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9章 易容之术
    说实话,以应龙的修为,只要不作死,足够他在杀降坑之中全身而退。

    不过,那应龙也不是白痴,既然杀降坑之中有宝物出世,如今被杀降坑宝物吸引目光的人肯定不止自己一个,虽然自己现在还没有进入中原,但只要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一旦自己进入杀降坑,到时候不知道要碰到多少让自己头疼的存在。

    若是在这些人的围攻下,以自己的修为,想要轻松摆平这家伙也是不一定的事情,不过,若是自己的修为能提升到六级驱魔师的境界,即便自己孤身一人进入杀降坑,到时候,谁人是自己对手?

    那中原大地虽然卧虎藏龙,但昆仑山并非没有和中原人接触过,很是清楚,那中原大地上的六级驱魔师乃是屈指可数的,而且,这几个六级驱魔师如今都在疯狂打坐修炼,希望在下一次天劫降临之前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

    如此一来,即便那杀降坑之中有宝物现世,这些老怪物也绝对不会出世,在这种情况下,那杀降坑之中如今盘踞的,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只是五级驱魔师而已,而自己现在本来便已经是五级驱魔师的修为,以自己的现在的状态,即便是进入杀降坑之中也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生命危险。

    想到这里,便看到应龙目光闪烁之中,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天地间。

    而就在那应龙消失的瞬间,只见那男子刚才站立的天地间突然涌动出阵阵涟漪,而后,便看到一道倩影突然从虚影之中一闪而出。

    仔细看去,这倩影乃是一个女人,这女人身穿一袭白衣,生一张瓜子脸,身材婀娜多姿,虽然脸上带着白纱,但仅仅只是从身材上来看,也能看出,这女人绝对是一个美女。

    那女人看到男子消失,眼神微微一变,立刻便换上了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盯着应龙消失的方向,呆呆的出神。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会和天机老鬼打这种赌,看这家伙的态度,似乎是不入中原不罢休了。嘿嘿,也不知道那中原大地上出世的宝物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不过,既然连这家伙都可以吸引到中原,想必那宝物肯定不简单,我如今反正在昆仑山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妨也跟着这家伙到中原去见识一番。”女人呢喃道。

    “不过,这家伙和我向来不对付,即便我要去中原,也要小心一点,免得被这家伙看出什么端倪,甚至是被这家伙捕捉到我的存在,若是被应龙那家伙发现了我的行踪的话,后者肯定不会放过我,如此一来,我想要轻而易举的得到那件宝物肯定没有任何可能。”

    “是以,若是我想得到宝物的话,唯一的办法便是在那家伙面前小心一点,否则的话,以我的修为,若是在那家伙面前暴露行踪的话,不仅不可能得到那宝物,甚至还有可能被那家伙直接干掉,这样一来,我跟着这家伙岂不就成了找死吗?哼,就算要找死,我也不可能死在这家伙手里不是?此人当年不过只是我面前的一个废物,谁知道这些年过去了,居然让这家伙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了起来,我如今在这家伙面前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如此一来,若是要跟踪此人的话,我必然要小心一点,否则得话,我的行踪肯定会在这家伙面前暴露!”女人暗暗沉吟。

    这女人毕竟也是昆仑山修士,和应龙的接触虽然少,但对应龙不可谓不了解,而且,那女人当年在昆仑山之中,也和应龙打过一次交代。

    多年前,这应龙的修为远远不及女人,因为一点小小的矛盾,那女人原本打算杀了应龙,不过是念在后者一番天赋得之不易,所以在最后关头放了后者一条生路。

    说实话,这种事在修炼界之中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毕竟那修炼界之中到处都是倾轧,很少会出现这种放对手一条生路的事情,而应龙也因为这件事记住了这女人的存在。

    而后来那应龙不知道得到了什么造化,修为疯狂提升,短短时间之中便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五级驱魔师的境界,让女人根本就无法望其项背。

    而让女人诧异的是,虽然应龙的修为提升了,但后者却并未和其他修为一样,来找女人报仇,否则的话,那女人如今怎么可能在昆仑山之中安然无恙,只怕早就已经死在了应龙手中。

    毕竟应龙已经是五级驱魔师的修为,要找一个三级驱魔师修为的女人麻烦,后者就算是薛少白这样的天才也根本不可能抵挡,更何况那女人并非是薛少白这种变态,是以,若是男子来找女人麻烦的话,以女人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抵挡。

    这一点,实际上那女人多少也明白。

    是以,看到应龙如今根本就没有找自己麻烦,这种情况让女人也多少放心了一点。

    不过,虽然那应龙现在没有找自己麻烦,但不代表将来不会给自己难堪,修士若是想在修炼界之中长命一点就必须要学会小心谨慎,不然的话,就算是修为通天彻地的存在,也不可能在修炼界之中长寿,毕竟你的修为可怕,不代表别人的修为便浅薄。

    正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更有强中手,即便是男子这等可怕的驱魔师,在修炼界之中也并非是无敌的存在,比他修为高深的驱魔师比比皆是,想要以五级驱魔师的修为独步天下,以应龙男子的修为根本不可能。

    而连应龙都必须要在修炼界之中低调的情况下,换成眼前的女人,若是在修炼界之中太过高调的话,最后必然是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纵然没有人提醒,甚至那女人的修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可以和应龙抗衡,却也根本没有资格在修炼界之中狂妄,稍微大意一点,肯定便是不明不白的陨落掉。

    那女人虽然修为没有应龙可怕,却也在修炼界之中挣扎了数百年的存在,这么肤浅的道理,以女人的见识怎么可能不明白?

    是以,雪峰上的女人非常清楚,若是自己想要在中原大地上活命的话,不仅不能被应龙发现自己的行踪,最关键的是,还要在中原大地上稍稍低调一点,不然的话,即便不被应龙发现,最后也会被中原驱魔师干掉。

    想到这里,便听到女人沉默一阵之后,突然开口,呢喃道:“以中原大地的情况,我想要在中原大地上活命,唯一的办法便是易容,只是这容貌可以变化,我的真气属性却根本无法变化,一旦被人察觉出我的真气属性,到时候必然可以洞悉到我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我易容,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那易容瞒不过高级驱魔师,但五级以下的驱魔师,想要瞒过对方却也不是什么难题。”女人微微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说一句。

    实际上,在修炼界之中,但凡修为没有达到五级驱魔师以上的都算是低级驱魔师,包括那婆罗门男子,在薛少白和青衣女子面前,后者可以狂妄,但是,在中原主流驱魔师之中,婆罗门男子的修为根本不值一提,能摆平这家伙的驱魔师比比皆是,以婆罗门男子的修为,想要在中原大地上翻云覆雨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这种情况在进入中原大地上百年的时间之后,那婆罗门男子多少也了解一点,深知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求没有办法在中原大地上耀武扬威,一旦不知死活的耀武扬威,只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而女人在沉吟到自己爹修为无法在中原大地上翻云覆雨之后,自然会想办法来隐藏自己的身份,毕竟若是自己的身份被人察觉出来的话,到时候,自己只怕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女人如今的修为已经到了要突破到五级驱魔师的境界,修为已经提升到了现在这种程度的情况下,想要女人放弃自己的修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就薛少白这样的初级驱魔师,也根本没有想过要放弃自己的修为,更何况是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境界的女人?

    若是女人现在放弃掉自己的修为话,那自己之前所有的付出和努力岂不都付诸东流了吗?

    以女人的立场来说,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修为全部付诸东流,必然会想办法保全自己如今的境界,否则的话,自己的修为若是全部葬送的话,那自己之前的所有努力岂不都白费功夫了吗啊?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直接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噗的一声,便看到女人喷出一口血雾。

    而血雾在女人身前涌动,随后,便看到女人伸出手,沾了沾血雾到自己的指尖,而后,又看到女人用沾着自己精血的手指在自己脸上花了一个鬼脸。

    那鬼脸的样子就像是一道法阵,女人刚刚画完,便看到她又直接催动了体内真气。

    嗡的一声,一道银芒从女人眼中激射而出,那银芒笔直飞出,直接便飞到了女人面门上,而后,便看到银芒震动,迅速的覆盖到了花纹上。

    当然,这还只是开始而已,随着那银芒覆盖到花纹上,便看到银芒渐渐与花纹融为一体,与此同时,那花纹之上掀起了淡泊的银色火焰。

    随后,便看到那花纹上的银色火焰疯狂燃烧,随着火焰的燃烧,只见女人的面容突然开始扭曲了起来,面部肌肉突然扭动起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