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4章 萧玉燕
    八长老又不是白痴,进入中原意味着神秘他非常清楚。

    那凌云宗不同于天道宗,凌云宗的建立本来便是因为金刚气的存在,为了保护金刚气不落到其他人手中,凌云宗随时都要保持对天下修士压倒性的优势,如此一来,不管任何时候,凌云宗的长老都不敢随便离开宗门。

    这一点和天道宗有本质的区别。

    那天道宗因为不必看守金刚气这种会引起人觊觎的力量,宗门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束缚力,只要门派之中的长老愿意,随时都可以离开宗门。

    而凌云宗,哪怕是长老,想要离开宗门,也必须要得到大长老的首肯,而且,纵然是得到了大长老的允许,对于离开的时间和次数也是有限制的。

    一般来说,一个长老,百年之中最多有三次离开宗门的机会,而且,每次离开不能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那八长老其实早就已经用光了自己离开宗门的机会,想要再次离开凌云宗,起码还要等待四十年以上,但是,如今因为中原大地有异动的关系,好运直接落到了八长老的头上,让后者居然不用等待四十年便有了再次离开宗门的机会。

    说实话,想到这一点,要说那八长老不高兴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那八长老也是老江湖,此时若是在几个长老面前露出兴奋的神色,这几个长老肯定会认为自己是在嘲讽他们,虽然这样不至于使他们原本很微妙的关系变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但是,若是这几个长老不高兴的话,势必会阻止自己进入中原,建议大长老换人。

    若是这样的话,自己好不容易得到进入中原大地的机会,肯定会从手中不翼而飞。

    想到这里,那八长老哪里敢在几个长老面前露出丝毫的情绪?

    是以,听到大长老的吩咐之后,八长老立刻起身,一脸严肃,深深拱手,说道:“大长老放心,老夫一定不辱使命,成功离间天道宗和应龙那小子。”

    大长老面无表情的点头,说道:“很好,既然你有这个自信,就快去吧,尔甲已经走了不少时间,不知道你现在出发的话还能不能追上此人。”

    听到大长老的话,八长老的脸上顿时便露出迟疑的神色。

    看到八长老的神色有变,大长老眉头微皱,说道:“怎么老八,你还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八长老立刻摇头,说道:“不是,大长老你误会了,我并非是有什么不方便,只是这次进入中原大地乃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老夫想要带座下弟子一起去中原,不知道这件事大长老你怎么看?”

    消瘦老者笑道:“咱们凌云宗只对长老的离开有限制,至于门中弟子,从来没有任何限制,既然你想要带自己的弟子一起去中原,那就你自己安排吧,老夫没有任何意见。”

    听到消瘦老者的话,八长老的脸色立刻便好看了起来,拱手说道:“如此便多谢大长老的体谅了。”

    大长老微微笑了笑,随后,便看到那消瘦长老挥挥手,示意八长老可以离开了。

    而后,便看到大殿之中卷起一道白芒,那消瘦长老刚刚挥手,便看到那白芒轰然一跃,刹那之间便飞出了大殿,眨眼之间便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们说老八这是打算带谁去中原历练?”看到白芒消失,一个正在打坐的长老忽然开口,眯着眼睛盯着八长老消失的方向说道。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老八肯定会带玉燕那那女人一起去中原,萧玉燕这女人天赋异禀,小小年纪便已经深得各种驱魔术精髓,若是培养起来的话,将来势必可以成为我凌云宗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

    “哼,老八的运气也太好了,居然在雪地之中捡到一个资质如此出色的苗子,最关键的是,这女人还不是兵解重修的老怪物,若是兵解重修的老怪物的话,将来恢复了自己的原本修为,到时候肯定会离开我们凌云宗,在这种情况下,老八培养那女人的所有心血都将付诸东流。”

    “但是,如今这女人既然不是兵解重修的老怪物,将来培养起来,绝对可以成为我凌云宗的强大战斗力,老八有这女人做弟子,将来在我门中的地位也肯定很是不凡。”

    听到这些议论,那坐在大殿上首位置的消瘦长老突然长笑起来,说道:“老八毕竟也是我们凌云宗的驱魔师,大家这么说,岂不是太见外了?难道诸位都不肯承认老八在我门派中的身份?”

    “当然不是,只是我等心里不舒服罢了。”

    消瘦长老笑道:“多少年来,修炼界之中被晚辈超越的前辈比比皆是,诸位都是在修炼界摸爬滚打几百年的驱魔师了,怎么连这点也看不破?”

    “大哥说的对,我等刚才也实在太小心眼了一点,反正那老八无论怎么成长,都是我凌云宗的人,他强大的话,意味着我凌云宗也会变得强大,而我凌云宗一旦强大起来,到时候,哪里还有人敢来找我凌云宗的麻烦,我凌云宗在昆仑山的地位肯定再也无人可以撼动。”

    “你说的自然是道理,但是,等到老八成长起来那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而且,老八的强大肯定是建立在萧玉燕那女人身上,后者如今还是二级驱魔师的修士,老八要等到萧玉燕成长起来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这种事情变数太大,就算那萧玉燕有通天彻地的天赋,也未必就能保证成长到老八超越我等的那一天。”

    “嘿,你这番话若是让老八听到的话,肯定会非常不高兴,你这不是在讽刺那老八没有资格在我们天道宗之中力压群雄吗?”

    “哼,老夫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怎么可能是怀有私心?”

    “行了,诸位不要议论了,反正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我等还是抓紧时间打坐吧,那金刚气的封印如今已经有了松动,最多再有十天的时间,金刚气就会爆发出来,到时候,我等还要出手将那金刚气再次封印了起来,可不要因为如今的争吵影响了之后的封印!”消瘦长老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

    本来这件事便是没有一定准则的事情,在场几个长老争吵一阵也没有意思。

    八长老若是可以成长起来,消瘦长老自然会很宽慰,但是,即便后者无法成长起来,消瘦长老自问也无愧于心,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再将那八长老的事情放在心上?

    是以,转眼之间,便看到消瘦长老目光微微平静了几分,随后,便看到那消瘦长老盘膝打坐起来,阵阵真气从消瘦长老体内爆发出来,慢慢便将那消瘦长老包裹在了其中。

    而就在那几个长老在大殿之中争吵八长老是否可以在凌云宗之中崭露头角的时候,那被议论的主角此时早就已经离开了大殿,匆匆一别之间,那八长老便已经返回了自己的山门之中。

    此时,凌云宗偏西的雪峰之上,八长老渐渐收敛遁光,落到了雪地上。

    那雪峰上有一间茅草屋,此时天地间雪花纷飞,草屋早就已经被积雪覆盖,站得远了根本不可能发现那雪峰上居然还有一间草屋,只有走到近处方才知道,那雪峰上原来还有一座草屋。

    而就在那八长老落到雪地上的时候,草屋的木门突然被人推开,随后,便看到一个女人从那草屋之中走了出来。

    这女人一袭黄衫,生一张鹅蛋脸,面色白皙似雪,身材苗条婀娜,站在那雪花漫天的雪峰上与天地间的白雪浑然化作一体,仿佛是从雪中孕育出来的精灵一般。

    看到那八长老站在雪地上,女人立刻便笑了起来,明眸皓齿,仿佛积雪都融化了几分,顿时之间便仿佛有脉脉春风融入人的心房之中,而后,便听到那女人嗓音轻灵的说道:“师父,你回来了?”

    八长老点点头,眼神平静的扫了女人一眼,说道:“玉燕,准备一下,师尊要去中原一趟,你也最好一起去。”

    “我?”女人一愣,似乎没有想到眼前这老者是招呼自己一起去中原,沉默片刻之后,便看到女人点点头,说道:“好,师父,弟子收拾一下,便跟师父一起走。”

    八长老点头,旋即话锋一转接着说道:“玉燕,你最近修炼上可遇到什么问题?”

    那叫做玉燕的女人沉吟少许,摇摇头,说道:“谢谢师父关心,弟子最近的修炼一切都很顺利。”

    八长老说道:“那就好。”顿了顿,八长老又接着说道:“老夫就先走一步了,不在这里等你了,咱们到山门汇合。”

    萧玉燕说道:“好,弟子马上就来山门见师父。”

    随后,便看到八长老遁光一纵,直接从雪地上飞起,眨眼之间便已经消失在了那萧玉燕的眼眉之中。

    “哇!终于有机会去中原了!我已经十年没有去中原了!记得上次去的时候,那中原大地上的人还以为我是演电视的,不知道这次去中原又会碰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萧玉燕一脸兴奋的自言自语道。

    说实话,修炼界的生活其实相当的苦闷,尤其是这凌云宗,门人弟子几乎和外面的世俗界没有任何接触,有时候会碰到几个在风雪之中迷路的猎民,但这些人不过只是外面世俗界的冰山一角而已,透过这些猎民哪里可以看到外面世俗界的真容?

    是以,不仅是萧玉燕,任何一个凌云宗弟子其实都对外面世界有一定的向往之情。

    不过,因为凌云宗门规的关系,这些弟子每年都只有很短几天可以离开宗门,大部分时间都必须留在宗门之中和众位长老一起镇守宗门,因为这个关系,并非所有弟子都会把握宗门放假时间去外面世俗界之中游历一番。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