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4章 凌云宗
    “灵纹?”看到男子的肉是忽然浮现上了无尽的花纹,女人的目光微微一沉,眼底顿时便划过一丝..la

    “这家伙如今不是只有分身在这里吗?难道分身也可以衍化出灵纹?这怎么可能?!那分身只是真气的聚合体,既无法恢复真气,也根本不可能制造出真气,唯一的能力便是催动真气,但是,如今这家伙居然一反常态,竟然衍化出了真气,这简直就让人无法相信!”女人沉吟,看到男子身上的花纹之后,目光立刻便难看了起来。

    灵纹,通俗来说,便是真气凝聚到一定程度之后,发生的一种变异,但是这种变异却并非普通情况下的变异,严格来说,这种变异意味着真气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质变。

    而真气的质变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真气的威力会疯狂提升,催动的神通威力也远胜以往。

    不过,那真气的质量虽然提升了,但是,一旦停止催动真气的话,肉身直接便会遭到反噬,最重要的是,这种反噬并非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承受。

    当然,眼前这男子毕竟也只是一具分身而已,区区分身,纵然受到了反噬,也不过只是分身崩溃而已,分身一旦崩溃,对本体也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伤害。

    是以,女人也知道,纵然那男子让自己的真气发生了质变,也根本不用担心被真气反噬。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眼神稍稍平静了几分,说道:“想不到你居然将真气操控到了这等程度,居然可以让自己的真气发生质变,虽然这种质变还无法和真灵气媲美,但也和真灵气相差无几了。”

    “你能有这等手段,也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从这一点来说,你也肯定是一个天才。”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番话落到那男子耳中,让后者眼神微微便阴沉了几分。

    实际上,这女人猜测的倒也不错,男子在婆罗门之中的确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天才。

    男子当年六岁便摆入婆罗门之中,十岁的时候,便已经取得了婆罗门长老的首肯,成为婆罗门正式弟子。

    整个婆罗门之中起码有上千个弟子,但这些弟子不过只是寄名弟子而已,根本算不上什么正式弟子,想要成为婆罗门的正式弟子,除了要经过一系列非常严厉的审核之外,最关键的便是要得到长老的推崇。

    那婆罗门一共有八个长老,每个长老每五年才有一个推荐名额,所以,推荐名额不仅对门派中弟子很是珍贵,对几个长老来说,也非常的重要。

    毕竟若是这推荐名额给出去,推荐的只是一个平庸的弟子的话,对那些长老来说,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毕竟一个长老的地位,除了本人的修为之外,最关键的便是门下弟子的修为。

    只有门下弟子出色,那婆罗门长老在宗门之中的地位才会越高,而地位提高带来的好处不仅可以得到更加可怕的修炼功法,同时还能得到更多的丹药赏赐。

    无论任何一种修炼者,都绝对离不开丹药,若是没有丹药的话,即便是天才,修为提升也很是困难,但是,若是有丹药的帮助,就算是最平庸的弟子,想要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也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曾经在修炼界之中,便有一个驱魔师,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培育出了大量的灵草,结果此人用这些灵草来炼制各种丹药,虽然资质很是平庸,但最后却比同辈人更早的飞升,这一点,在修炼界之中根本不是秘密,很多刚刚踏入修炼界的驱魔师,也多少听过这些传说。

    是以,那些婆罗门的长老即便不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地位,但不想得到门派更多的丹药赏赐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那婆罗门长老肯定会非常慎重的给推荐名额,绝不可能随随便便将推荐名额给出去,甚至就算是走后门,也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要知道,若是搞关系走后门的话,最后被坑的是自己,而且,修炼界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六亲不认的存在?哪个不是为了自己利益便心狠手辣?同时,这些修士怎么可能为了别人来损害自己的利益?

    是以,想要通过关系得到推荐名额,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虽然女人并非是婆罗门的修士,却也很是清楚,是以,想到那男子既然是婆罗门的正式弟子,若是自己在这家伙面前狂妄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稍稍冷静了几分,根本没有头脑发热直接出手对付眼前这男子。

    “这家伙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但毕竟是婆罗门的正式弟子,我若是小看此人的话,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女人默默的沉吟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而就在那女人和男子交手的时候,距离杀降坑上千里之外的昆仑山。

    自古以来,昆仑山便是天下修士的源头,几乎所有修士想要成道或者飞升都必须要在昆仑山进行,之所以会形成这种态势,原因就在于那昆仑山不同于其它地方。

    这昆仑山之中有一处金刚地,相传,金刚地之中有无尽的金刚气源源不断的升腾起来,这是净化心魔最关键的力量,金刚气强大到了一定地步之后,哪怕是域外天魔都可以轻松精华。

    是以,很多驱魔师在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都会选择去昆仑山闭关,不仅因为这里聚集了大量了驱魔师,最关键的是,此地有金刚气,若是能够得到一缕金刚气的话,将来若是有机会飞升的话,这一缕金刚气对自己的帮助将无法想象。

    因为这一点,若是有机会得到金刚气的话,没有任何一个驱魔师会拒绝。

    不过,如今那孕育金刚气的位置,已经被宗门所霸占,毕竟这种地方不可能没有人想去占据,一旦占据这种地方,将来不论是买卖那金刚气,或者是利用金刚气来提升自己宗门的修士境界,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是以,早在那金刚气的孕育地被发掘出来之后,便已经有驱魔师进入了这个地方,将此地直接占据在了手中。

    “凌云宗已经霸占这个地方上千年的时间,金刚气一直都掌握在凌云宗之中,我等想要得到那金刚气简直比登天还要困难,这种情况为何天道宗连一点反应也没有?”昆仑山的一片雪峰上,一个白衣男子默默的盯着站在蹲坐在身前的一个老者,目光闪烁的说道。

    此时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昆仑山本来就属于是高原,在这种空气稀薄的地方,随时都会降雪,此时那老者坐在雪峰上,穿一身蓑衣,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才下过雪的关系,那老者身上的蓑衣上满是雪花。

    不过,那年轻人身上却没有一片雪花,一看就知道那年轻人肯定是刚刚才进入此地不久,不然的话,这年轻人绝不可能连一片雪花也没有粘上。

    再说那老者此时正在雪峰上打坐,似乎也没有察觉到男子的出现,天地白茫茫一片,老者身上也白茫茫一片,与天地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若是不仔细去看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发现那老者的存在。

    而除了老者的外表,即便是那老者的气息,此时也与天地融合到了一起,若是没有真气在体内的话,即便是靠近了老者,也根本不可能察觉到那老者的存在。

    不过,虽说这老者如今的气息收敛到了极致,想要发现很是困难,但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想要察觉到老者的存在,并没有任何问题,

    “怎么,你不满意现在这种情况?”老者睁开双目,无数星辰立刻便从老者的眼底划过。

    不过,此时老者毕竟是背对身后的男子,身后的男子想要发现那老者的异常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是以,尽管那老者此时稍稍流露出一丝异常,但男子却根本没有将老者的异常放在眼里。

    听到老者的话,男子稍稍沉默了片刻,说道:“不满意这种情况的人,莫非就只有我一人?”

    老者笑了笑,说道:“当然不是,不过,你却是第一个敢来找凌云宗麻烦的人,过去不知道有多少驱魔师,同样不是很满意凌云宗的做派,但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人敢去找他们的麻烦,怎么,你想要以一敌万?”

    说到这里,那老者甚至忍不住笑了起来。

    要知道,来拿凌云宗霸占金刚气源头已经有上千年历史,这千年时间之中,凌云宗的实力也已经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就算是如今的天道宗,想要挑衅凌云宗,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更何况是其他宗门?

    若是其他宗门,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去挑战那凌云宗,而一个宗门都无法撼动的实力,区区一人,怎么可能撼动?

    是以,意识到男子有挑衅那凌云宗的意思之后,老者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笑容,暗道:“虽然你是中原驱魔界的种子型修士,但是在昆仑山,还不是你一个人都能横行无忌的,哪怕是天道宗,进入昆仑山都要低调,更何况只是你区区一人?”

    “以一敌万或许没有可能,但以一敌二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男子微笑道,似乎根本就没有将那凌云宗放在眼里的样子。

    “嘿嘿,能以一敌二的驱魔师,在这个世界上比比皆是,这些人都不敢来打凌云宗的主意,你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去打凌云宗的主意?”听到男子的话,老者直接便冷笑了一声,满脸都是讥讽的神色。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