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2章 死路一条
    所谓兵解,在修炼界之中本是很平常的事情。

    任何修士,在没有修炼到真仙之前,寿元都有枯竭的可能,而一个驱魔师,即便是薛少白这样的天才,修炼到真仙境界可能性也非常的小。

    同时,因为难以修炼到真仙的缘故,所以大多数驱魔师都会面临寿元枯竭这样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而兵解的存在,便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所谓兵解,便是放弃自己的肉身,仅仅带着记忆进行转世,修炼界之中有不少老怪物在寿元枯竭的时候都会选择兵解,原因就在于这是大多数驱魔师,问道成仙的最后退路。

    没有任何一个驱魔师甘心放弃问道成仙的可能,因为没有勇气放弃,所以兵解逐渐成为大多数修士秘而不宣的一种约定。

    不过,兵解虽然能解决寿元枯竭的问题,但是,同样的,兵解的驱魔师也要面临一个被天道觉察的危险,一旦兵解的秘密被天道觉察出来,到时候必定会遭到天道的反噬。

    因为有可能被天道惩罚,所以大多数驱魔师若是兵解的话,都不会将自己是兵解的存在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毕竟一旦秘密泄露,到时候肯定会被天道察觉,而一旦被天道觉察出来,到时候天罚也必然会降临下来。

    因为这一点,所以无数驱魔师即使兵解,其他人也根本不会知道。

    此时,男子因为听到那女人深入过冥界这件事,联想到薛少白修炼的杀生道的由来之后,突然冒出了女人是兵解重修的老怪物的念头,一时间,本来在面对那女人的时候根本没有将后者放在眼里的男子,这个时候,也突然开始认真起来。

    毕竟若是那女人当真是兵解重修的老怪物,自己现在在这老怪物面前狂妄,几乎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那老怪物的修为虽然不在了,但记忆还在,斗法经验也存在,既然记忆和斗法经验都没有消失,那自己被那女人算计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本来因为自己一时间无法摆平女人而怒火中烧的男子,若是这个时候再被那女人压制的话,以男子的脾气绝对不可能承受,到时候必然会暴走。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男子直接认真起来。

    不过,虽然态度已经认真了起来,但语气上,男子仍旧没有将女人放在眼里,听到女人扬言自己曾经进入过冥界,还全身而退的话之后,男子当场便冷笑了起来,说道:“你少自吹自擂,以你的修为,永远也不可能进入冥界,甚至你连冥界在什么位置也可能不知道!”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的眼底顿时便划过了一丝微笑。

    其实女人扬言自己曾进入过冥界这件事,的确是她吹嘘的,她从来也没有进入过冥界,也并非什么兵解重修的老怪物,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驱魔师,之所以扬言自己进入过冥界,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恐吓男子,看看这男子的反应。

    一般来说,一个人若是被人恐吓的话,肯定会惊慌失措,而一个人一旦惊慌失措起来,必然会露出破绽,此时的男子,在女人面前根本就没有破绽,这样一来,就算有她的师姐在暗中配合女人,以女人的修为,想要摆平男子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若是眼前这男子因为被自己恐吓,露出了什么破绽的话,到时候,以师姐的修为,要摆平这家伙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毕竟师姐的修为远超全盛时期的自己,虽然师姐并非男子本体的对手,但是,如今这家伙仅仅只有一个分身,在只有一个分身的情况下,女子想要偷袭眼前这男子的分身,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是以,女人当然会给白衣女子创造一个能够偷袭男子成功的机会,从而可以让师姐轻轻松松将眼前的男子解决掉。

    如今男子对他们威胁最大便是眼前这具分身,若是没有这具分身的话,他们三人也根本不用担心什么危险。

    那上官金龙如今还在几人身后,一时间根本无法靠近几人,在这种情况下,女人根本就不用担心那上官金龙的威胁,甚至后者若是敢来找他们的麻烦的话,三人联手之下,未必就不是那上官金龙的对手。

    况且,如今除了他们师姐妹以及那薛少白之外,还有那空见法师等人,以如今女子等人的修为不是那上官金龙的对手,但是,若是再加上空见法师等人的话,要对付那上官金龙轻轻松松。

    毕竟那空见法师等人也不是好惹的,上官金龙虽然厉害,但也不可能是他们这么多人的对手,包括那婆罗门男子,这家伙的修为已经如此高深,居然已经修炼到了四级驱魔师的境界。

    但是,即便是四级驱魔师,也根本不是他们几人的对手,且空见法师等人还能抗衡那婆罗门男子。

    这一点,说明空见法师等人的修为根本就不容小觑。

    而那上官金龙的修为,最多也就四级驱魔师的境界而已,连眼前这男子都可以抗衡的空见法师等人,怎么可能连区区一个上官金龙都无法摆平?

    是以,女人非常清楚,一旦那上官金龙出现在几人面前,到时候,便不是后者来对付他们,而是他们去对付上官金龙的了。

    想到这里,女人的嘴角也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那女人没来由的露出一丝笑容,男子的脸色立刻便阴沉了几分。

    他当然不可能意识到,女人之所以微笑,是因为考虑到上官金龙无法威胁到几人这一点,还以为那女人之所以微笑,是因为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哼,不就是一个三级驱魔师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不将我放在眼里!实在是太不讲将我婆罗门修士放在眼里!

    当年我刚刚进入中原的时候,便有不知道多少驱魔师,从来也没有将我婆罗门修士放在眼里,本以为那只是一小撮人,没想到居然大部分中原驱魔师都是这样看待我婆罗门修士。

    哼,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中原人对我天竺人的印象仍然没有改变,这一点,实在让人恼怒,眼前这女人既然继承了中原驱魔师的这种传统,不将我婆罗门驱魔师放在眼里,我便要让这女人知道,我婆罗门驱魔师到底有多么恐怖!

    想到这里,那男子也不再迟疑,毕竟如今被轻视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其他的婆罗门驱魔师,男子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间的大意,从而连累所有婆罗门的驱魔师,让所有婆罗门的修士都被眼前这女人看不起。

    是以,既然发现那女人有轻视他婆罗门的嫌疑,那男子作为婆罗门的一份子,当然会想方设法去证明,婆罗门的修士丝毫不下那中原的修士。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直接出手,无尽真气猛然从男子体内扩散出来,既然是要证明婆罗门修士远超中原驱魔师,以男子的立场来看,当然不可能再有什么保留,一出手,便已经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

    顿时之间,便看到无尽真气在男子身体周围席卷,而随着真气的席卷,阵阵威压也开始从男子体内疯狂宣泄出来,威压涌动,让女子的脸色当场便苍白了几分。

    因为之前和男子已经交过手的关系,女子对男子的修为高低,实力深浅,多少也有一点心得,在他看来,男子修为即便再高,也不可能秒杀自己,想要摆平自己,没有一点过程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此时的男子,绽放出来的威压却是远超女子的想象,在女人看来,这股威压之强,在那威压之前,女子稍微大意一点,便有一种会被男子秒杀的担忧,因为这一点,女子的脸色自然也变得相当难看。

    “师妹别怕,这家伙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这是他最后的一次攻击,不过只是回光返照而已,师妹根本不用担心会被这家伙干掉。”看到女子脸色的变化,暗中的白衣女子立刻提醒到。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直周旋在和男子战斗中的女人,当然不可能完全洞悉到男子的变化,毕竟若是女人可以完全将男子洞悉清楚的话,想要摆平男子,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而也是因为女人根本没有将男子完全洞悉,所以根本不知道那男子的极限,看到后者爆发出来的威压突然比之前恐怖了起码四五倍之后,立刻便担心这家伙是不是之前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若是这家伙一直都在隐藏实力的话,那这家伙的修为到底有多么恐怖?现在爆发出来的力量是不是这家伙的全部?若不是这家伙的全部力量的话,那这家伙的体内还有多少没有爆发出来的力量?

    想到这里,那女人自然担心自己是不是错误的估计眼前这男子,被眼前这男子阴了一把,若是自己当真被眼前这男子阴了一把的话,那这家伙将自己真正实力爆发出来的时候,自己又能不能抵挡?

    想到这里,女子的面色当然变得难看起来。

    但是,就在那女人满脸担忧自己不是眼前这男子对手的时候,那白衣女子突然提醒了女人一句,以他的角度,可以非常轻松的发现,眼前这男子不过只是回光返照而已,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最多也就发动两次攻击。

    而现在那男子放弃了发动两次攻击的机会,而是将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到了这唯一一次的攻击上,这一点,证明男子已经被师妹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不然的话,这家伙绝对不会将自己最后一点力量凝聚起来攻击女子。

    同时,这家伙既然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爆发出来,那这家伙一旦完成攻击,身体肯定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发生,如此一来,自己若是要偷袭这男子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机会,此时动手,必然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轻轻松松解决掉眼前这男子。

    想到这里,那白衣女子的心中也多少出现了一点自信,暗道以我现在的实力,若是要偷袭这家伙,一旦得手,这家伙便只有死路一条!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