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0章 太上长老
    “看来,随着那中原大地上的异动,这昆仑山之中出手的人也不仅仅只是那应龙一个人。”

    与此同时,就在女人忙着催动自己体内的精血为自己易容的时候,之前那应龙所在雪峰上,老者突然睁开了双目说道。

    那老者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神通,虽然距离那应龙所在位置不知道多远,但后者却似乎清楚洞悉到了应龙的所作所为,非常清楚的发现,那应龙如今正在想办法进入中原。

    而且,不仅是应龙,除了那小家伙之外,居然还有其他人也在打进入中原的主意。

    那中原是什么地方,简直和龙潭虎穴没有区别,若是修为没有提升到五级驱魔师的境界,想要在中原上全身而退乃是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老者修炼到如今的境界,不仅修为不是那女人可以想象的,包括老者的斗法经验,也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以老者的修为和见识非常清楚,想要在中原大地上翻云覆雨,最起码也要有五级驱魔师的修为,不然的话,就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在中原大地上,也缺乏自保能力,更何况是在中原大地上历练?

    在修为不足的情况下,所谓的历练便不再是历练,而是在找死了。

    是以,老者非常清楚,那应龙去中原大地也就罢了,后者毕竟已经是五级驱魔师,在中原大地上肯定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在中原大地上翻云覆雨实在是很轻松的事情。

    但是,这女人却根本没有男子的修为,以她的修为,如今进入中原,一旦被人盯上的话,便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这毕竟是那女人自己挑的,既然是这女人自己挑的,那老者就算知道女人此行是凶多吉少的情况,也根本无能为力,只能摸摸祝福这女人,希望她洪福齐天,可以从中原大地上全身而退,否则的话,那女人如今进入中原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找死罢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老者再次摇摇头,低声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那老者究竟在嘀咕什么,但稍微想象也知道,这老家伙如今嘀咕的肯定是和女人有关系。

    而老者在嘀咕一阵之后,便看到后者再次闭上了眼睛。

    嗡!

    就在那老者闭上眼神的瞬间,覆盖在山巅上的积雪突然卷动,而后,便看到那积雪突然飞起,卷动之间直接落在了老者的身上。

    而后,便看到老者的身形一动,随着雪花的弥漫,渐渐消失在了雪花之中,不知道最后去了什么地方。

    而在那老者消失在雪花中的瞬间,便看到积雪突然砰的一声落到地上,天地再次恢复了平静,哪里还有之前雪花弥漫的景象出现?

    与此同时,在距离这片雪峰大概一百里的位置。

    这里有一座雪峰,那雪峰的山巅已经隐没到了云层之中,无尽浮云涌动在雪峰周围,使得那雪峰看上去若隐若现,仿佛人间仙境一般屹立在天地间。

    此时在雪峰上有一座宫殿,这宫殿金碧辉煌,虽然是在白云深处,却有无尽金芒从那宫殿之中传出,而且,除了金芒之外,只见那宫殿之中还有阵阵真气从宫殿之中涌动出来。

    这宫殿看上去很是不凡,阵阵仙音萦绕在那宫殿周围,使得这宫殿就像是沐浴在仙界中一般。

    此时,在那宫殿中心位置的一间大殿里。

    这大殿周围闪烁着阵阵光芒,这些光芒交织在一起,使得那宫殿看起来五彩缤纷,而随着那光芒的涌动,阵阵威压也在那宫殿周围涌动,使得这宫殿周围的威压,此刻膨胀到了极致,任何靠近这威压的流云统统被那威压摧毁的干干净净。

    “想不到那中原大地上的一场一动,居然连昆仑山的人都吸引了过去。”这个时候,只见在大殿之中打坐的几个老者之中,其中一个忽然睁开双目,盯着大殿外的青空,若有所思的说道。

    “看应龙那口气,似乎对中原大地上的那件宝物志在必得,这家伙对我们凌云志早就有意见,若是当真让那家伙得到那件宝物的话,到时候,此人势必会用手中的宝物来对付我们,对我们来说,情况必然对我们很是糟糕。”又是一个老者开口,目光闪烁的说道。

    “不错,应龙的师父死在我凌云宗的手中,这家伙这么多年来也没有放下对我们凌云宗的仇恨,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对付我们凌云宗的人,如今若是让这家伙得到中原大地上的那件宝物的话,这家伙必然会利用手中的宝物来对付我们,到时候对我们的局面肯定会非常不利。”有老者附和道。

    “那你们以为,现在我们该如何做才好?要不要现在派人去拿下应龙那小子?”

    “哼,现在出手的话,天机那家伙肯定也会出手,你要知道,应龙那小子毕竟是天机的师侄,纵然这两人平常时候很不对付,但是在生死危机之下,天机必然会出手,一旦这家伙出手,我们根本不可能拿下应龙。”

    “哪怕是清楚太上长老也不可能成功?”坐在上首位置的紫袍老者说道。

    “你是疯了吗?这么小一件事便要惊动太上?你可知道,正是因为我们凌云宗这些年来一蹶不振,几个太上对我们颇有微词,若是在这种时候,我们还要请几个太上出书去对付那小子的话,几个太上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说到这里,那老者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即才接着说道:“若是几个太上长老怪罪下来,你和我,谁能担当得起?”

    这番话,让几个老者全都沉默了下来。

    这些年凌云宗的发展几个长老都看在眼里,因为有天道宗的存在,凌云宗一直也只能龟缩在这昆仑山之中,哪怕凌云宗手中掌握着真灵气,也根本无法和天道宗抗衡。

    也正是因为有天道宗的存在,凌云宗一直也无法真正发展起来,导致如今凌云宗的实力也越来越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几个老者的心情都非常沉重,很是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毕竟那凌云宗是培养在场几个老者的宗门,几人怎么可能想看到那凌云宗的传承出现问题。

    毕竟若是那凌云宗发展成当世第一宗门的话,这几个老者出门在外,脸上也更有面子,但是,若是一直都被天道宗踩在脚下的话,几个老者纵然修为通天彻地,也根本没有资格在任何修士面前狂妄。

    这个情况,在场几个老者都非常清楚,也正是因为清楚如今宗门的情况,几个老者才不愿意去打扰那几个太上。

    如今这几个太上都还在清修之中,一旦他们之中有人去打扰那几个太上,这几个太上出于对宗门的关心,到时候肯定会询问几人宗门的情况,而现在在场几个家伙没有任何一个可以给出让几个太上满意的答案,在这种情况下,那几个太上怎么可能满意现在宗门被天道宗压制的情况?

    既然几个太上无法满意这种情况,到时候,势必会找那几个老者的麻烦,这几个老者毕竟是如今凌云宗的实际掌权人,凌云宗被天道宗的人压制,不管怎么说,也是和这几个老者有关系,既然和他们有关系,那太上长老当然不可能放过几人。

    想到这里,哪里还有人有胆子去打扰几个太上?

    “可是,现在若是不惊动的太上的话,单凭我们几个人,根本就无法和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抗衡,若是我昆仑山的散修进入中原大地的话,那天道宗的人也许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若是我们凌云宗的人去了中原,天道宗的人肯定会怀疑我们别有用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怎么去找应龙那小子的麻烦?难道我等要眼睁睁的看着应龙那小子得到中原大地上刚刚出世的宝物,眼睁睁看着这家伙用这宝物来对付我们吗?”说话的老者似乎很是不甘心的说道。

    实际上,在场这几个老者没有任何一人甘心。

    应龙虽然是天机的弟子,但是说实话,在场几人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人将那应龙放在眼里,丝毫不认为这家伙可以他们抗衡,若是这家伙的师父还在世的话,几人当然不会这么狂妄,毕竟那小子的师父是昆仑山之中屈指可数的几个六级驱魔师。

    即便那凌云宗有压制一个六级驱魔师的实力,但是,若是要压制天机老人的话,肯定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而在明知道自己将要付出惨重代价的情况下,那凌云宗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做?

    毕竟那凌云宗能发展到现在,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如果因为对付一个六级驱魔师,而让整个凌云宗的实力被削弱的话,这是任何一个长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是以,虽然凌云宗和那应龙的师父有矛盾,但是,在不到最后关头,凌云宗也根本没有在意过和他师父之间的矛盾,甚至可以说,对天机老人的存在,那几个凌云宗的驱魔师还非常敬佩。

    原因很简单,天机乃是唯一一个没有使用金刚气,而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六级驱魔师境界

    的存在,这种存在,在凌云宗的眼中乃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是以,既然明知道那天机老人乃是天才,凌云宗的驱魔师自然也要给后者一些尊重,这不是因为那凌云宗承认天机老人的地位,不过只是肯定后者的天赋,毕竟那天机老人再怎么可怕,也仅仅只是一个散修罢了,凌云宗之中可以和天机老人抗衡的存在比比皆是,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那凌云宗的驱魔师将天机老人捧在手心里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那天机老人如今已经死在了令运作的手中,除掉这个心腹大患对凌云宗来说确实是好事一件,但是,那老家伙虽然除掉了,如今他的弟子却还活在世上,凌云宗的人很清楚,虽然如今干掉了那老家伙,但是,让他的弟子活在世上。

    对凌云宗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隐患,毕竟那老家伙的弟子也不是等闲之辈,如今已经五级驱魔师的后者,虽然不一定可以摆平凌云宗,但是,想要和凌云宗抗衡,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