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1章 杀生道的由来
    当然,女人也不是白痴,她很清楚,现在来考虑这些问题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原因很简单,眼前这女人如今已经和自己动了真格。

    此人如今已经放弃了去对付自己的封印,而是专心来对付自己的本体,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不考虑怎么去对付这家伙的御灵掌的话,甚至有可能被这家伙的御灵掌直接拍死!

    想到这里,看到眼前的御灵掌已经接近自己之后,女人哪里还敢有丝毫迟疑?

    嗡!

    猛然之间,便看到女人直接出手,手腕一抖,大量真气席卷到女人身上之时,便看到女人直接开始后退,似乎想要拉开自己和御灵掌的距离。

    那女人也不是白痴,既然已经察觉到了自己根本不是御灵掌对手,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还要和那御灵掌抗衡的话,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这里,那女人自然要拉开自己和御灵掌的距离。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多说几句。

    此时的女人之所以要和男子拉开距离的原因非常简单,就在于那女人的师姐现在在杀降坑之中,若是那白衣女子没有进入杀降坑的话,想要女人面对眼前男子,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那女人又不是白痴,眼前这男子的手段有多么恐怖她非常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就是和眼前男子周旋而已,别说摆平这家伙,甚至和此人抗衡的资格也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此人发动的攻击太过可怕的话,自己跑去抵挡,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这里,那女人哪里还可能去抗衡男子的御灵掌?此时去抗衡男子的御灵掌简直就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以女子的见识,绝对不可能去做如此愚蠢的事情。

    是以,看到那御灵掌拍向自己,女人的身躯一动,直接拉开了自己和男子的距离。

    看到女人后退,男子冷冷一笑,说道:“女人,若是之前的话,你想要从我手中溜走绝不会有任何问题,毕竟之前我根本就没有催动御灵掌,你的属性之力稍微还能抵挡我的道纹,我的道纹若是被你抵挡,你便可以轻松从我手中逃走。”

    顿了顿,男子接着说道:“但是,你根本没有从我手中逃走,居然还想来面对我,你这不是找死吗?若是连你这么一个三级驱魔师都无法摆平的话,我将来还怎么在修炼界混下去?我可没有被天下驱魔师取笑的兴趣!”

    听到男子的话,女人也明白了,眼前这男子根本就没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若是不将自己干掉的话,这家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其实认真想想的话,女人多少也能明白,毕竟自己现在是站在薛少白这边,薛少白和男子本来是水火不容的生死对手,若是自己站在薛少白这边的话,以男子对薛少白的态度,绝对不可能轻松放过自己。

    想到这里,女人哪里还还不能明白,眼前这男子是想要直接摆平自己,只有摆平自己,那男子才能扞卫自己的尊严,才能维护自己堂堂四级驱魔师的威压!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这男子乃是天竺人,若他是一个中原人的话,输给薛少白最多也就被人耻笑而已,但是,身为一个天竺人,输赢便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国家和民族的矛盾。

    男子若是输给了薛少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就意味着那天竺根本不是中原的对手,天竺修炼界的水平远远不及那中原修炼界,这样一来,将来任何一个天竺修士都不可能在中原修士面前抬起头。

    因为这一点,男子当然不可能愿意输给男子,毕竟这是和整体荣誉有关系的事情,自己一个人输了也就罢了,若是连累了整个集体的话,到时候,就算自己得到舍利子,安然无恙的返回天竺,天竺的那些修士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在中原本来便已经憋了一肚子火的男子,可不想等自己回到天竺之后,还要继续受气,是以,若是不将那薛少白摆平的话,男子肯定不可能罢休。

    然而,让男子想不到的是,摆平薛少白这件事居然如此困难,之前自己明明已经压制住了后者,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手段和自己抗衡,施展出来的真灵气居然可以和自己匹敌。

    而且,自己催动道纹之力,本来是想斩杀那家伙的话,谁知道那家伙身边一个真气耗尽的存在,恰好是掌握了压制自己属性之力的存在,有这女人在那薛少白身边,自己想要以属性之力干掉薛少白和女人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看到那女人出现,说实话,男子的心情也很是糟糕,心里暗暗发誓,若是不将那女人摆平的话,自己将来也根本不用在修炼界混下去了。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手腕一抖,无尽真气从体内爆发出来,嗡的一声,便看到无尽真气开始在男子身体前交织起来,化作阵阵威压,直接朝女人席卷了过去。

    说实话,此时已经将真灵气完全催动的女人,根本没有将男子的攻击放在眼里,后者不过只是区区一个真气分身,根本就是实体,因为那家伙是分身的关系,真气一旦消耗,根本就不可能恢复。

    而之前这家伙的分身也和薛少白交手了不少时间,在这种情况下,这具分身的实力根本没有刚刚凝聚时那么可怕,因为这一点,女人现在想要抵挡那男子的分身攻击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如今并非只有这女人一个人在杀降坑,还有她师姐存在,只要师姐没有现身,一直藏在暗处的话,那男子想要单枪匹马干掉自己,根本不会有丝毫可能。

    原因很简单,毕竟是自己的师姐,若是看到自己遇到什么危险的话,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在这种情况下,师姐出手对付那男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眼中出现了一丝微笑,盯着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老家伙,不要以为你的修为超过我,就可以轻松干掉我,若是在一炷香之前,你想要干掉我,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如今的话,以你的修为,想要干掉我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不知道你何以如此自信?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你我之前的差距不仅仅是修为,还有斗法经验吗?”男子目光闪烁的说道。

    女人笑了笑,当然不可能随便回答男子自己为什么自信。

    她很清楚,这男子的见识非常广泛,城府也很是可怕,既然这家伙城府和见识都不是一般人可比,那自己若是在这家伙面前说漏嘴的话,到时候,师姐的行踪必然会暴露。

    师姐的存在就是为了偷袭此人,若是师姐的行踪暴露的话,到时候还怎么偷袭此人?说不定被此人抓出来也不一定,而师姐的行踪一旦暴露,这家伙也肯定会有提防,到时候,就算师姐没有被这家伙抓出来,也绝对无法再偷袭到此人。

    想到这里,那女人当然不可能随便开口,免得自己一个不小心,被那家伙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眼看那男子目光深邃的盯着自己,女人也知道,若是自己什么也不说的话,这男子肯定也会有提防,正是因为自己什么也不说,难免让那男子觉得自己是有什么后手,沉默意味着自信,自信意味着还有更多的文章。

    是以,看到男子盯着自己,女人目光一闪,冷笑一声,说道:“老家伙,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得意,我和一般的三级驱魔师不同,我可是进入过冥界的存在!”

    “哈哈哈哈!”听到这话,男子当场便大笑了起来,要说眼前这女人修炼了什么秘术男子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要说自己进入过冥界,在男子看来,那根本不可能。

    一般来说,有资格穿越空间的修士,起码也是六级驱魔师这个境界,低于这个境界的修士,纵然是天才,也根本不可能穿越空间。

    不说那冥界是何等可怕的地方,单说那一个普通的空间,一旦穿越空间,便要接触到涌动在空间与空间之间的罡风,那罡风的威力深不可测,就算是八级驱魔师,在面对那罡风的时候,也要小心翼翼,根本不敢大意,即便是八级驱魔师,被一道罡风击中,一时间也根本吃不消。

    因为这一点,穿越空间在大部分驱魔师眼中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是很多驱魔师根本就不敢尝试的事情。

    而且,那冥界是什么地方?冥界可是原始空间之一,空间之外,除了有无尽罡风在涌动之外,还有无尽的规则在肆虐,别说八级驱魔师,即便是真仙,落到这种环境中,稍微不注意,也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对男子来说,听到那女人吹嘘自己进入过冥界之后,根本不可能相信。

    但是,那男子转念一想,突然想到了薛少白修炼的杀气!

    杀生道!

    薛少白那小子修炼的杀生道是什么地方来的?男子很清楚,杀生道本是禁术,被镇压在了冥界之中,一般人根本就无法从其中将杀生道夺取出来,那薛少白不过初级驱魔师,更没有可能将杀生道夺取出来,唯一的可能便是那薛少白也是从别人手中掌握的这道禁术。

    本来之前男子还很疑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不怕死的人,居然敢深入冥界夺取杀生道,不说看守那杀生道封印的到底有多少鬼王,单单是能来返于人间和冥界这一点,就让男子望尘莫及。

    因为这一点,男子也很清楚,将那杀生道抢夺出来的人肯定非常不简单。

    而他之前本来还很疑惑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此时听到女人的话,男子的脸皮立刻便抖动了一下。

    是她!

    是这女人将杀生道夺取出来的!这怎么可能!这女人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一旦进入冥界,只有死路一条!以她的修为,怎么可能夺取杀生道!怎么可能来返于人间和冥界!甚至完好无损的从那冥界将杀生道带了出来!

    这女人不过一个三级驱魔师,竟然可以做到如此恐怖的事情,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存在?是哪个老怪物兵解重修的肉身?!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