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1章 寒气崩溃
    “想不到你这家伙的胆子居然这么大,连妖术都有胆子修炼,实在是找死!”女人冷笑着说道。

    “找死又如何?即便我找死,你也会死在我之前,临死之前可以干掉你,就算是死,我也根本没有任何损失!”男子冷笑着说道。

    女人冷笑,说道:“虽然我没有修炼过妖术,但是,你不要以为我对妖术一无所知,我很清楚,想要催动妖术,根本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即便是以你四级驱魔师的修为,妖术催动起来的话,也非常吃力。”

    说到这里,女人脸上的轻蔑之色更浓,接着说道:“而且,你催动的妖术时间越久,你的经脉越是无法承受妖术带给你经脉的负担,一旦你的经脉无法再承受妖术对你经脉的压迫,你的经脉必定会崩溃,到时候,你连活下来的机会也没有,又怎么可能干掉我?”

    顿了顿,便看到女人的脸色突然变得玩味起来,接着说道:“嘿嘿,如此一来,我只需要拖住你即可,让你无法在短时间内干掉你,这样一来,妖术对你经脉的腐蚀就会越来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你只有死路一条,一个连自己小命都保不住的驱魔师,有什么资格来威胁我?”

    “想不到我一个能施展妖术的四级驱魔师在你眼里居然什么也不是,女人,你未免也太狂妄了一点!”男子一脸铁青的说道。

    这也难怪,那男子在婆罗门之中,好歹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存在,怎么可能想到,自己进入中原那之后,居然会是如此尴尬的境地,竟然被一群根本就不知所谓的人嘲讽,甚至还屡屡被修为远不及自己的轻视。

    这种感觉,自然让男子不会好受,也自然是让男子的心情很是恶劣,心说这中原修炼界的驱魔师也实在是太不知道好歹了,居然敢来嘲讽自己,实在是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这中原驱魔师竟然如此狂妄,也难怪多少年来天竺的修士一直都想斩杀所有的中原驱魔师,这实在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当然,男子也知道,以自己如今的境地,即便是被人嘲讽,也根本无能为力,毕竟如今他根本就没有干掉眼前这女人,若是自己摆平了眼前这女人,或者是那薛少白的话,中原修炼界又有什么人胆敢轻视自己?胆敢轻视自己,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当然,以自己如今在中原修炼界的处境,即便被人嘲讽了,对男子来说,也根本无能为力,要知道,这里本来是中原驱魔师的地盘,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在这里狂妄,在杀降坑可以以大欺小,对付一下薛少白,但是,离开了这杀降坑的话,自己又到哪里去狂妄?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一脸冰冷的盯着女人,目光里满是杀气,暗道:“今日若是不将这女人干掉的话,将来我连面对自己只怕都没有任何可能。”

    对男子来说,眼前这女人肯定是他必杀的对象,毕竟后者是如今是正儿八经的在嘲讽自己,若是自己不将这女人干掉的话,被人耻笑对男子来说倒也没有什么所谓,关键的地方在于若是这女人给自己留下什么心魔的话,对自己来说,损失也就太大了一点。

    是以,为了不至于让这女人在自己心中留下什么心魔,男子的目光闪烁之间,根本没有丝毫放弃眼前这女人的打算。

    当然,对现在的男子来说,要干掉眼前男子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要知道,后者如今毕竟已经将妖术施展了出来,若是将妖术施展出来也无法干掉眼前这女人的话,对男子来说,这中情况也就太讽刺了一点,是以,若是可以的话,在将妖术施展出来之后,即便知道眼前这女人体内交织着真灵气,那男子也根本没有将真灵气放在眼里。

    同时,因为考虑到眼前这女人体内充斥着真灵气的关系,男子甚至隐隐有想要和真灵气一较高下的打算,看看到底是自己的妖术厉害,还是眼前这女人的真灵气厉害。

    当然,在男子看来,即便这女人体内有真灵气,也根本不可能和自己抗衡,这真灵气毕竟不是眼前这女人亲自修炼出来的力量,对真灵气的理解,女人肯定很是浅薄,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将真灵气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自己如今掌握的妖术却是自己磨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驱魔师,有妖术的存在,男子不相信干不掉眼前这女人,是以,虽然意识到女人现在体内交织着真灵气,但男子却根本没有将这真灵气放在眼里,暗道,有我的妖术在,想要摆平这女人体内的真灵气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男子眼神忽然再度冰冷了几分,而后,便看到阵阵真气从男子体内宣泄出去,而后,一道浩瀚的威压猛然降临到天地间,阵阵阴风开始在天地间徘徊激荡,使得那原本涌动在天地间的寒气一接触到这股可怕的阴风便直接开始崩溃。

    这一点,即便是之前的男子也根本没有想到,看到那寒气在阴风的席卷下直接崩溃的画面之后,男子眼中也露出了一丝微笑,暗道:“想不到这妖力居然如此恐怖,竟然连此人的寒气都可以击溃,若是早知道妖气可以克制此人的寒气的话,我早就已经将妖气绽放出来了,又怎么可能等到现在还没有将妖气绽放出来?”

    说实话,看到那妖气可以女人的寒气之后,男子的眼中也划过了一丝激动,心情也很是复杂,毕竟若是自己可以早一点发现这个秘密的话,现在那女人已经躺在了自己面前,又怎么可能和自己动手?

    不过,这女人能逼到让自己将妖术施展出来,从这一点来说,这女人也根本不可小觑,毕竟自己若是不是因为处境艰难的话,根本不可能将妖术施展出来,眼前这女人既然可以让自己处境艰难,而且还是以一个三级驱魔师的修为便让自己的处境变得如此不堪,这等实力,已经让男子很是震惊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一脸复杂,心说,我能发现那妖气克制寒气的秘密,也是拜眼前这女人所赐,若不是这女人非要和我分出一个胜负,分出一个生死的话,我又怎么可能发现这个秘密?这女人肯定不会想到,将我逼到这种境地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罢了,若是给这女人一次后悔的机会话,这女人绝对不可能再将自己逼入绝路。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女人多半是不清楚妖气可以克制那寒气的,毕竟就算是我本人也根本不清楚这一点,一个从来也没有修炼过妖气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明白这一点?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眼神玩味起来,盯着女人一脸笑意的说道:“女人,我想你根本就不会知道,将我逼到这种地步之后,反而是对你的处境更加不利,嘿嘿,说实话,若不是将和妖术施展出来,我也不可能知道原来妖气可以克制你的寒气。”

    “什么,你根本不知道?”听到这话,女人的脸色直接阴沉了起来。

    若是那男子根本就不清楚妖气可以克制寒气的话,那自己如今战斗中占据上风的情况,不过就是自取灭亡而已,毕竟若不是因为男子看到自己占据了上风的话,怎么可能将这妖术施展出来。

    从这一点来说,自己还真是好心办了坏事,本以为压制了这男子,对自己的处境将更加轻松一些,谁知道一不小心让这家伙将妖术施展了出来。

    实际上,将妖术施展出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只能证明眼前这家伙的机遇比自己更加要好,但是,这妖术之中蕴含的妖气恰恰是克制自己寒气的这一点,是女人根本就始料未及的。

    当然,好在那女人发现的及时,看到自己的寒气在男子的妖气影响下迅速崩溃的画面之后,女人也意识到,自己如今绝对不能再放任这男子的妖气继续影响自己的寒气,毕竟这寒气是自己用来对抗眼前男子的力量,若是没有了寒气的话,自己连对付男子的手段也没有,到时候,即便自己体内又真灵气又如何?说不定一不小心便死在了男子手中。

    如今那薛少白的真气还没有恢复,若是自己提前死在这男子的手中的话,到时候,这家伙必然第一个扑向薛少白,那薛少白是自己报仇的关键力量,若是少了这家伙的话,自己的死将不会有任何意义。

    但是,一旦自己在薛少白恢复了真气之后死在男子手中的话,对自己的影响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毕竟那薛少白恢复了真气的话,就算自己被男子干掉,这家伙也可以为自己报仇,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又何必要担心自己的安危?

    不过,女子转念一想,又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便是自己师姐如今已经进入了这杀降坑之中,有师姐在自己身边,尽管自己的境界远远不及男子,但是,如果是和师姐联手到一起的话,爆发出来的实力,未必没有那男子可怕。

    是以,考虑到师姐的存在,本来女人悬着的心此时蓦然放了下去,暗道:“既然有师姐在身边,我又何必要担心这家伙威胁到自己?即便自己不是那男子的对手,甚至和此人交手有可能让自己受伤,但是,师姐既然在一旁看着,便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用担心眼前男子对自己的威胁。”

    当然,虽然意识到有师姐存在之后,自己可以稍稍放松一些,但是,在面对一个可以催动妖术的对手之后,即便放松,女人也不敢放松的很彻底,毕竟若是自己太过放松,没有将眼前这男子放在眼里的话,到时候这家伙必定会让自己吃大亏。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的目光微微闪烁之中,直接出手,嗡的一声,便看到女人再次催动真气,直接便朝男子扑了过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