的利益是不是大到了偷袭自己的损害。

    若是利益没有超过损失的话,以男子的智商,绝对不可能随便偷袭自己,尽管自己,可以轻松结束战斗,但是,从长远的利益考虑,显然是光明正大干掉自己的收益更高,是以,青衣女子相信,这男子绝对不会随便偷袭自己,除非是在狗急跳墙的情况下。

    所谓兔子急了还要咬人,那男子如今在自己面前拥有绝对的优势,在有优势的情况下,此人肯定不会用偷袭的办法来对付自己,毕竟若是此人偷袭自己成功的话,将来只会被人所耻笑而已。

    一个修士,在面对修为远远不及自己的存在,竟然还要用偷袭的办法,这种事若是被其他修士知道了,肯定会耻笑男子现在所作所为,是以,女人很清楚,若是不到危急关头,这家伙绝对不会跟自己耍手段,毕竟此人的修为远超自己,若是此人需要用手段才能干掉自己的话,这种事传出去,对男子的名声肯定会有影响。

    一个驱魔师在江湖之中,名声是很重要的东西,若是没有名声的话,到任何地方都会遇上麻烦,但是,若名声响亮的话,修炼界之中,敢来找自己麻烦的人绝对是乏善可陈。

    这一点,就好比那天道宗的弟子,因为天道宗威名赫赫的关系,如今中原大地上敢来找天道宗弟子麻烦的人根本是寥寥无几,虽然大家私下里对天道宗都不是很服气,但表面肯定要做的滴水不漏,让天道宗感受不到丝毫来自其他人的敌意,若是一开始便已经被天道宗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敌意的话,对任何修士来说,都是很不好的事情。

    毕竟以天道宗的态度,若是发现其他人对自己有敌意的话,绝对不可能轻松放过此人,必然会稍稍留意下对自己有敌意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若是对付那天道宗的人只怕根本就不可能成功,毕竟在已经被对方留意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再通过偷袭的方式横扫对手?

    想到这里,那男子也清楚,若是自己想要在中原大地上横行无忌的话,绝对不能破坏自己的声誉,不然的话,就算自己有吞天食地的力量也绝对不可能在中原大地上翻起任何花浪。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便已经明白,虽然眼前这女人比自己想象的要棘手,但是,自己绝对不能用偷袭的办法干掉这女人,不然的话,那就等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到时候,就算可以将这女人成功解决,自己将来也肯定麻烦不少,最起码的,若是有人提起自己和女人的战斗,肯定也会嘲讽自己偷袭这女人。

    不过,如今这女人已经得到了白衣女子手中的太古星辰符,若是没有得到星辰符,男子想要横扫女人,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如今那女人既然已经得到了自己师姐手中的太古星辰符,在有星辰符在手的情况下,眼前这男子想要轻轻松松解决掉女人简直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眼前这女人起码还可以保证,是以,虽然明知道眼前这男子的修为远超自己,但女人的脸上却满是自信,似乎肯定自己可以摆平那男子一样。

    再说那男子,这家伙毕竟也是见识了不少世面的存在,看到女人神色上的变化之后便已经意识到,这女人多半想到了什么对付自己的办法,不然的话,岂会是这种表情来面对自己,后者也不是白痴,知道他和自己的差距之后,脸上多少会有一点忐忑,担心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如今这女人脸上没有丝毫的忐忑,满脸都是自信,似乎已经摆平了男子的样子。

    这一点让男子很是头疼,心说这女人莫非真的想到了什么对付自己的办法?但是,要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而这女人不过只是三级驱魔师,虽然自己如今只有分身在这里,但自己分身额度实力,绝对不是那女人可以小看的,若是小看自己的分身的实力,只怕最后怎么死在自己手中的也不知道。

    而这女人既然和自己交手这么久的时间,肯定也是清楚自己分身的厉害,在这种情况下,以女人的修为,怎么可能不将自己的分身放在眼里?

    如今这女人满脸自信,这一点,便已经非常清楚的证明,那女人绝对已经想到了克制自己分身的办法。

    想到这里,男子又忍不住微微笑了笑。

    要知道,那女人只是区区三级驱魔师而已,自己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若是一个四级驱魔师被一个三级驱魔师干掉,对四级驱魔师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纵然是做鬼,那四级驱魔师也肯定不会服气。

    是以,对男子而言,在明知道自己的修为已经超过了那女人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容忍自己败给这女人,即便这女人的修为和手段已经远超三级驱魔师,甚至有资格和自己抗衡,但若是想要干掉自己,仍旧是痴人说梦的事情。

    当然,那男子此时根本不知道,如今这女人已经掌握了太古星辰符,若是没有星辰符的话,男子坚信女人无法摆平自己倒也可以理解,但是,在女人已经掌握了星辰符的情况下,以女人的实力,未必就没有干掉男子的机会。

    要知道,那星辰符可不是简单的东西,一旦施展,连天上星辰都可以控制,虽然白衣女子交给青衣女子的星辰符并非完整的,仅仅只能发挥出星辰符的些许力量,但是,即便只是些许力量,那星辰符想要控制天上星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连星辰都可以控制的灵符,那是何等强大的力量?这婆罗门男子虽然修为高深,斗法经验也很是丰富,但毕竟也只是一个人而已,区区人类,怎么可能和周天星辰媲美?若是那那找你不知死活,试图和星辰对抗的话,只怕最后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而女人此时的多少也知道一点星辰符的威力,是以,在看到男子试图和星辰符对抗的时候,女人的眼中直接便露出了笑意,暗道:“这家伙肯定还不知道那星辰符的威力,嘿嘿,师姐当年将完整的星辰符施展出来的时候,连五级驱魔师都不是她的对手,这家伙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四级驱魔师而已,居然想要和星辰符对抗,简直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过,我手里的这张星辰符并非是完整的,只能发挥出星辰符的部分力量,只能控制四枚星辰而已,但是,即便只是一枚星辰,想要干掉这男子也并非什么难事,要知道,这家伙如今只有分身在这里,若是此人的本体,也许一枚星辰不可能摆平此人,但只有分身的话,只怕半枚星辰都足以干掉此人了。”青衣女子目光闪烁的想到,似乎已经看到了男子死在自己手中的画面。

    当然,此时的男子哪里可能知道那女人已经在打算施展自己手中的星辰符,不过,虽然没有意识到女人将要施展自己手中的星辰符,利用星辰的力量来对付自己,但是,在看到女人目光变化的瞬间,男子便已经意识到,这女人肯定是要施展什么威力滔天的攻击,不然的话,目光绝对不会流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来。

    而男子既然意识到女人将要施展威力滔天的攻击,神色自然也凝重了很多,死死盯着距离那御灵掌大概二十丈的女人。

    “女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打算施展什么神通来对付我,但是我告诉你,以你的修为,就算将仙术施展出来,也难以发挥出仙术的力量,更遑论干掉我,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的神色微微楞了一下。

    那太古星辰符本来就是仙术,听到男子话的那一瞬间,女人还以为这男子已经猜到了自己将要施展太古星辰符,但仔细一想,却立刻摇了摇头,心说这家伙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想要施展太古星辰符?

    况且,那太古星辰符本来是师姐修炼的神通,连中原很多驱魔师都不知道师姐修炼了太古星辰符,这番邦域外的人,怎么可能猜到这一点?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很自然的摇摇头,似乎根本就不相信男子可以猜到自己将要施展出来的神通。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