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0章 元神的损伤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打算用真气分身来对付我,奶奶的,如今那御灵掌我已经无法抗衡了,还有这道纹,如今更是有这家伙的分身,三大力量一起来对付我,以我现在的修为,怎么去抵挡?莫非只有死路一条不成?

    说实话,以女子的修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和男子的差距,也非常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实在没有办法和男子抗衡。

    当然,好在自己现在体内有了真灵气,虽然仍然不是那男子的对手,但只要自己小心一点,这男子想要干掉自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让女人意想不到的是,男子如今在发现了自己的棘手之处后,居然将好几种杀手锏组合到一起对自己施展,如果仅仅只是一两种杀手锏的话,以女人的修为,要抵挡没有任何问题,何况这女人的战斗经验也不浅薄,以他的战斗经验要和男子抗衡,并非没有可能。

    但是,如今那男子居然将自己的几种杀手锏全部组合到了一起施展,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抗衡。

    是以,看到那真气分身扑向自己的时候,女子的脸色顿时便阴沉到了极点,她哪里会想到,这男子居然会动用真气分身来对付自己,但是,既然这家伙已经催动了真气分身,若是自己现在没有任何反应的话,即便被那男子干掉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是以,看到真气席卷到真气分身体内之后,女子目光闪烁之间,直接便催动真气,嗡的一声,便看到片片雪花闪耀在女子身体周围,环绕女子身体旋转片刻之后,那雪花便直接钻入了女子的身体。

    而后,便看到那女子的身体周围出现一层冰霜,那冰霜似乎是空气中的尘埃所形成,在冰霜出现的瞬间,周围天地间的寒气蓦然深厚了几分。

    而就在这一瞬间,却看到女人的眼神突然一冷,紧接着,便看到女人掐动指诀之间,手心里猛然爆发出阵阵寒气,那寒气在女人身前交织,片刻之间,便看到那寒气直接在女人身前凝聚成了一道冰柱。

    那冰柱在形成的瞬间,女人的浑身上下的气势便猛然暴涨,嗡的一声,便看到女人手腕一抖,没有任何迟疑,那冰柱便猛地飞了出去,轰的一声,便看到冰柱直接轰击在了远处的真气分身之上。

    “哼,你总算是百密一疏,我这冰柱乃是凝聚了我全部的属性之力凝聚出来的,其威力之强,即便是四级驱魔师以可以轻松摆平,如今用这冰柱来对付你,简直就是大材小用,不过,如今的我,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若是不用这冰柱来对付你的话,肯定会被你这老家伙钳制,我不可能一个大意便死在你的手里。”女人目光闪烁的说道。

    原来,那女人从之前凝聚雪花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在尝试凝聚冰柱,但是,因为之前受到这男人威压的影响,冰柱一直也没有成功的凝聚出来,但是,此时的情况却不同了,看到那男子对自己已经动了杀机,打算用御灵掌干掉自己之后,即便是有威压在影响,女人也不得不尝试一下将冰柱凝聚出来。

    否则的话,若是不用冰柱将男人的真气之躯摆平,等到那御灵掌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肯定是必死无疑的局面,以女人的修为,当然不可能愿意死在男子的手中,否则的话,她又怎么可能还会在男子手中疯狂挣扎?如今还在男子手中挣扎便意味着女人根本就没有兴趣死在男子手中。

    当然,这一点,眼前男子根本不可能明白,看到那冰柱从女子身前浮现出来,还以为这只是一道普通攻击,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冰柱乃是以无尽的属性之力凝聚,一旦冰柱之中的属性之力宣泄出来,到时候,只怕连这片天地都会被冻结。

    而天地一旦被冻结,这男子的分身又怎么可能置身于外?肯定也会和天地一样,被那冰柱之中的冰霜之力冻结,而一旦这分身被冻结,到时候,那女人便只需要去担心头上的御灵掌足以。

    不过,到了天地被冻结的那一刻,这御灵掌便再也不可能吸收天地间的怨气,没有怨气补充那御灵掌的威力,后者的威力也根本无法提升,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要抵挡那御灵掌也并非没有可能。

    不过,让女子头疼的是,虽然解决掉了御灵掌的威胁,但是还有那道纹的存在,这道纹依附在御灵掌之上,即便自己将属性之力催动到极致,将御灵掌冻结在了半空中,但是,这道纹却根本无法冻结。

    那道纹之中涌动的又是无尽的火焰之力,虽然自己的属性之力可以克制那火焰之力,但那是建立在火焰之力浅薄的情况下,若是这火焰之力恐怖的话,以自己的冰霜之力怎么可能将火焰之力冻结下来?

    甚至不仅无法控制那火焰之力,还有可能被火焰之力反制,将自己的冰霜之力全部蒸发,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怎么和男子抗衡?

    想到这里,便看到女子脸色阴沉之中,目光里也慢慢出现了一丝担忧之色。

    遗憾的是,现在的女人几乎是进退无路的情况,即便明知道那道纹之中的火焰之力要远远超过自己的属性之力,在这股力量面前,自己也必须要尝试一下用自己的水属性之力去抵挡一下,不然的话,若是不做任何抵挡,直接被那火焰之力压制的话,对女人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的事情,一旦自己的属性之力被压制,在那男子面前还有什么优势?

    虽然自己体内还有真灵气,但自己对这股力量的了解毕竟有限,根本不可能将这股力量完全爆发出来,如此一来,即便还有真灵气在体内又有什么意义?

    任何一种力量都必须要能够利用方才可以体现那种力量的不凡,如果是一种无法施展出来的力量,即便掌握了对女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想到这里,便看到女人面露沉吟之色,朱唇一启,直接在男子面前大喝了一声。

    轰!

    随着那女人一声大喝,已经飞到了分身之前的冰柱突然发出咔咔咔的声音,无尽的裂缝出现在了冰柱之上,一阵阵寒气从裂缝之中弥漫出来,使得那男子的面色当场便铁青起来。

    本来男子看到那冰柱飞向自己的真气分身的时候,还以为那女人是催动冰柱打算直接毁掉自己的真气分身,正想催动分身,让分身后退的时候,却又看到那冰柱突然开始龟裂。

    看到这一幕,男人还以为这冰柱是因为无法再维持下去,将要在分身面前崩溃,但是,谁知道那冰柱上之所以出现裂缝是另有玄机,如今无尽的寒气从那冰柱之中扩散出去,这一点,证明女人肯定在冰柱上做了手脚。

    不过,以男子的修为,即便知道女人在冰柱上做了手脚也根本不会将其放在心上,后者毕竟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修为有限,就算动了什么手脚,这些手脚想要威胁到自己也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然而,让男子震惊的是,本来根本就不被自己放在眼中的寒气,在从那冰柱之中扩散出来的瞬间,便直接扩散到了虚空之中,而后,整个虚空的空气瞬间凝固,在那冰柱中的寒气面前,竟然连虚空也根本无法抵挡?!

    这一幕,实在让男子不敢相信,他哪里会想到,这寒气竟然如此恐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寒气竟然连虚空都可以冻结,如此恐怖的力量,竟然会被眼前的女人掌握?这女人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而已,对属性之力的理解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

    要知道,即便是自己,想要将虚空点燃,也非常吃力,眼前这女人不过只是一个三级驱魔师,便将虚空也冻结了起来,这等手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而既然已经意识到了那女人的可怕,要说这男子心中没有丝毫震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是以,看到虚空中出现大片大片的冰晶之后,男子目光闪烁之中,盯着女人说道:“想不到你已经将属性之力理解到了这种程度,实不相瞒,即便是我,属性之力的造诣也没有你高,你既然已经掌握了如此可怕的属性之力,倒也的确可以在我面前狂妄了!”

    女人没有说话,脸色一如既往的凝重,死死的留意着男子。

    看到女人不回应自己,男子冷笑一声,说道:“不过,驾驭如此可怕的属性之力,对你元神的损伤不小吧?嘿嘿,我的属性之力远不如你,但是,若是将属性之力全部爆发出来的话,我的元神一时间也根本吃不消,你的属性之力丝毫不下我,但你的修为却远远不如我,在修为不如我,爆发的属性之力却远超我的情况下,你元神受到的伤害肯定不会比我少。”

    说到这里,男子的眼中突然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随后接着说道:“不过,到了我这种修为,元神有什么损伤,很轻松就可以恢复,但是,你现在不过三级驱魔师,若是元神受到损伤的话,连恢复的可能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要催动属性之力和我抗衡。”

    “嘿嘿,如今你这么努力,即便我被你的属性之力压制,到最后,等到你收回属性之力的时候,你的元神肯定吃不消,甚至可能因为你疯狂催动属性之力的关系,在你元神之中留下永远不可能修复的伤疤,到了那个时候,你便会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可怕了!”男子冷笑连连的盯着女人说道。

    然而,听到男子的话,女子的脸色却一如既往的平静,丝毫也没有被男子这番话影响,似乎根本就没有将元神的损伤放在心上的样子。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