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5章 大凶之相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昆仑山因为修炼环境恶劣的关系,凌云宗的弟子虽然已经是驱魔师,体内已经孕育出了真气,但是,即便是以这些人体内的真气也根本无法和此地恶劣的天气抗衡,在此地恶劣的天气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长寿。

    而想要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活下来,唯一的办法便是提升自己的修为。

    那萧玉燕如今虽然已经是二级驱魔师,但寿元也不过只有六十年,单纯说寿元的话,那萧玉燕连一个普通人也不是对手。

    是以,想到那萧玉燕得天独厚的天赋之后,八长老当然不舍得萧玉燕就这般死在自己的眼前,毕竟那萧玉燕若是寿元枯竭的话,到时候,他多年的心血荡然无存不说,甚至将来自己想要在天道宗之中崭露头角也直接化作了泡影。

    想到这里,那八长老当然会想方设法的提升萧玉燕的寿元。

    而想要提升一个人的寿元,最简单的办法便是提升这人的修为,那萧玉燕如今只有二级驱魔师的修为,寿元最多也就一个甲子而已,但是,若是她的修为可以提升到三级驱魔师,到时候,萧玉燕便能拥有起码一百岁的寿元。

    一百年的时间之中,以萧玉燕的天赋,八长老可以保证,那女人说不定还能一口气冲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而这女人一旦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到时候,纵然在这昆仑山之中,也根本不用再担心身体会受到这昆仑山恶劣环境的影响。

    想到这里,那八长老当然会带着萧玉燕一起到中原去历练一番。

    一个修士,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唯一的办法便是经历各种困境,经历无数的磨练方才有可能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

    如今进入中原这么好的一个历练机会,那八长老当然不可能放弃,毕竟这一次进入中原的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赵长老。

    赵长老乃是修炼烈火功的存在,一身修为惊天动地,虽然只有五级驱魔师的修为,但是,若是那赵长老将自己全部实力爆发出来的话,哪怕是六级驱魔师也根本无法和赵长老抗衡。

    且自己的修为也不弱,同样是五级驱魔师,两个五级驱魔师一起出现在中原大地,只要不是那天道宗的人出手,八长老可以保证,整个中原地区,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宗门可以和两人抗衡。

    而那萧玉燕在他们两人的护佑下,怎么可能出事情?

    是以,八长老想也不想,直接便通禀大长老,希望可以带萧玉燕一起离开山门,要知道,那门人弟子想要离开山门,一般情况下,门派里的长老根本就不会允许。

    原因很简单,这些门人弟子的修为都非常有限,若是离开山门之后有任何闪失,对凌云宗来说都是一种损失,而且,最关键的是,那萧玉燕本身是内门弟子,内门弟子已经是凌云宗中流砥柱的存在,若是离开山门之后有任何闪失,对凌云宗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是以,若是萧玉燕想要离开山门,必然要经过门派里大小长老的审核,若是这些长老没有点头的话,那萧玉燕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能够离开凌云宗。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考虑到八长老和赵长老会一起去中原,有凌云宗两大长老在的情况下,根本就不用担心萧玉燕会碰上杀身之祸。

    想到这里,那大长老才会直接了当的点头,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直接便答应了萧玉燕进入中原这件事。

    言归正传。

    却说那萧玉燕看到八长老交代完毕之后,毫不犹豫便催动遁光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目光也微微闪烁了一下,而后,便看到那萧玉燕回到草屋之中准备了一番,换了一身时髦的白领装以后便直接朝山门行去。

    如今外面的世界已经和修炼界泾渭分明,尤其是中原大地,更没有人穿什么汉服,既然如今要进入中原大地,理当与中原大地上的那些穿着打扮保持一致,免得自己成为其他人眼中的异类,到时候,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萧玉燕本来是昆仑山的修士,几千年来,昆仑山修士和中原修士向来就是水火不容,若是自己的身份暴露的话,难免不会被中原驱魔师找麻烦,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给自己的汉地之行蒙上阴影。

    想到这里,那萧玉燕当然知道入乡随俗的道理,将自己打扮的和中原人相差无几的样子,再将自己一身真气都隐藏起来,这样一来,自然不用再担心自己成为中原修士眼中的明灯。

    而就在那萧玉燕朝着山门行去的时候,已经在山门位置等待那萧玉燕等待的不耐烦的八长老突然心血来潮的掐算了一下。

    不掐算还好,一掐算却让那八长老的脸色直接难看了起来,呢喃道:“怎么回事,卦象为何如此凶险?玉燕去了中原,在有我和赵长老随行的情况下,竟然还会有危险?这怎么可能!”

    那八长老不仅修为高深,而且能掐会算,而且以八长老掐算的本事,凡事掐算的事情第非常准确,之前那八长老等那萧玉燕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忍不住想要掐算一下,看看萧玉燕这中原之行的运势如何。

    原本不掐算的话,那萧玉燕的八长老根本不会担心,毕竟有自己和赵长老在那女人身边,以八长老来看,既然有自己和赵长老存在,玉燕就算想要出事也绝对不可能。

    但是,如今看到那卦象的时候,八长老才意识到,自己将这一次的中原之行想象的实在太过简单。

    为萧玉燕这女人掐算的卦象实在是糟糕,一看之下,竟然是大凶的卦象!本来是凶相就已经让八长老很是担心,但是,如今居然是大凶之相,以八长老对自己掐算的自信,他可以肯定,自己的掐算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

    如此一来,再看如今这卦象,那八长老几乎可以肯定,若是玉燕真的去了中原大地的话,到时候肯定会发生意外,哪怕是有自己和赵长老在她身边,这女人也极有可能会死在中原大地上!

    意识到那萧玉燕去中原大地竟然会有性命之忧后,那八长老怎么可能愿意看到玉燕再跟自己去中原?

    是以,看到手中的卦象,八长老的面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暗道:“要不这次就算了,下次再带玉燕一起去中原?”

    “但是,之前本来已经答应了玉燕,怎么可以反悔?这岂不是食言而肥,那玉燕若是知道自己食言而肥的话,肯定不会原谅自己,将来肯定要和自己闹脾气,这小丫头最是难哄,若是让她不高兴的话,以后少不了要作弄老夫,如此一来,我岂不是只有必须要带那玉燕去中原?”八长老面色阴晴不定的想到。

    说实话,若是没有自己多此一举要为那玉燕掐算一下的话,就算这次带玉燕去中原,在八长老看来,也根本无关紧要,但是,恰恰是因为自己如今的掐算让八长老意识到,自己绝对不能带玉燕去中原,否则的话,这女人肯定会有危险。

    “师父!”

    哪知道,就在那八长老沉吟的时候,却看到山路上慢慢浮现出一道倩影,正是之前离开了草屋的萧玉燕。

    这萧玉燕如今虽然还不能御空飞行,但已经是二级驱魔师的她,移动速度自然是远超普通人,十几里的山路以她的修为,也不过只是一盏茶的时间罢了。

    是以,那八长老根本就没有在山路上等待多久时间,便看到萧玉燕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看到那萧玉燕的出现,八长老的目光突然凝重了起来,沉吟片刻,说道:“玉燕,这一次去中原凶险万分,你要不还是别去了,下次老夫再带你去中原如何?”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如今又不是我孤身一人去中原,还有你和赵长老在我身边,有你们两位长老,中原大地上还有什么人可以威胁到我们?”萧玉燕满不在乎的说道。

    顿了顿,只听那萧玉燕又接着说道:“而且,师父你老人家也不要小看我,弟子虽然只是一个二级驱魔师,但毕竟也是驱魔师不是?自然还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若是真的在中原大地上碰到什么危险,只要对方没有秒杀我,我要逃出生天,对弟子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困难。”

    听到萧玉燕的话,八长老立刻便陷入了沉思。

    看到那萧玉燕的打扮,其实八长老便已经清楚,如今想要再叫那萧玉燕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女人已经动心,已经是打算跟随自己一起去中原,若是在这个时候让玉燕打道回府的话,这女人肯定不会答应。

    如此一来,自己纵然是告诉这女人此行危险,也根本不可能让此女回头。

    想到这里,那八长老便已经明白,如今想要这女人回头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看到有自己和八长老在她身边,玉燕心中也根本不会将危险当成一回事,如此一来,想要劝说这女人回去,更没有任何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那八长老也意识到,这件事如今看来只有听天由命,若是那玉燕运气好的话,自然不用死在中原大地上,但是,若是这女人运气不好的话,到时候,就算有自己和赵长老也未必可以保住这女人。

    无奈之下,那八长老也只有长叹一声,说道:“既然你一意孤行,那如今也就只有听天由命了,希望你吉人天相,不会被老夫的乌鸦嘴说中!”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