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9章 太古星辰符
    说实话,这番话出口,多少也让男子的目光微微沉了一下。

    那女人的实力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在男子看来,也的确很是奇怪,那女人在看到自己将御灵掌的威力催动到极致之后,为什么居然连躲开的念头也没有?竟然非常自信的站在御灵掌面前,难道那女人以为自己可以抵挡这御灵掌不成?

    若是以这女人的实力也可以抵挡那御灵掌的话,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那御灵掌自己已经修炼了起码两百年,要说御灵掌的威力,肯定是毋庸置疑,即便是五级驱魔师出手,也未必可以抵挡那御灵掌的威力,这女人算什么东西?竟然自信满满的以为自己可以抵挡,难道那女人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说实话,看到女人的表现,男子实在有些震惊,根本不相信那女人居然可以抵挡自己的御灵掌,好歹自己也是修炼御灵掌长达两百年的时间,区区一个三级驱魔师,而且如今动用的还根本不是自己本体的力量,不过只是驾驭了一点属性之力罢了。

    若是自己的御灵掌连属性之力都无法抗衡的话,有什么资格在中原大地上出现?只怕早就已经被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干掉了。

    当然,虽然男子根本不相信女人可以抵挡自己的御灵掌,但是,想到这女人体内毕竟有薛少白的真灵气,以这女人本来的实力也许无法和自己的御灵掌抗衡,但是,若是再加上薛少白的真灵气的话,未必就不能和自己的御灵掌抗衡。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突然阴沉了几分,暗道:“那真灵气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力量,以真灵气催动的神通,居然可以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力,我的御灵掌多少五级驱魔师都无法抵挡,那女人居然自信可以抵挡,若说这和真灵气没有关系的话,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虽然意识到那真灵气的威力也许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但自己如今毕竟还没有将御灵掌完全打出去,在这种情况下,御灵掌的威力也没有办法完全爆发出来,既然那御灵掌的威力根本就没有完全爆发出来,又怎么可能肯定御灵掌不是那真灵气的对手?

    而且,那真灵气根本就不是那女人的力量,虽然那真灵气很是可怕,但是,谁知道那女人能不能将真灵气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万一那女人根本就无法将真灵气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那自己如今在这里惴惴不安,岂不是引人发笑吗?

    想到这里,男子的心情多少也平静了一点,正所谓不见兔子不撒鹰,在没有看到女人的属性之力将自己的御灵掌抵挡下来之前,男子根本不可能相信那女人可以和自己抗衡。

    而就在那女人催动真灵气,驾驭覆盖了方圆数百丈的属性之力形成的巨浪,试图去抵挡男子的御灵掌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白衣女子温和的声音。

    “师妹,这家伙的御灵掌很不简单,你有把握可以对付此人的御灵掌吗?”白衣女子问道,似乎很不放心青衣女子可以抵挡那御灵掌。

    青衣女子迟疑片刻,说道:“师姐,我正打算和你联手,若是我全盛时期,要对付这家伙的御灵掌,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如今我体内的真气枯竭,如今催动的也根本不是我的力量,乃是那薛少白打入我身体的真灵气,这股力量我如今根本就无法完美的驾驭,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没有办法和这家伙的御灵掌抗衡。”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联手吧。”白衣女子冷静的说道。

    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毕竟是师姐妹,两人一起修炼了上百年时间,对于后者的实力,白衣女子多少也清除一些,看到那男子将自己的修为全部爆发出来,施展出来的御灵掌简直恐怖到了极点,若不是这里是杀降坑,此地的空间被天道宗的驱魔师封印的话,白衣女子甚至可以保证,那家伙刚才在将御灵掌凝聚起来的时候,这片空间便肯定已经在那御灵掌威压的压迫下崩溃,哪里可能抗衡御灵掌的威压?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一句,实际上,对一个修士来说,想要粉碎虚空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

    所谓的虚空并非是空无一物,本来空便是物,粉碎虚空,也就等于是粉碎物,当然,想要粉碎虚空,除了修为之外,最关键的是要认识到心物一元,空与物的统一关系。

    只有领悟到山河大地都是虚空,虚空万有便是世界的道理之后,方才能真正认识到虚空,而只有真正认识到虚空,在施展自己神通的情况下,方才有可能将虚空摧毁,不然的话,纵然是八级驱魔师,若是没有领悟到这个道理,也根本不可能粉碎虚空。

    当然,若是能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八级驱魔师的境界,眼界自然也是非同凡响的,怎么可能认识不到空与物的关系?

    而眼前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实际上早就已经领悟到了空与物的道理,不过,虽然这两人已经领悟到了这个道理,但两人毕竟只是区区三级驱魔师,即便联手,实力也不足以粉碎虚空。

    不过,在白衣女子看来,既然连自己都可以领悟到的道理,眼前那修为远超自己的男子不可能没有领悟,而后者既然已经领悟到了这个道理,此人想必肯定有实力可以粉碎这片虚空,不然的话,那家伙也不会在自己面前如此狂妄。

    白衣女子很清楚,那男子之所以在青衣女子面前如此狂妄,原因就在于后者自认修为远超青衣女子,甚至对道的见解上,也远胜自己的师妹,不论任何一个方面,男子都可以秒杀自己的师妹。

    而在自己师妹面前,有着这么多无法想象的优势的情况下,自然也对师妹不屑一顾,根本不可能将师妹放在眼里。

    不过,那男子虽然自大,自认师妹根本无法和他抗衡,但是,他就算是死也不会想到,师妹会得到薛少白体内的真灵气,师妹虽然各个方面都无法和男子抗衡,但因为有那薛少白打入她体内的真灵气,在有这股力量存在的情况下,师妹想要和男子,也并非什么难事。

    这个道理,眼前的白衣女子多少也清楚一点。

    是以,虽然明知道师妹不是男子的对手,但白衣女子对青衣女子也很是自信,相信师妹绝对不可能被眼前的婆罗门男子摆平。

    不过,此时听到青衣女子的话之后,白衣女子意识到,师妹虽然得到了薛少白的真灵气,但一时间也无法将真灵气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如此一来,也很有可能被男子压制,而在师妹被男子压制的情况下,自己若是坐视不理的话,师妹被男子干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白衣女子目光一闪,而后,只见那白云深处的白衣女子手腕一抖,羊脂玉一般白皙的手臂肌肤上立刻便出现了一层梅花图案。

    那梅花乃是白色,出现在女人的手臂上之后,让这女人的手臂看上去更是天香国色,只怕是薛少白,见到这条手臂,也会忍不住想要亲近。

    而在那白色梅花图案出现之后,便看到女人手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五芒星的印记,那印记暴发出阵阵金芒,而随着金芒的出现,只见女人身上的气势也陡然暴涨。

    本来,之前端坐在云端的白衣女子看上去恬静无比,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是一尊仙子,但是,在那五芒星出现,尤其是金芒开始闪耀之后,女人的气势顿时便变得深不可测起来,阵阵金芒回荡之间,无尽白云便直接在女人身体周围崩溃,而后,便看到金芒倒卷,嗡的一声飞入女人的手心。

    那白衣女子似乎一早便已经知道了金芒会发生的变化,看到金芒化收缩到了自己掌心之中后没有任何意外,甚至那白衣女子的脸上还出现了一丝笑容,似乎早就期待这一幕发生一般。

    而就在那金芒收缩到了女人的掌心之后,后者微微一笑之际,抬手便是一捏,手心里的金芒立刻便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如同鞭炮的声音,好在那声音不是很大,在虚空之中,也根本无法传播到太远的地方,不然的话,以男子的敏锐,只怕那声音发出来的瞬间,这白衣女子的位置就会完全暴露在男子的眼前。

    以男子的江湖阅历,不可能看不出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女子是有关系的,之前本来被人偷袭这件事是一直在男子的心头悬而未决,如今看到半空中出现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意识不到这女人便是偷袭自己的人?

    而男子一旦确定了那白衣女子就是偷袭自己的人之后,也根本不可能再放过白衣女子,到时候,直接出手对付白衣女子,那白衣女子又怎么可能和青衣女子联手?

    是以,察觉到自己的行踪并没有暴露以后,白衣女子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笑容,暗道:“嘿嘿,那婆罗门的男子修为虽然高深,但是神识似乎不是一般,居然一直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若是那家伙察觉到我的存在的话,怎么可能不顾一切的出手去对付师妹?”

    “当然,也幸亏是没有察觉到我的位置,不然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将太古星辰符凝聚出来?”白衣女人一脸微笑的说道。

    “那太古星辰符虽然没有什么动静,但需要凝聚的真气根本无法想象,以我如今的修为,也最多可以凝聚一道星辰符出来,而且,这星辰符最多也就只有坚持半炷香的时间,若是可以坚持一炷香的话,以星辰符的威力,就算有十个男子,也绝对是必死无疑!”女子一脸自信的呢喃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