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6章 打赌
    不过,虽然男子的经脉已经受伤,但是如今却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四级驱魔师的境界,放眼修炼界,不知道多少驱魔师就算经脉没有受伤也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四级驱魔师的境界。

    眼前这男子在经脉受损的情况下也能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如此境界,从这一点来说,眼前这男子也不愧是一个天才。

    说实话,那老者对自己当年那个老朋友的了解不可谓不深,对于这个朋友,眼前这老者多少还是清楚一点,很清楚后者是一个收徒只收天才的存在,一般的驱魔师,那老朋友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也正是因为这个关系,眼前这男子虽然展现出远超一般驱魔师的天赋,但老者却又没有丝毫震惊。

    说实话,那老者实际上也稍稍有些孤陋寡闻,如今的他根本就没有接触过薛少白,若是此人接触一下薛少白的话,只怕才会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天才。

    眼前这老者若是见到了薛少白的话,才会清楚,就男子这种天赋,在薛少白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毕竟那薛少白乃是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抗衡堂堂四级驱魔师的存在,眼前这男子就算天赋再怎么逆天,也绝对不可能做到以初级驱魔师的修为去压制一个四级驱魔师。

    是以,若是老者见识到薛少白的天赋的话,恐怕才会知道所谓的天才到底是可怕到了何等程度的存在。

    当然,如今那薛少白距离这老者起码上千里的路程,二人既然相距如此之远,就算眼前老者想要邂逅千里之外的薛少白也没有任何可能。

    言归正传。

    再说眼前这老者意识到眼前年轻人对付凌云宗的目的之后,仅仅只是为了给自己报仇,又怎么可能答应和年轻人合作?

    若是自己现在和年轻人合作,那岂不是被人当枪使吗?就算这老者和年轻人的师父有些交情,但是,若是和凌云宗当作对,那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老者可不想自己因为被人当枪使而死在凌云宗的手中。

    想到这里,便看到老者笑了笑,补充道:“应龙,何必要在老夫身上打主意?之前你不是说了吗?中原大地上灵气震动,想必不是有妖孽出世便是有法宝出世,你若是进入中原大地,将这个宝物得到手中的话,害怕不是那凌云宗的对手吗?”

    顿了顿,老者又接着说道:“而且,就算不是宝物,也肯定是妖孽,你若是和这妖孽成为朋友的话,让这家伙帮你报仇,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听到这番话,年轻人当场便苦笑了起来,说道:“前辈你说的何其简单,但是,我怎么知道那妖孽是不是肯和我做朋友?而且,就算我们成为了生死之交,你又怎么保证此人一定会帮我报仇?”

    说到这里,男子的目光微微一闪,又接着说道:“而且,若这灵气乃是宝物发出来的话,我进入中原,以我的实力,怎么可能得到那宝物?”

    原来,这男子虽然常年隐居在昆仑山之中,很少在中原大地上活动,但是因为相距中原大地不是很远的关系,而且,多少也和中原大地上的接触过的关系,对中原大地卧虎藏龙的特点很是清楚。

    是以,听说要进入中原去抢夺宝物之后,那叫应龙的年轻人心中根本就没有多少自信,根本不相信自己可以从中原驱魔师的手中将宝物抢夺到手中。

    若是自己轻而易举便将宝物抢夺到手中的话,对中原驱魔师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讽刺,毕竟那中原驱魔师之中不乏修为远超自己的存在,若是真有什么宝物出世的话,这些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肯定会先自己一步去抢夺这宝物。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不愿意,也不得不和这些中原驱魔师碰面。

    想到这里,那男子便已经清楚,也自己现在的修为最好不要去考虑什么中原驱魔界的功法,敢打中原驱魔界的宝物,只怕最后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这便要看你自己了,若是你没有胆量的话,即便那宝物放在你面前,我可以肯定,你也绝对没有胆子将宝物拿起来。”老者微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年轻人便已经回过神来,原来这老家伙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自己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即便不可能在中原驱魔界横行无忌,但起码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怎么可能进入中原之后,一不小心便要死在中原?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眼神顿时便冷漠了几分,盯着眼前老者,目光闪烁的冷哼道:“老家伙,你这是不将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老者摇摇头,说道:“并非是老夫不将阁下放在眼里,实在是因为阁下根本就没有可以让老夫放在眼里的东西,你只是一个四级驱魔师,中原大地上的四级驱魔师何其之多,你以为你能在中原大地上翻起什么花浪?”

    顿了顿,老者又接着说道:“而且,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你进入中原大地若是不小心一点的话,最后连怎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哼,若是我成功从中原大地回到这里的话,你怎么说?”年轻人目光一冷,问道。

    好歹也是四级驱魔师,虽说眼前这老家伙是自己的前辈,但是,若是被此人如此轻视,也是男子无法忍受的事情,是以,听到那老者的话之后,男子的目光顿时便难看了起来,心说这老家伙还真是不给自己面子,好歹自己也是得到了师父全部传承的存在,这家伙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岂不是连师父也不放在眼里?

    师父那是何等存在?若是师父没有陨落的话,即便是这老家伙也根本不可能是师父的对手,以这老家伙的修为,竟然还不将师父放在眼里!实在是不给师父面子。

    哼,若是师父当年在世的话,你这老家伙哪里敢不将师父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男子便意识到,即便不为自己争一口气,也要为师父争一口气,若是不将那中原大地上的宝物取回来的话,自己到时候还怎么去面对这老家伙,被这老家伙讽刺,到时候,只怕连师父陨落了也不会瞑目。

    是以,沉吟到这里,便看到那年轻人直接哼了一声,说道:“你这老家伙,还真是不知道死活,居然敢不将我师父放在眼里,也罢,反正我师父现在已经死了,你说什么都可以,怎么看不起我师父也没有问题。”

    “不过,我师父虽然陨落了,我却还活着,既然我活着,那我便有义务要维护一下我师父的尊严,老家伙,你听清楚了,若是这次我将中原大地上的宝物取回来的话,你怎么说?”年轻人目光闪烁的说道。

    “小子,自信是好的,但一味的自信只是白痴的行为而已。”老者冷笑着说道。

    顿了顿,又听到那老者接着说道:“不过,既然你小子愿意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我也不能不奉陪不是?这样吧,既然你小子的胆子如此之大,那咱们便来赌一赌,若是你能将那宝物取回来的话,无论你要怎么对付凌云宗的人,我都奉陪到底,如何?”

    这番话让年轻人眼睛一亮,旋即便看到年轻人点头,说道:“好,老家伙,一言为定,我便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将那宝物取回来的!”

    听到这番话,老者只是仰头笑了笑。

    其实,在老者看来,眼前这男子的胆子虽然大,但想要将那宝物取回来乃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那是中原大地,不是什么蛮荒之地,在中原大地上发现了宝物,到时候整个中原大地的驱魔师都会闻风而动,男子也并非什么独步天下的存在,不过只是四级驱魔师而已,根本不可能和整个中原驱魔界的驱魔师抗衡。

    而且,哪怕是凌云宗这样的宗门,也根本不可能和整个中原驱魔界抗衡,区区一个四级驱魔师修为的男子,怎么可能去抗衡?若是男子去和整个中原驱魔界抗衡的话,到时候,只怕连灰飞烟灭的资格也没有。

    想到这里,便看到老者眼中出现一丝自信,旋即又接着冷笑一声,说道:“小子,想不到你如今修为提升之后,智商却在疯狂下降,明明没有任何可能赢过的赌约,你居然也敢立下,嘿嘿,我答应你又何妨?反正你若是胆敢进入中原抢夺那宝物的话,只有死路一条,既然你连回来都没有可能,我又何必要拒绝这个赌约?”

    听到这番话,那叫应龙的年轻人对恼怒,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自己的修为摆在那里,老者也并没有胡说八道轻视过自己。

    任何一个驱魔师都知道,不仅四级驱魔师,即便是初级驱魔师也知道,中原大地上的驱魔师往往都是深藏不露的存在,自己若是在这些人面前大意的话,绝对是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相信自己自己能从中原大地上全身而退。

    不过,如今不相信归不相信,但是应龙绝对不可能承认那老者的看法,若是承认这老家伙的看法,也就等于承认师父有眼无珠,更是承认了自己是一个废物。

    意识到这一点,男子怎么可能放弃和老者的赌注,冷哼一声,便看到那年轻人突然抬起头,目光落到了天地间的白雪之上,沉默片刻,说道:“前辈,其实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之所以想要对付凌云宗,虽然有一定的私心,但私心根本不是最主要的,如果我不想为中原驱魔师做一点事情的话,又怎么可能处心积虑的去对付凌云宗?”

    说到这里,便看到那男子脚下的雪花突然飞起,绕着男子的身体疯狂飞动,而后,又看到男子的身影慢慢与雪花融为一体,数息之后,便看到男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雪花之中。

    很快,只见那雪花又慢慢落到了地面上,再看山巅,哪里还有刚才那年轻人的身影?

    “想不到这家伙还真的去了中原,哼,实在是找死!广禅子那家伙当年要我好生照顾这家伙,如今这家伙跑去中原大地送死,有广禅子的嘱托,我也不能坐视不理不是?”老者一边摇头,一边沉吟道。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