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8章 怪胎还是天才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的脸色也顿时难看了起来。

    这女人也不是白痴,而且她的斗法经验虽然远远不及男子,但也不是什么江湖小白,很是清楚,男子这番话并非没有道理。

    若是自己一鼓作气的话,趁着男子立足未稳,没有将真灵气催动的情况下,直接出手,说不定早就已经干掉了男子,绝对不可能再被男子逼迫到现在这种地步。

    自己若是孤身一人在这杀降坑里的话,面对男子全力以赴的情况下,自己想要和男子抗衡,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即便是有自己的师姐一旁,若是想要对付眼前男子的话,便肯定需要和师姐联手对付眼前男子,否则的话,想要对付这男子,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而已。

    青衣女子毕竟也是纵横江湖数百年的存在,单说斗法经验的话,虽然和男子还有差距,但也绝对不可能连现在自己是不是男子对手这一点也看不出,若是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也看不出来的话,女人只怕早就已经被自己的仇家干掉了,又怎么可能活蹦乱跳活到现在?

    这女人可以活到现在,成为可以和男子抗衡的存在,这种经历已经非常清楚的说明,这女人的手段绝对不能小觑。

    当然,男子也知道,那女人如今根本就不可能上自己的当,虽然这女人的修为不及自己,但也并非是一无所知的蠢货,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目前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自己抗衡,即便这女人全力以赴,以她目前的修为,也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那女人想要用属性之力压制自己,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看到那男子重新驾驭起了御灵掌,爆发出一道让自己也心惊胆战的威压之后,女人的脸色也瞬间难看起来,盯着男子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暗中也和自己的师姐交流道:“师姐,你看到没有,这家伙居然还有余力!”

    说实话,此时不仅是青衣女子震惊,包括那暗中的白衣女子,此时也是一脸震惊。

    白衣女子的修为远超青衣女子,见识也比后者更加可怕,以她的目光来看,男子实际在再次爆发出那御灵掌威力的时候,体内的真气便已经消耗到了差不多的地步,以他体内当时的真气,绝对无法和自己抗衡,更何况是重新让眼前这御灵掌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即便是以白衣女子的江湖阅历,在那男子身上,居然也有失意的时候,后者竟然再次将御灵掌的威力提升了起来,以目前的御灵掌威力来说,若是女人想要和那御灵掌抗衡基本没有可能。

    甚至就算自己现在出手,也未必可以在男子手中占到任何便宜。

    想到这里,便看到白衣女子的目光微微阴沉了几分,说道:“我也觉得很奇怪,这家伙的实力怎么忽然之间就有了提升?之前此人明明已经被你逼入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根本不用我出手,甚至也不用我担心,你就可以轻松将眼前这家伙摆平,谁知道此人居然再次爆发出了比之前还要可怕的修为!”

    “那家伙一直在扮猪吃虎?”青衣女子皱眉,扮猪吃虎乃是修士常用的一种手段,别说那男子会用这种手段,就算是这她们两师姐妹,有时候也会扮猪吃虎。

    所谓扮猪吃虎,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手骄傲,人一旦骄傲,那肯定就会马虎很多,如此一来,若是和对方交手的话,难保对方不会在疏忽的情况下被自己找到机会。

    是以,在面对自己不是很了解的对手的情况下,很多修士往往都会选择扮猪吃虎,毕竟这是代价和付出最少的计策,一旦对方上钩,将自己的全部实力暴露出来的话,自己也有时间去想办法应对对方的攻击不是?

    而要说到扮猪吃虎,在那两个女人看来,没有人比薛少白这家伙出色!

    薛少白这家伙简直就是扮猪吃虎的宗师,之前在对付那上官金龙的时候,若不是薛少白扮猪吃虎,怎么可能拖到那天道宗的人出现?若是天道宗的弟子没有出现的话,青衣女子又怎么可能逃到这里?只怕早就已经死在了上官金龙的手中。

    而且,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薛少白在面对眼前这婆罗门男子的时候,也因为扮猪吃虎的关系,让男子的攻击屡屡受创,尽管薛少白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男子已经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四级驱魔师,但一时间却根本无法摆平薛少白。

    甚至薛少白还一度让男子很是头疼,甚至男子的分身还差点被薛少白干掉,若不是最后男子动用本体的力量,怎么可能让薛少白陷入危机?

    正是因为薛少白能够轻车熟路的施展扮猪吃虎这种手段,让所有和他交手的人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关系,后者才能在和他们交手的时候逃到好处,占到便宜。

    而青衣女子虽然也会扮猪吃虎的手段,但在施展的时候却根本没有薛少白老练,后者可是将婆罗门男子这等存在也玩的团团转,而自己却根本无法做到薛少白这种程度,这一点,让女人意识到,那薛少白除了油腔滑调之外,秉性还很是奸诈。

    这种人物,没有成长起来也就罢了,若是成长起来的话,将来那修炼界之中肯定有这家伙的一席之地。

    盖因如今这天下,四面八方全都是奸诈之徒,从最开始修士之间较量自己的实力,变成了如今较量彼此的情商,那薛少白既然将厚黑学玩的如此之好,想不在修炼界之中崭露头角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那青衣女子心中也略微有些庆幸,自己当初幸亏没有和薛少白交恶,这家伙不仅天赋出众,乃是万里挑一的存在,更关键的是,这家伙的情商也非常可怕,连婆罗门这种老怪物都没法和薛少白的情商抗衡。

    一个人天赋出众本来就已经很可怕,关键是那家伙除了天赋之外,情商比天赋更可怕,不管是情商出众还是天赋出众都足以让薛少白在中原大地上崭露头角。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若是得罪了薛少白这家伙的话,将来在修炼界之中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想到这里,女人也咽了咽口水,心说那中原大地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会孕育出薛少白这种怪胎,这种人物,几乎是百年难得一现的级别,如今能够在中原大地中孕育出来,难道是意味着中原驱魔界会有飞黄腾达的时候?

    在女人看来,若是那薛少白成为中原大地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之后,必然可以带领整个中原大地的驱魔师一飞冲天,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也可以沾光不是?

    而且,自己和薛少白的关系好不错,这家伙将来若是一鸣惊人了,自己在中原大地上的身份和地位也能得到适当的提高,到时候,还有什么人敢来招惹自己?

    若是想来找自己的麻烦,必然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看看是不是那薛少白的对手,若是不是薛少白的对手的话,有胆子跑来找自己麻烦,到时候,肯定会被薛少白反击回去,如此一来,说不定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麻烦,自己就已经被薛少白干掉。

    如今的修炼界,已经不是千年前那个以行侠仗义为主旋律的圈子,如今的修炼界,乃是以各自为阵人人自危为主旋律的世界,若是想要在这个世界之中脱颖而出的话,最忌讳的便是四面树敌。

    若是竖立一个普通敌人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若是竖立一个薛少白这么棘手的敌人,那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是以,若是世人知道自己和薛少白的关系之后,怎么可能还有胆子来找自己的麻烦?

    当然,女人也知道,想要薛少白为自己出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一般来说,一个人若是奸诈的话,肯定也会非常自私,盖因奸诈便是因为自己的自私造成的,若是没有自私的话,也绝对不可能形成奸诈的性格,而薛少白既然自私的话,到时候若是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薛少白为了自保,当然不可能会为自己出手。

    毕竟为是自己出手,不一定有好处不说,有可能还会让自己身陷险境,以薛少白做人的态度,怎么可能让自己身陷险境,如此一来,指望薛少白为自己出手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

    “唉,我也真是杞人忧天,如今还没有从那婆罗门男子的手中逃出去,便已经在想这些事情,这家伙如今既然已经将御灵掌的威力催动到了极致,肯定是打算直接干掉我,这家伙若是干掉我的话,那薛少白的情况也肯定会危险。”

    女子目光闪烁的沉吟道:“后者现在还没有恢复自己的真气,如此一来,若是自己落败,那薛少白也根本不可能还击,只有带着自己逃之夭夭,不过,以这家伙的修为来说,怎么可能放过自己和薛少白?到时候必然会追击他们,如此一来,死生也只在须臾之间!”

    当然,虽然女人担心自己无法抵挡那男子的御灵掌攻击,但是,想到如今师姐既然已经进入了杀降坑之中,若是师姐看到自己无法抵挡那御灵掌的威力的话,肯定会出手帮自己一起抵挡。

    以师姐和自己的关系,绝对不会坐视自己死在那家伙的手中,毕竟师姐能够从杀降坑之外进入这里就已经非常清楚的说明了问题,只要我有任何危险,师姐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想到这里,尽管看到眼前的御灵掌的威力很是恐怖,但女人的目光之中却并未有多少担忧之色,究其原因,肯定是因为对白衣女子实力的自信,不然的话,那青衣女子怎么可能在看到御灵掌已经拍向自己的时候,还一脸坦然的站在那御灵掌面前?

    “老家伙,我觉得你实在是太小看我了,你也不想想,既然我有胆子和你交手,难道会连一点自保的手段也没有?”女人一脸微笑的盯着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将御灵掌放在眼里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