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2章 真气耗尽
    看到女人朝自己扑来,男子当场便是一惊。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难道她看不出,以她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和自己抗衡吗?而且,,这女人如今的寒气在自己的妖气影响下,已经被妖气逐渐摧毁,本来那寒气便是唯一可以抵挡自己的力量,如今寒气崩溃,这女人连丝毫抵挡自己的手段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扑向自己,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若是换做男子的话,看到自己的寒气被妖气摧毁,只怕第一时间便要想要逃之夭夭,根本不可能留下来和妖气抗衡,毕竟在失去了寒气之后,已经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妖气抗衡,若是强行想要和妖气抗衡,唯一的结果便是死路一条。

    以男子的修为,怎么可能愿意就这么死在这杀降坑之中?

    是以,看到女人扑向自己,男子嘴角立刻便露出了一丝笑容,暗道:“这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居然还敢跟我动手,实在是找死,这家伙既然来找死,那我便大发慈悲满足这家伙,让这女人知道,这世界上不是所有人自己都有资格去挑战的!”

    沉吟之间,便看到男子手腕一抖,已经直接出手,无尽真气从其体内猛然扩散了出去,而就在那杀气扩散出去之后,便看到天地间的妖气轰然一震,而后,便看到那涌动女人身体周围的寒气在妖气的影响下直接崩溃。

    看到寒气崩溃,女人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

    实际上,在看到男子出手的时候,女人便已经悄悄将自己体内全部真气催动,但是,即便将全部真气催动,竟然也根本无法抵挡此人的妖气,随着此人将妖气的威力提升,自己的寒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这男子面前疯狂崩溃!

    这一幕,让女人意识到,自己的寒气根本就不是男子这妖气的对手,以男子妖气的威力来说,自己的寒气想要压制那妖气,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冲出去的速度骤然一滞,似乎是预料到自己根本就不是那男子的对手,考虑到自己若是这样冲向男子的话,不仅无法伤害到此人,甚至有可能直接便死在这家伙的手下。

    意识到这一点,女人自然不敢随便出手,免得自己出手之后露出破绽,被眼前这男子直接干掉。

    若是自己当真在这男子面前露出什么破绽的话,女人可以保证,这家伙绝对不会放过自己露出破绽的那一瞬间,绝对会立刻施展雷霆手段将自己直接干掉。

    如今在没有干掉这男子之前,女人根本就不愿意在这家伙面前有任何闪失,毕竟此时薛少白的真气还没有恢复,若是此时自己有什么闪失的话,那薛少白想要恢复自己的真气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薛少白既然无法恢复自己的真气,又怎么可能为自己报仇?

    想到这里,女人自然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暂时从男子眼前撤退。

    同时,那女人此时心情也很是复杂,虽说自己将所有赌注都压在了薛少白的身上,一旦薛少白恢复真气的话,想要为自己报仇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如今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恢复真气的迹象,如此一来,若是现在女人便死在那男子手中的话,谁知道薛少白能不能及时出手对付这家伙?

    是以,看到那薛少白到现在这种时候也没有恢复真气的迹象之后,女人目光一动,眼神也变得微微有些闪烁起来,暗道:“如今还是尽量不要在这家伙面前狂妄,若是薛少白已经恢复了真气的话,在这家伙面前狂妄狂妄倒也没有关系,但是这家伙如今根本就没有恢复真气,在这种情况下,我若是在这家伙面前狂妄,几乎就等于是在找死。”

    想到这里,女人又接着沉吟道:“我可不想这么无缘无故的便死在这家伙手中,就算要死,也起码要在这家伙手中挣扎一下,让此人知道,我虽然是一介女流,甚至跟本不是这家伙的对手,但此人想要干掉我,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女人既然已经决定了不会轻易放弃抵挡,在看到男子提升了妖气的威力之后,女人的目光也顿时难看起来,而后,便看到那女人咬破舌尖,噗嗤一声,便看到女人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那鲜血在接触空气的瞬间,便直接化作了血雾,眨眼之间,便看到血雾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之中,似乎根本就没有发挥出任何作用。

    但是,就在那血雾消失的瞬间,只见女人身体周遭突然升起无尽的寒气,原本涌动在天地间的寒气在妖气的影响下已经崩溃,但是,此时血雾崩溃之后,涌动出来的寒气竟然丝毫不受那妖气的影响。

    这一幕,让男子大吃一惊,他哪里会想到,这女人的寒气竟然可以抵挡自己的妖气!

    要知道,之前男子在绽放出妖气的时候,这妖气蒸腾,直接将女人绽放出来的无尽寒气统统压制到崩溃的地步,在看到寒气崩溃的时候,男子还以为自己的妖气能够随随便便便摧毁这女人催动的寒气,谁知道,等到看到女人此时催动出来的寒气之后,男子才意识到,自己想的实在是太天真,那女人的寒气威力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竟然可以抵挡自己的妖气!

    这怎么可能!

    莫非自己之前看到的都是幻觉不成?!以自己的修为,怎么可能见幻觉和真实都分不清?之前看到的画面绝对不会是幻觉,自己的妖气的确可以影响到这女人的寒气,让这女人的寒气在自己面前根本无法发挥出任何作用。

    然而,此时寒气竟然将自己的妖气抵挡了下来,这一点,让男子意识到,这女人肯定在寒气之中做了什么手脚,不然的话,即便这女人再次催动寒气,也肯定和之前一样,会被自己的妖气摧毁的干干净净。

    “这女人肯定是将自己体内所剩无几的真灵气注入到了寒气之中,不然的话,那寒气怎么可能抵挡我的妖气?”男子默默沉吟道。

    想到那女人既然是将真灵气注入到寒气之中,以真灵气的可怕,要抵挡自己的寒气并不是什么问题,是以,男子也很快承认了这一点。

    不过,想到那女人将真灵气注入到了寒气之中,男子的眼神也古怪了起来。

    他清楚的察觉到,这女人体内的真灵气已经没有多少,最多也就只有不到一成而已,区区一成真灵气居然还敢灌注到自己的寒气之中,这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在男子看来,如今这女人既然将所有真灵气都灌注到了寒气之中,即便自己不动手,这女人最终也会因为真灵气消耗干净的缘故,无法再和自己为敌,如此一来,自己如今根本就不必考虑眼前那寒气对自己的威胁。

    毕竟这女人现在贴你已经没有了真灵气,连真灵气都没有的话,又怎么可能和自己抗衡?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身躯一动,直接便开始后退,似乎是打算拉开和女人的距离。

    “嘿嘿,你这女人还真是找死,为了抵挡我的妖气,竟然不惜将自己所有的真灵气都注入到了寒气之中,你可知道,你若是没有真灵气的话,你还怎么可能和我抗衡?”男子冷笑着说道:“你之所以可以和我抗衡到现在,便是因为你体内的真灵气,你在将真灵气注入到寒气之前就应该想到这一点才是!”

    听到这番话,女人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

    原本那女人还以为这男子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发现这一点,但是,等到男子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女人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是误会了,原来这家伙的洞察力比自己想想的还要恐怖,竟然直接便已经看穿了自己将所有真灵气注入到寒气的秘密。

    说实话,若不是看到男子催动的妖术可以压制自己的寒气,让自己的寒气直接崩溃的话,女人根本就不可能将真灵气注入到寒气之中,毕竟那真灵气是自己所有力量的源泉,若是没有真灵气的话,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和男子对抗,在这种情况下,女人怎么还可能随便浪费自己的真灵气?

    但是,也正是因为看到妖气的不凡,让女人意识到,自己若是不肯催动体内最后一丝真灵气的话,根本不可能和眼前男子的妖气抗衡,一旦这家伙的妖气将自己的寒气全部摧毁的话,自己便再也没有机会摆平此人,若是这样的话,自己便会因小失大。

    意识到这一点,以女人的魄力,当然不介意将自己最后一丝真灵气注入到寒气之中。

    但是,让女人想不到的是,自己虽然成功将真令欺辱注入到寒气之中,却不料直接便被男子察觉到了这一点,如今这家伙开始后退,目的不外乎是想拉开和自己的距离。

    这家伙也是一个老油条了,知道失去了真灵气之后,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如今此人只需要对自己进行冷处理,如此一来,自己便再也无法驾驭那寒气,一旦寒气崩溃,届时自己直接便会沦为普通人一个,哪里还能和男子抗衡?

    想到这里,女人意识到,自己如今绝对不能让男子如愿,绝对不能让这家伙拉开和自己的距离,不然的话,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干掉此人的分身。

    “原来你已经看出了这一点,本以为还可以隐瞒你一时三刻,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如此机灵。”女人目光闪烁的说道:“不错,我的确是将最后一丝真灵气注入到了寒气之中,但是,纵然我将真灵气注入到寒气之中又如何?你觉得你可以奈何得了我现在吗?”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